大赵家高中教师论坛

教师之家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色医艳情录(9)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色医艳情录(9) 于 7/11/2009, 18:25

(045)
  
  那夜兰馨主动给我打来的电话,将我日渐平静的心,撕得支离破碎。三年多的等待,曾经所有的梦想和期待,有如自己吹在空气中的肥皂泡,刹那间破裂。原以为多年来我承受的孤寂是一种赎罪,没想到,最终还是被兰馨判了极刑。
  以我对兰馨性格的了解,她说的话决不是玩笑。那夜我想,我和兰馨之间,离婚对于彼此,未尝不是一种解脱?不过关于女儿希希,血脓于水,即便是多年不见,我依然不能放弃。
  
  方洁这几天特别忙,上次李浩约我的事情,我一直没给她讲。那天我们一起去蓝湖郡看望柯莲,回来的时候,我问她,我说方洁你的事情究竟怎么打算?方洁说艾哥,我已经做好两手准备,如果老板不再纠缠我,我还是愿意继续干下去,毕竟这么多年,我付出太多心血。我问她,那你另外的打算呢?方洁说,如果李浩继续无聊,我就辞职,我和一个朋友商量好了,她也是做医药代表,比我能干,我们一起做点品种。我嘴上说那好啊方洁,其实心里非常担心,我上次劝方洁自己做,晚上回家仔细一想,以她的性格,要干这行,的确太合适。
  
  那天我们一起聊到柯莲,都为小姑娘高兴。方洁说艾哥,我以前还真是担心小莲,怕她出事,没想到这妹妹这么快就能振作起来。我笑说,看来柯莲是一个坚强的女孩,也是一个聪明的女孩,沉湎于灾难总是不好,作为弱者,最后是学会失忆对不?方洁对我一笑,点了点头。
  
  高飞很久没联系我,那天突然给我一个电话,说艾哥感谢你。我问高飞我有什么值得你感谢的?高飞说,艾哥你给我介绍这个工作不错。我说怎么了高飞?莫不是你旧病复发又开始
  屠杀病人?高飞笑说,毛,晚上夜班清闲得很,压根没几个病人。我就纳闷了,问高飞,那你还这么开心?难不成你良心发现,愿天下人都健康?高飞说你爬嘛老艾,老子才没那么高尚,告诉你,在这里上班相当安逸,天天晚上娱乐,简直跟在赌场一样。
  
  我问高飞,到底怎么回事?高飞嘿嘿一笑,说艾哥你不知道,晚上夜班,没病人,苟圣天天晚上喊我陪他打牌,斗地主,那傻子完全就是给我们送钱。说到这里,我特意提醒高飞,我说高飞,病人来医院,把命交在你手里,医疗安全是第一位,千万别贪玩出什么医疗事故。高飞笑说艾哥你放心,我都是专家能出什么事情?对了你明天下午有空没?我问他怎么?高飞说你明天如果有空,我请你去“亮点”?我骂他,去你妈的高飞,你上次在成都还没把“精液”遗完?
  
  那天下午,正准备交班回家,胥波突然撞进我办公室,说艾哥上次说那事情,这段时间大家都忙,一直延期,这下定了,就这个周末,风雨不改。我说胥波啥事?胥波惊讶,问我你忘记了?老艾那算了,当我没说,不过你别后悔。我说胥波你他妈有病,你放过那么多屁,我哪知道你说的哪次?胥波***一笑,说那个“神秘”活动,你必须得来,知道不?有个美女点名要你参加。我一笑,说胥波不会吧,还有美女惦记我?胥波说,你现在就别问是谁,到时候保证给你你惊喜。
  
  胥波说完这鸟事,正欲起身离开,我喊住他,我说胥波,兰馨给我提出离婚了。胥波一听很是诧异,“真的?”。我“恩”了一声,递一支烟给他,我自己也点上一根,“胥波,兰馨和梅颖是好朋友,你看能不能喊你老婆去帮我劝劝兰馨?”。胥波这时候说艾哥好事情啊,离就离呗,以你现在的条件,还怕找不到老婆?我说胥波,你他妈少给我说这些,给你说正经事情呢。胥波说你老艾啊,咋就这么不开窍?要是梅颖现在给我提出离婚,我明天就去买鞭炮回来放,你信不老艾?
  
  正想痛骂胥波这烂人,苟圣给我打来电话,问我小艾你现在哪里?我说办公室。苟圣说晚上8点,我在天星桥上岛咖啡等你。我心想你他娘的苟圣,你要我跟一个杀猪卖肉的去什么咖啡厅,也够丢人的。我问他,苟总找我啥事?苟圣说小艾好事。我提醒他,工作上的事情免谈,苟圣又在电话里指天发毒誓,“如果我这次和你谈工作上的事情,全家死绝”。
 (046)
  
  沙坪坝天星桥,上岛咖啡厅。
  苟圣这次约我,的确没有谈工作。一见面他就开门见山直入主题,说小艾我想和你商量个事?我点了点头示意他讲。苟圣说,小艾我准备送柯莲去读书。我当即感觉诧异,说苟总你莫不是心怀什么鬼胎?苟圣说小艾你想多了,我只是觉得这丫头做保姆太可惜,她现在也小,应该多学点东西。我说苟总,恐怕你不会这么好心,你准备送她去哪里读书?苟圣说,我最开始准备让她去重庆卫校学护理,但是那得至少两年,而且出来做护士也够累,我考虑还是让她去培训一下会计,以后就安排在我医院工作,小艾你看这样好不?
  
  以我对苟圣人品的了解,这家伙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好事,我问苟圣,究竟是怎么回事你挑明了说,我不喜欢你给我绕什么弯子。苟圣笑说小艾你千万别误会,既然你想搞明白,那我也不隐瞒,我家里那臭小子很喜欢柯莲。我非常惊讶,“你说苟欣喜欢柯莲?”。苟圣赶忙点头,说小艾其实我也觉得他们两个还行,你说呢?再说我们一家都很喜欢这丫头,你放心小艾,我们绝对不会亏待她。
  
  我说苟圣你听好,柯莲这女孩现在差不多也就一孤儿,我对你儿子苟欣的印象也不错,如果是你儿子真的喜欢柯莲,我没什么意见,但如果是你的意思,你在中间装怪搞什么名堂,要是小姑娘受什么委屈,苟圣,我饶不了你。另外我强调一点,这事情还必须征得小姑娘的同意,得看她自己的态度,明白不?苟圣听我这么一说,连连点头,说小艾你放心,我家苟欣人不错,先让他们接触交往一下,你看好不?
  
  让柯莲去学个一技之长,对她来说本应该是一件好事,但苟圣这人水到底有多深,我并不完全了解,关于他的建议,我当时没置可否,我只是再三提醒苟圣,要她千万别做什么对不起小姑娘的事情。
  
  第二天上午,方洁给我打来电话,问我艾哥你晚上有空没?我开玩笑回她,说怎么方洁想艾哥哥啦?方洁在电话里“呸”了我一声,说艾哥,今天晚上我有个应酬,稍微晚点回家,晚上我请你吃饭好不?我说那敢情好,还是我请你好了。方洁这时候的声音很是神秘,问我,艾哥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我有点纳闷,说今天很普通的日子啊,星期4呗,怎么?难不成还是我们两个之间的什么纪念日?说完我就笑起来。
  
  方洁又“呸”了我一声,骂我,“艾芝,你个猪,就没见你正经过”。我又逗她,说方洁,“男人一正经,上帝就发笑”,说完我随即问她,我说方洁拜托你别搞得这么神秘好不?今天到底什么是什么日子?方洁说“哼”,到时候告诉你,说完她就直接挂了电话。
  
  现在警察办案子的效率确实不敢恭维,去河北唐山调查个“宋辉”竟然搞了10天半月。那天小童通知我去派出所,说小艾啊,你不知道有多难,光唐山,叫“宋辉”的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男男女女,足足有108个,都他妈可以搞个“水浒传”了。我问小童,那找到和柯莲妈妈认识那个“宋辉”没有?小童说,人是找到了,不过据我们调查分析认为,张秀芳跟他走了的可能性基本上可以排除。我赶忙问为什么?小童说,宋辉承认以前有段时间确实和张秀芳有过来往,甚至同居三个多月。不过后来,宋辉发现张秀芳有病,心脏病,还比较严重。考虑到自己的经济条件估计无法替张秀芳做手术,就慢慢疏远了她。我问小童,那宋辉和柯莲妈妈究竟是什么时候分的手?并且他离开重庆到底是在柯莲妈妈失踪之前还是之后?小童说,小艾我们已经详细调查过,据熟悉宋辉的群众反映,他是在张秀芳失踪之前就已经离开重庆回了唐山老家。
  
  离开派出所时,小童告诉我说,艾医生你放心,这案子我们一定会尽力,朱所长特别吩咐过。告别小童后,我回医院,心情实在郁闷,这事情看来有点麻烦,想到柯莲这小姑娘刚恢复不久的一丝笑容,即将又要面对残酷的现实,我心里蓦地有些难过和彷徨。这情况要不要给柯莲讲,我决定和方洁商量后再作决定。
  
  晚上,我一直在等方洁的消息,都不知道她是忘记了和我的约会,还是一直忙着应酬。直到11点过,我的手机才猛地响起,一看来电,这死丫头终于打来电话,接通后我正欲开口骂她,电话里就传来方洁凄哀绝望的哭声,“艾哥,我。。。555。。。。”。我的心瞬间发慌,赶忙问“方洁,你怎么啦?说话。。。。。。”。
 (047)
  
  方洁出事了。
  我在电话里焦急地询问了一些她的情况,当我快速赶到沙区人民医院时,方洁躺在急诊科的病床上惊魂未定,已经在输液。见她左手前臂缠着绷带,我问方洁怎么了?原来,今天下午方洁去城市丽人医院核对他们公司产品当月的销量,晚上请内科几个医生和药房主任吃饭,中途迫于无奈,方洁少许喝了点酒。应酬完那几个如狼似虎的家伙后,方洁回家,到杨公桥路过一小巷,突然窜出一消瘦男人抢夺她的包。
  
  方洁当时吓傻了,下意识的呼叫并紧抓自己的包不放,那段路本来就人烟稀少,晚上更是无人来救。方洁在争夺中本能的咬了那男人一口,听方洁说那贱人还流了不少血。估计方洁那一口惹得抢匪恼羞成怒,掏出随身携带的小刀刺在方洁的手臂上。
  
  我问方洁,我说方洁你现在疼么?方洁点了点头。不过这时候她的情绪已经逐渐平稳下来。我详细的问了她的经管医生,方洁并无大碍,不过惊吓过度,另外刺伤后预防感染,现在静脉输注一些抗生素。我一直陪方洁输完液,离开医院之前,我们一起去结帐,380。方洁歪着脑袋问我,艾哥,就包个伤口输点液这么贵?我一笑,逗方洁,我说没什么啊,你不是咬了那人一口么?你也不吃亏,他也得花这么多钱。方洁不解,说艾哥不会吧,就咬一口要380?我说正常,他得去注射狂犬疫苗。方洁问我什么狂犬疫苗?我一笑,她醒豁过来骂我,“艾芝,你去死”。
  
  从医院出来,重庆的夜早已经灯火阑珊。我问方洁,对了你不是说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么?我这一问方洁的脸上刹那间挂满惆怅,我很是纳闷。方洁没有直接回答我,问我艾哥你吃饭了没?我说没啊不是一直在等你么。方洁呆呆的望着我,此时她的眼神似乎包含太多深意,我一时读不懂。
  
  稍后方洁问我,艾哥你喜欢吃什么?我一笑,我说艾哥口味独特,就喜欢回锅肉。方洁鄙视的望了我一眼,说艾芝你个猪,你就不能说得情调一点?我笑说方洁,情调可是“调”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要不今天晚上我们去整点什么情调?方洁怒说,“你个色猪,你就梦嘛”。我问方洁,说正经的,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方洁很不满的望着我,一直摇头,说“你这些男人咋就那么笨?”。
  
  这时候方洁很冒火,说艾芝,我和你非亲非故,既不是你爱人也不是你情人,对于我们两个来说,还能有什么特殊日子?
  我说方洁,难不成今天是我们两个“认识纪念日”?方洁听我这么一说,差点没有哭出来,边跑边说,“艾芝你个死猪,我辈子不的理你”。我快步追上她,猛一拍脑子,我说方洁,我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了。方洁这才一笑,说艾医生乖,你还没笨得彻底。我这时候一本正经的问她,我说方洁,今天莫不是你月经来了的大喜日子?
  
  方洁当即抓狂,抓住我的手就咬,我喊“不要啊方洁,我怕狂犬病”。
  估计最后方洁是看我实在是笨,拉着我的手,望着我,说艾哥,今天是我24岁生日。我有些惊讶,说方洁你干嘛不早说?方洁温柔一笑,说艾哥,我不就是想给你个意外么。我说方洁,你今天晚上成功了,确实很意外。
  
  既然方洁已经给我坦白了这个“意外”,我不容她拒绝,拉她上车,直接送她到石桥铺“真爱”酒吧,找了个正对吧台的位置坐下来,我叫过服务生,要了一瓶红酒。稍后过来两个漂亮的吧丽,一个把红酒放在桌子上,开启后倒了两杯,另一个小姐给我们点上一对特别大的蜡烛。
  我望了方洁一眼,给了她一个很难懂的眼神。
  随即我摸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整个酒吧的音乐戛然而止,方洁一怔。稍后音响里传出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各位朋友,感谢各位光临真爱铂金俱乐部,今天是个美丽而特殊的日子,今天是一个漂亮的小姐24岁生日,有一位先生特意委托我们,为方洁小姐点唱一首祝福的歌曲”。主持人话音刚落,我很熟悉的那个驻唱歌手“小胖”深情的唱起“祝你生日快乐”。此时,整个酒吧的红男绿女,一起沉醉在酒精和这氛围之中,齐唱“生日歌”。
  
  正在方洁一脸惊诧的时候,一个帅气的服务生送来一大束包装精美的玫瑰和百合,“小姐,祝你生日快乐”。方洁接过鲜花,抬头问我,“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生日?”。
  我说,小洁我能不知道么?难道你不知道我是谁?方洁眉头一皱,问我,那你是谁?我哈哈一笑,说我就是传说中的“艾哥哥”啊。
  
  我笑声刚落,方洁扬手就是一巴掌拍在我身上。我抬头望她那一瞬间,方洁美丽而纯静的眼睛,刹那间——盈满泪水。

查阅用户资料 http://wzx2128.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