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赵家高中教师论坛

教师之家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色医艳情录(31)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色医艳情录(31) 于 26/9/2010, 19:18

(097)
    胥波这贱人实在歹毒,我和兰馨结婚之前,就给我整这么大一绿帽子。当初我和梅颖疑似恋爱的时候,大不了牵个手,最出格就是那天晚上,在医院旁边茂密的小树林,趁梅颖抬头望月,我出其不意给她一个拥抱,并于她惊慌之际,在她小脸上打了一个“啵”。当时梅颖被我的举动吓得不轻,回过神来给我一阵怒骂,好在那时流行一首歌,我指着夜空说,梅颖对不起,不是我的错,都是月亮惹的祸。梅颖说艾芝你莫狡辩,我看你就是一色狼。那时候我还不太懂人间风情,以为梅颖是真的发了怒,我说梅颖,据医学研究,月亮容易导致雄性荷尔蒙分泌增多。梅颖有些不解,偏着脑袋问我为什么?我逗她说这不奇怪,日月向来是一家,看到“月”自然就想到“日”。梅颖当然不笨,水汪汪的大眼睛使劲眨巴几下,骂道,“艾芝,你简直是重庆意淫界一大奇葩”。现在想来,那个月夜没有乘机跟梅颖深交,真是损失。
  
    那天从吴忠信那里回来,我差点没有气疯。想身边最好的兄弟,竟然送我一盘回锅肉,我操胥波的祖宗,这烂事估计也只有他做得出来。兰馨也是,没向好莱坞发展真是可惜。从恋爱开始到结婚,将一出感情戏演得异常生动逼真,我现在都不敢保证,在兰馨发现我出轨之后的那些眼泪,到底是不是趁我不注意,悄悄点的眼药水。
    那天找到胥波的时候,这烂人还在办公室,躺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闭着眼睛吐烟圈。看他一副享受人生的样子,想到自己水深火热,我气得不行。胥波一见我,赶忙招呼我坐。我上前一步,一把将胥波从他的椅子上提起来,我问胥波,“你和兰馨到底是怎么认识的?”。胥波开始给我装莽,挣脱开我说艾芝,你他妈失恋成神经病了?我一声冷笑,“告诉你胥波,我刚去找了吴忠信”。听我这么一说,胥波当即脸色大变,想必他已经猜到吴忠信给我讲了些什么。我问他,“胥波今天你得给我说清楚,你和兰馨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胥波果真还是见过场面的人,稍后他就镇静下来,说艾哥,你别听吴咪咪打胡乱说,我和兰馨之间,没你想得那么复杂。我说你别他娘的给我解释,你就告诉我你是怎么认识兰馨的?你们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情?
估计胥波早已经料到有这么一天,毕竟纸终究包不住火。后来胥波平静的给我讲了他和吴忠信以及兰馨之间的恩怨情仇。胥波承认兰馨最初跟吴忠信是有关系,但是并不是胥波勾引兰馨,按胥波的意思,倒是吴忠信将兰馨介绍给他。我听得有些困惑,我骂他,我说胥波你这狗娘养的杂种,不管是你先认识兰馨还是吴忠信先认识,你也不应该把自己玩过的女人介绍给兄弟啊。胥波无力的辩解,说艾哥,当初我想不就一个女人么,兄弟我也不能亏待你啊,哪知道你竟然跟她结婚。
  
    胥波这话让我忍无可忍,那天我把对兰馨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在他身体上。也不知道胥波是自知理亏,还是压根打不过我,竟然放任我的拳头如雨点般疯狂,胥波抱头鼠窜,边躲边闪。说艾芝,你中了吴忠信的阴谋。
    这一生,我打过无数次架,还从没象今天这样没有一点技术含量,面对一个毫不还击的对手,就有如手淫一样索然无味。那天发泄之后,我问胥波,那兰馨现在哪里?你还和她有联系没?胥波战战兢兢,回我说艾哥,自从你和兰馨结婚之后,我早已经没和他有半点瓜葛。
    那夜回到家,再次把自己灌得烂醉,这时候才突然意识到,我的人生很滑稽。原以为自己风流放荡,游刃有余,没想到最信任的朋友在背后插刀。想这浮华红尘,夫妻同床异梦,朋友背信弃义,到底还有什么残留着一丝温暖和单纯?
    更为可悲的是,那夜我感觉从未有过的孤单寂寞,一时间竟然找不到一个可以倾诉的人,好在后来张艳鬼魅般给我打来电话,一接通她就问我,艾哥哥好久没联系你,还好吗?我忽地有些感动,差点要哭。我强颜欢笑,说张艳,你还没死啊?张艳嘿嘿一笑,说艾哥哥我壮志未酬情缘未了怎么舍得死啊?张艳这时候的乐观风趣毫无疑问对我有所感染,我笑说,你有啥雄心壮志?你又和谁色情未了?张艳一听,说艾哥哥不开玩笑,你现在哪里?我刚从成都回来,好久没见你了,要不你现在请我吃饭?我说张艳,艾哥哥现在烂泥一堆,怎么请你?再说我这熊样也不能见人。张艳明显从我的声音中听出问题,急切的问我,艾哥哥你到底怎么了?快告诉我,你现在哪里?
  
    张艳的热情让人无法拒绝,那天她赶到我家时,我正在卫生间呕吐不止。当我把最近所发生的一切告诉她之后,张艳望着我半天没有说话,但是我分明看出她眼睛里的担心和怜惜。稍后张艳给我倒了一杯水,我问她,我说你最近一段时间去忙啥去了?张艳说前段时间去了一趟北京,回来后又到成都。我笑说张艳,你瘦了。此时张艳仿佛没有听见我的话,望着我问,艾哥哥你恨方洁吗?我摇了摇头,说都过去了,恨不恨都那样。没等张艳开口,我说张艳,别提方洁了,说说你的事情。张艳说,艾哥哥,以我对方洁的了解,她跟了李浩绝对不会仅仅是为了钱那么简单,我相信方洁,无论如何她做不出来这样的选择。我一笑,说张艳,女人做出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呵呵,就象兰馨吧,以前我还认为她单纯无辜,谁能想到是这样?后来我给张艳提到那5万块钱,我说,“张艳,这事情让我很是困扰,唉!”。张艳说你有什么好困扰的?有美女给你买单看你还急成这样,真是的。
  
    那夜张艳给了我太多安慰,离开的时候,和张艳约好,第二天晚上我请她吃饭,她说吃饭的时候再告诉我,关于她那个雄伟计划。据她当时透露,说那个计划和李浩有些关系,我对这事倒是有些兴趣,我说张艳,回家开车注意安全,我们明天晚上见。(待续)

查阅用户资料 http://wzx2128.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