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赵家高中教师论坛

教师之家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高中教师真正休息日减少 依法治教成空口号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高中教师真正休息日减少 依法治教成空口号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张 国
假期“失而复得”3年了,可高中教师白云(化名)迄今也没有过一次完整的假期,这与她当初兴冲冲查找旅行线路的打算并不相同。

白云是山东省平度市的一名普通教师,2009年初成为本报报道《山东高中教师的假期革命》的新闻人物。当时,山东“依法治教,以高中为突破口,全面实施素质教育”,严查中学为了提高升学率而利用假期组织上课的行为,把真正的双休日和寒暑假“还”给了白云这样的教师。而此前,她每周只能休一天,寒暑假也支离破碎。

收回假期后,白云曾对本报记者表示增添了“甜蜜的烦恼”:假期太长,如何打发?但是,3年之后,她发现在这些假期里,自己的生活没什么变化,仍在为学生补课——过去是在学校的强制安排下,为学生无偿补课,如今是在市场的诱惑下,为学生有偿补课。

寒假补习班的广告发进了教室

白云的很多同事实际上都主动放弃了难得的假期,转而从事有偿补课。在这些人看来,这是一份利用业余时间和专业技能获得劳动报酬的正当兼职。据白云透露,假期补课20天的收入,就高过两个月的薪水。

在假期里,有人结束了单打独斗的局面,跨学科甚至跨校组织教师,办起了规模大小不等的补习班。2011年寒假前的一个早晨,当平度市研修中学的一个班级的学生们来到教室,突然发现每人桌上都放了一张小卡片,上面印着寒假补习班的联系方式,就像周边的眼镜店广告那样。谁也不清楚这张卡片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这个补习班的收费标准是,春节前后各上课5天,每名学员收费600元,不提供住宿。广告上强调,请到了平度一中的教师授课,这是当地最好的重点高中。这张卡片还试图误导学生,补习班会根据平度市教体局的安排而随时调整课程。“看上去好像是教体局办的,其实不是”,一名收到卡片的学生告诉记者。

当地的网络论坛上,另一份广告更加明目张胆:“名师辅导班。预习、补习高中各门学科!一(中)、九(中)骨干老师任课,提供食宿。”

此类补习班早已被明令禁止。在关于2011年中小学寒假工作的通知中,平度市教体局要求各校引导教师贯彻执行《山东省义务教育条例》和《山东省教育厅关于大力开展师德教育禁止中小学教师从事有偿家教的通知》,自觉抵制违背职业操守、从事有偿家教的行为。

平度市教体局还要求,严禁各学校假期组织学生集体上课和统一安排自习。学校不得以任何借口在假期组织学生集体到校上课、补课和统一组织自习,不得收费上课和有偿补课,不得参与、动员、组织学生参加社会上面向在校学生的各类复习班和培训班。

教体局专门提出,禁止学校在假期以联合办学或将校舍租借给社会力量办学机构的方式开办补习班、培训班。据一些师生反映,有的补习班正是在偷偷租来的校舍中举办的。

有偿补习理应禁止还是需要规范

“在职教师从事有偿家教,系指在职教师利用业余时间从事营利性教学的行为。”在2008年,也就是白云得以享受完整暑假的第一年,山东省教育厅下发了一则“大力开展师德教育禁止中小学教师从事有偿家教”的通知,对有偿补习做出了概括。

“严禁”是这份通知的关键词之一,比如“严禁学校和教师强迫、动员、暗示学生接受各种形式的有偿家教,参加各种形式的补习班、培训班等”。

从2009年年底开始,对有偿家教的限制又有了法律依据。2009年11月,山东省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地方性法规《山东省义务教育条例》,出现了“在职教师不得从事各种有偿补习活动;不得动员、组织学生接受有偿补习”的条款。

这份条例诞生之初就备受争议。有支持者经常引用的论据是,个别教师师德缺失,为了牟利,专门在上课时“留一手”,学生要想得到更多的知识,就必须付费参加老师在家里另设的课外辅导班。

但反对者认为,这种情形是极少数。天涯论坛网友“中州老朽”认为,这种猜测是给广大教师扣莫须有的罪名。这位网友指出,“课堂不讲家里讲”的可能性,只在没有升学压力的小学阶段存在。只要考核教师的硬指标仍是升学率,没有教师敢冒险去浪费课堂教学的时间而“留一手”。

白云认为,对于有偿补习,应该规范而非禁止。规范那些利益熏心、给学生“做工作”报班的行为,而不要全部取缔——在学生假期补课的市场,不让老师去做,让谁做会令人放心呢?

天涯论坛网友“听雨临海”认为,有这个庞大的家教市场需求,不让教师做,总会有别人去做。教师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通过劳动获取报酬是正常的,如果以法律的形式进行限制,那是对教师权利的干预。

另一位网友“三十岁的无奈”也坚决反对立法禁止有偿补习,虽然他表示自己压根就没有给任何学生补过课。“社会主义的分配原则是多劳多得,凭什么到了教师这儿就不行了呢?”

假期过得小心翼翼

教师“未经允许不得接受采访”

自《山东省义务教育条例》颁布以来,有偿补习禁而未绝。在平度市的一所乡镇初中,据不完全统计,2010年暑假,全校大约有十分之一的老师办了补习班,主要是数学、物理、英语等学科教师。语文教师基本没有办班的,因为“没人上”,一些不在升学考试之内的所谓“副科”教师,也找不到市场需求。

该校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教师办过几次暑假补习班,每个学生每天收费10元,上课20天。多数补课的是初一学生,是家长送来的,出于某种“输在起跑线上”的顾虑。

她对记者说,有人猜测,教师会把关键知识不在课堂上讲,放到补习班讲,这是不可能的。但她也表示,有的教师会给学生“做工作”,暗示学生报班,比如“你这次考得不太好,找个老师辅导辅导吧”。还有老师直接给家长打电话,让孩子参加补习班。“这样的人都是纯粹为了挣钱了。”

她认为,教师在假期开设补习班,是因为存在这方面的需求,这是个很大的市场。特别在农村,多数家长没有能力辅导孩子,很多孩子一到放假就像“放羊”,痴迷于上网、玩游戏,家长们顾虑很大,希望能有人帮忙照管孩子,就像在校上学一样。

这位教师说,自己曾经中止办班,但有时在假期里遇见个别家长,对方还会主动询问“你什么时候开班”?

在形形色色的假期补习班中,教师之间存在着微妙的竞争关系。一些不开班的老师会因为“眼红”等各种原因而向上级部门举报办班者。办班者也怀着忐忑的心情继续自己的“兼职”。因此,白云的每个假期都过得小心翼翼,生怕自己成为上级部门查处的“靶子”。

从实际效果来看,教育部门对学校强制补课的查处,其力度远远大于对教师有偿补课的查处——已经很少有学校敢于“顶风作案”,占用师生的假期时间上课,但老师们自办的有偿补习班层出不穷。

以往,校方组织学生假期补课时,并不向学生收取任何费用,却常令学生不满,甚至会有学生向上级部门举报。如今,教师搞有偿补习不具有强制性,前去听课的学生却趋之若鹜。

一位教师对记者分析,目前上级部门对有偿补课的态度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其论据是:连主管部门和学校领导的子女也会参加此类补习班,这些孩子的家长不会对此不知情吧?

和多数同事一样,白云对接受记者采访存有顾虑,担心“惹事”。正如当地一所中学布置2011年寒假工作的会议上,校长提出保障假期安全、抵制有偿家教等要求的同时,还首次对教职员工指出:任何时候都不能在网上乱发帖子,未经允许也不得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

一位与会教师对这项要求感到别扭。“以前从来没说过不能接受采访这个事。我的理解就是——别出事。”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