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赵家高中教师论坛

教师之家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色医艳情录(24)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色医艳情录(24) 于 8/2/2010, 19:27

(084)    重庆的秋天,灰蒙蒙的一片,沉闷而又压抑,那低得有如悬挂在山头与楼顶的乌云,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从空中坠落下来,将这个城市所有的一切,刹那之间压得粉碎。  最近几天,苟圣频频找我,那天他约我吃饭,说小艾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我说苟圣过去的事情就不说了好么?苟圣这时候一脸的诚恳与忏悔,说兄弟,你有什么难处尽管对苟哥说好不?对了,我们那纸合约到此为止彻底结束。我一声苦笑,说苟总亏你还记得那鸟事,现在我这情况,即使我有心,多半也无力,难道你不知道我被医院判了“死缓”?苟圣叹了一口气,说小艾你的事情我当然知道,苟哥也不是小气之人,你的损失,以后我会给你弥补。  我当然知道苟圣找我不会仅仅和我聊这些,我问苟圣,这几天有苟欣和柯莲的消息没?听我这么一问,苟圣一张老脸焦成一团。他说小艾,我今天找你正是为这事,老婆天天在家以泪洗面,要我还她儿子和媳妇。老妈给我下了狠话,说一个星期不找到她的孙子,就死给我看。苟圣说完随即又是一阵唉声叹气。我说苟圣,这不都是你自找苦吃?都什么年代了,还干涉儿女婚姻?  苟圣说小艾,都怪我一时冲动,我现在非常后悔,苟欣他们身上没什么钱,真不知道他们在外面怎么生活。这事情看来确实有些棘手,要是柯莲这次有个三长两短,我如何对得住她九泉之下的父亲和奶奶?我说苟圣,看时间柯莲这几天应该要生了,你多派点人去各大医院的妇产科找一找好不?听我这么一说,苟圣似乎蓦地醒悟,说唉我怎么没想到这个。    看来张艳这个药商做得不错,那天我刚在医院门口吃饭后准备回科室,一辆红色的现代酷派跑车风一样飙到我面前,吱嘎一声停稳,稍后从车里下来一个戴在墨镜的美女,我开始还没认出是谁。我正欲离开,美女喊住我,“艾哥,艾哥。。。”。这才定睛仔细一看,原来是张艳,我一笑,说张艳你刚从香港回来啊?张艳嘴巴一嘟,说艾芝你啥意思?我说没啥意思,看你这身打头,时尚得惊天动地,我以为你刚去了一趟时尚之都。我的玩笑张艳压根就没反应,她怔怔地望了我几眼,说艾芝你咋这么苍老憔悴了?张艳的问题要是平时,我一定感觉是一种谐戏,然而现在,我却分明感觉内心为之一动,这种感觉让我在刹那之间想到方洁时,羞愧和心痛得难以忍受。  我赶忙岔开话题,我笑说张艳,你这车好漂亮,性感狂野,简直是为你量身打造。张艳呸了我一声,说艾芝你少给我装,一个烂现代有什么好漂亮的,只不过我一直喜欢跑车而已,暂时我的资金周转有点问题,等过段时间,我就去买回我的梦想。我问张艳,我说你的梦想是啥?张艳说,当然是宝马Z4了,难不成我还能买保时捷或者兰博?  那天张艳问到方洁的情况,我一五一十给她讲得很清楚。明白了方洁目前的景况,张艳所有的难过和担忧都写在脸上。张艳说艾哥,你最近要多关心一下方洁,抽时间多陪陪她,其实我早已经了解她现在的处境,真是很难,很多事情我想帮她也无能为力,唉,都怪我,当初真不应该拉她下水。  张艳对方洁命运的忧心无疑很真诚,我说张艳这怎么能怪你呢?要怪也应该怪我才对。此时张艳望着我,她清澈的眼神似乎包涵太多内容,我一时无法洞穿。张艳说艾哥,你也别太自责,你看你自己,都象40多岁的人了,对了,艾芝,如果你泡妹妹的时候差经费,我可以借点高利贷给你。我假怒说张艳,你可以去死了,借钱给艾哥还收利息?张艳哈哈一笑,说那当然,我谁的利息都不收就收你的。我说为什么?这时候张艳一本正经,说等你哪天还不上我的利息啊,就只有把你按揭给我。我当时心想,这张艳光天化日竟然给我开这么性感的玩笑,这不摆明是性骚扰么?要是以前,我当即就会拉她直奔酒店的豪华大床,而现在,我竟一时毫无想法。  和张艳东扯西聊一阵,眼看就快上班,正想告别,张艳说艾哥,我这车新买回来,还从来没坐过男人,要不你来给它破个处?我拉你去兜一圈?你陪我去喝一杯好不?张艳的话把我笑晕,我说张艳,还真有你的,你个色女还真是色,坐个新车还叫破处?我遭得住。我这么一笑,张艳突然脸红,正色道,“色女怎么啦?我就是色女,我哪有你家方洁纯洁?”。  看张艳突变的脸色,我知道我的玩笑有些过分,赶忙说,“小艳你别生气啦,艾哥开玩笑的呗,对了,艾哥被医院判了‘死缓’在服刑,上班时间可不能陪你去玩”。张艳估计是听我第一次喊“小艳”,一时有些不适应,说艾芝你别这么肉麻好不?我被张艳一语击中灵魂,感觉有些不好意思,自我解嘲一笑,说张艳我应该回医院上班了。  此时张艳呸了我一声,说艾芝,你也别那么战战兢兢,该怎样还怎样。我说张艳,要是哪天艾哥在医院混不下去,你会不会收留我?张艳又是一笑,说好呀那没问题。我赶忙说张艳,到时候你要么包养我,要么我们两个开个夫妻店好不?听我这么一调侃,张艳杏眉一挑,怒道,艾芝你个色猪,去死。  张艳骂完后头也不回转身钻进她的红色酷派,驾车绝尘而去。红色的跑车如离弦之箭,它的速度在光与影的勾勒下,呈现出一副完美的极具动感的画面。张艳离开的那个前方,如果就是充满阳光的天堂,那么,与她背道而驰的那个方向,就一定应该是地狱。天堂和地狱,有时候仅仅一线之隔,此时我想到方洁,她会不会正朝张艳相反的那个方向在走?    那天张艳离开后我回科室,一路上我在想,这张艳到底是有什么魔力?怎么她在我身边一出现,总能将我本已经麻木的灵魂,唤起一丝还能暧昧的***?想到这里,想到方洁最近越来越绝望的眼神,我的心蓦地又是一阵绞痛,绞痛之中,分明又有一些害怕。  刚回到办公室坐下来,孙丽就跑来找我。她说艾医生,你终于回来了,有个人一直在等你。自从孙丽上次冒着被打的风险给我通风报信,我对这丫头的印象好了许多。我笑问孙丽,我说小丽哪个找我?男的还是女的?孙丽说艾医生,你去看了就知道,人家还在护士站那边坐着等你。
(085)
  
  那天我跟孙丽到护士站,原来在那里坐着等我的人居然是苟欣,一见苟欣,我心里喜忧参半。多日不见,这个曾经帅气的小伙,仿佛刚从山西挖了煤回来,又黑又瘦,一眼看上去让人有些心酸。此时苟欣满头大汗,一脸焦急,看他慌张的神色,我估计多半出了事。
  苟欣跟随我回到办公室,我赶忙问他,我说苟欣这段时间你和小莲去了哪里?小莲她还好吗?你今天找我有啥事?听我这么一问,苟欣吱吱唔唔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我感觉有些不妙,大声问他苟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时候苟欣明显感觉出我的焦急和生气,勾着头不敢正视我的眼睛,说“柯莲她。。。她刚在家里做清洁的时候,不小心摔到了,她。。。她肚子疼得厉害。。。”。
  苟欣刚说完,我心里惊恐万分,我责骂苟欣,你小子傻了啊?怎么不早打我电话?苟欣这才抬头望了我一眼,小声说艾叔叔。。。你的手机一直打不通。我说不会吧?我边说边摸出手机一看,还真是没有电。我慌忙换了一快电池,说苟欣,你小子马上带我去见柯莲。
  在车上听苟欣一说我才彻底明白,苟欣带着柯莲离家出走后,两小孩到石桥铺兰花村租了一小间民房,离家的时候,苟欣身上压根没多少钱,交了房租买了一些生活用品之后,所剩无几。苟欣让柯莲在家养胎,他跑去一建筑工地打杂,听苟欣说他在工地上挑一天灰桶25块钱。听苟欣说完,我气得不好,我说苟欣你小子莫不是被琼姚那老婆子给毒害了?怎么不打电话叫你老汉拿点钱给你?何必要自讨苦吃,把自己本就平常的爱情搞得那么凄楚动人?这时候苟欣低头沉默不语,看他表情,似乎在心里充满了无边的委屈。
  
  一路上我把车开得象飞机,赶到苟欣和柯莲租住在兰花村的家时,柯莲这丫头坐在一张破旧的藤椅上大口的喘着粗气,只见她以手捂着肚子大汗淋漓,乌红的鲜血沿着她的双腿汨汨而流。我当即在心里喊了一声不好,抱着柯莲上车直奔重医附一院妇产科,这里的产科主任吕教授是我大学同班同学的妈,以前见过,彼此虽然不熟,也还算认识。
  柯莲一到医院立刻就被推进手术室,我和苟欣在门口异常焦急的等待有关于柯莲的任何消息。稍后吕教授从静穆的手术室里面出来找我,看她一脸的严肃,我感觉情况不妙,心里蓦地惊慌得难受。我慌忙小声问吕教授,我说吕老师,小姑娘情况怎么样?吕教授摇了摇头,长叹一口气,说唉。。。小艾啊你怎么搞的?你自己都是医生,怎么这样晚才送来医院?我又是一惊,问吕教授,小姑娘她。。她到底怎么了?有危险吗?我的声音明显紧张而带着哭腔。这时候吕教授把我叫到一边,小声问我,小艾你赶快给我一个选择,是保大人还是保小孩?
  我一听慌了神,说吕老师拜托您了,都要保,一个都不能少,吕阿姨,求您了,这小姑娘实在太可怜。。,说到这里我差不多快哭出声。吕教授分明能感觉我的情绪,说小艾,我一定会尽力,不过你得给我一个选择,在需要的时候,你看先保。。。没等吕教授说完,我就大声说当然是保小莲了,阿姨,我要柯莲。。。您老可千万要把小姑娘安全的给我送出手术室啊。
  
  苟欣毕竟还是一个孩子,在吕教授转身回到手术室之后,他呆呆的站在过道中间,两眼无神浑身发抖。我一把抱过苟欣,这小子趴在我肩膀上唔唔唔的抽泣起来,这时候苟欣的情绪无疑让我更加恐慌和无助。我摸出手机直接拨通苟圣的电话,我说苟圣你个狗日的,赶快到重医附一院妇产科。
  苟圣不是傻子,他从我电话里的声音明显的感觉到了什么,不到两支烟的工夫,苟圣就带着他老婆找到我们。她老婆在见到苟欣那一瞬间,看见自己帅气的儿子憔悴得有如一个多年的民工,一把搂过儿子就悲伤的哭泣起来,边哭边大声辱骂苟圣,“苟圣你个贱人,我幺儿都是你害成这样。。。唔唔唔。。。要是小莲和孙子有个三长两短,我要和你拼命。。。”。
  这时候苟欣望着他父亲,象多日不见的仇人分外眼红。苟圣正准备上前和苟欣说几句,这苟欣的脾气还真是没看出来,他一脚就给苟圣踢了过去,边哭边吼道,“你滚,你给我滚,我不想看见你。。。”。
  这时候苟圣一脸焦躁和仓惶,平时淫贱无耻的他看上去异常可怜,我把苟欣和柯莲的情况大致给他一讲,这杂种当即就是捶胸顿地,说小艾造孽啊,都怪我,唉。。。作孽啊,小艾这可如何是好?要是小莲和小孙子有什么意外,苟欣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
  
  苟圣一家在手术室门外的过道吵闹得有些喧嚣,先后有两名护士过来打过招呼,说手术重地需要保持安静。苟圣的老婆依旧抱着儿子坐在沙发上泪水长流,苟欣时而抬头眼里空无一物的望着天花板,时而充满仇恨的虎视他那仓惶得坐立不安的老爹。苟圣踱来踱去象一只没有脑袋的苍蝇不停的抽烟,偶尔站立在我面前,象一樽菩萨,怔怔的望着我,似乎对我有万语千言,却一时无法说出口。
  此时我惟有在心里祈祷,祈祷小姑娘母子平安,我想无论是柯莲还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意外,都是我万万不能接受的现实。即便是退而求其次保全了柯莲的性命,那这可怜的姑娘,在她醒来之后,将用怎样的伤心来接受眼前发生的一切?十月怀胎的艰辛还应该不是柯莲最大的痛楚,我想这丫头肚子里的孩子,无疑应该是她目前最能激起她继续生活下去最大的希望,真不敢想象,一旦有什么意外,柯莲这小姑娘,将会是什么状态。
  
  正在我的思绪混乱得让人烦躁时,方洁打来电话,一接通就听见方洁冷冰冰的声音,“艾芝你现在哪里?”。最近方洁的情绪已经低落得让人感觉害怕,我说在重医,小洁你现在找我有事情吗?方洁说你这人怎么怪糟糟的,上班时间跑那里去干嘛?还没等我来得及给她解释和说明柯莲的情况。方洁在电话里已经叫嚣了起来,“艾芝你是不是和哪个女人约会去了?我现在你办公室等你,马上给我回来,刚才碰见秦医生,她告诉我说你和哪个美女约会去了”。我一听心里就开始冒火,但是念及方洁目前情况,我忍了。我问她,我说方洁哪个秦医生在搬弄是非?方洁说还有谁姓秦啊?当然是你以前的老情人秦茹了。方洁说完,我当即在心里“靠”了一声,暗自骂道,“这秦茹还真是一个骚娘们”。那次在医院门口,无意之间让她撞见我和张艳聊天。回到医院她就给我打来电话,说小艾你个没良心的死人,又有新欢了?有新欢就不要我了?你给我听好艾芝,我秦茹不是好欺负的,你就想这样甩了我?告诉你门都没有。当时这骚女人说完还“哼”了我一声,搞得我的心扑腾扑腾的乱跳了好一阵,心想好你个秦茹,就打麻将搞了个一夜qing,难不成还要我对你的性生活负责一辈子?
  
  正欲就这事情好好的给方洁解释清楚,方洁已经悄然挂机,我刚准备重新拨打过去,这时候手术室的门“吱呀”一声打开。我一看,跟在吕教授身后一大拨人推着一个患者从里面出来,看他们脸上庄严得让人恐慌的表情,我的心刹那间发闷发慌,我赶忙窜上去,焦急的问吕教授,我说吕老师,小姑娘和她孩子情况怎么样啊。。。都保住了吗?听我这么一问,吕教授职业性的摇了摇头。

查阅用户资料 http://wzx2128.yahubb.com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