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赵家高中教师论坛

教师之家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一位80初女子对***的评价(1-4)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table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0 width="100%" border=0><tr><td class=line-topfloor1><table cellSpacing=1 cellPadding=0 width="100%" border=0><tr><td class=box-username></TD>
<td class=box-title style="WIDTH: 86%">一位80初女子对***的评价(1-4) </TD></TR>
<tr><td class=box-username2></TD>
<td class=box-time><table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0 width="100%" border=0><tr><td class=font-blue>发表时间: 2009-11-09 15:2</TD>
<td align=right>[ 发短信 ] [ 回复 ] [ 树状 ] </TD></TR></TABLE></TD></TR>
<tr><td class=box-content colSpan=2>
作者:一枝清荷

原载:凤凰论坛


触及***,对我这么一位出生在80初期的女子来说,似乎是在做一件不知天高地厚的事情。天多高地多厚,水多深有多浅,那些恰恰不是我们想要去考虑的事情,因为有兴趣,就去做了。不要什么理由或者道理。比如疑惑,我只需要表达出自己的困惑,并把这种困惑呈现出来,无知者无畏,但我想这应该也是一种学习的态度。既然是学习,我想大家是不会笑话的。

最初的接触,困惑就来了:为什么现在要区分***思想与***的思想?从研究生入学考试起,我当时就将***思想与***的思想这样的答案记得一清二楚。但前提是:因为应付考试而准备的答案。后来困惑:***思想,那些先进的思想,就是党和人民集体智慧的结晶,就是代表党和人民的最先进的利益的?为何***的思想,主要归结为晚年的那些错误,就是他个人的思想?就是他晚年的错误?而不是集体犯下的错误?所谓晚年的错误,是那两个影响中国政治命运的事件:一件是大跃进;一件是***。

先来说大跃进,我们这个年代出生的人,还有谁愿意去真正了解历史。大都是从教科书里知道所谓的历史,他们讲什么,我们就是什么。用这么片面的东东来框定我们的思想,来决定我们对一个事件的判断。为什么历史不还原真实的面貌?比如当初我在读完大跃进的一些资料之后,就发现很多不对劲的地方,并且一个劲地对自己说:不对,不对,一定是哪里不对。一个席卷中国的运动,怎么说是***个人的事情?怎么可以后来把责任全推给***一个人?即使是他在老的时候感概的一句话,承认自己犯下的错。我们的那些领导人,就这么顺水推舟的,把责任全往他一个人身上推,特别是他老人家死了后,更把这个责任堂而皇之地带进历史的坟墓?我却认为,***的魅力就是在于,他这样的担当精神。在那个时候,还只有他有这个魄力,将事情担当下来。我们设想,具体负责大跃进的,指挥那场运动的,又是谁?那么多党和中央领导人,谁出来担当了?在此,我反而理解了***的心思:他的所谓的错,是他认为这场大跃进进行的失败,下面的人并没有按照他的思路去做;第二点他认为他自己的错是他心明如镜,知道自己用人用错了。

我们这么多做研究的人,在做研究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去分析我们党的精神,怎么采取客观公正的态度,怎么从现时时代的历史环境和背景出发,从历史的事实出发,而不是随波逐流,或者凭借自己的主观想象去代替科学分析。我记得***曾经在《改造我们的学习》一文中亲口说过这样的话:“不注重研究现状,不注重研究历史,不注重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应用,这些都是极坏的作风。”

回过头来看待大跃进,先不说那些浮夸风,那种精神,那种气概,有谁可以在一片废墟上以神奇的意志和速度建设了新中国?有谁对苏联老大哥只有尊敬和友谊决不俯首称臣,挺直了民族脊梁?有谁在那三年的自然灾害里,依然社会稳定民族团结(现在可能吗?)

有谁用算盘和铅笔让火箭上天?有谁试制成功原子弹和氢弹?(这也是迄今为止中国唯一的核心技术)
有谁把人民当人,视人民为推动历史发展的英雄?
有谁把中国推向世界,让世界认同中国?(包括加入联合国及于美为首的西方国家建交)
有谁提出“台湾及港奥地区可以在一定时期内继续保持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愿意并购想在国格平等、不卑不亢的基础上,实行对外开放?

是***。他说:谁让人民过不好,谁就别想过好。
是***,为防止官员***、防止红色政权变色而发动一系列运动,包括发动被一些人攥在手里当“把柄”的***。只是后来这场革命被人革走调了。

简单地说,伟人不是自封或人为捧出的政治明星,是人民群众用心衡量出来的。现在的***热潮,不是官方立场,而更多的来自民间,相信大家有所意识。因为对于我们这个年代出生的人来说,对政治的关心早已经被经济意识所取代。呼唤***精神,根本只是一种‘政治淡出’和‘文化凸显’的过程。如今关注***的,更多的是悼念与缅怀,而这种追思正是来自民间,来自底层,来自人们真实内心。
就如同我这么一个年代出生的女子来说,解读***,更愿意去收获了一个真实的***。从人的角度,而不是神的角度,理清历史真相,我想人民之所以认为***伟大,是因为他心里只有人民。 心里有人民的人,人民是抹不掉他的。


一个80初女子对***的评价(二)

每次下班回家,习惯把自己交给电脑。我喜欢手指在键盘上划来划去的感觉:让自己纤细的手,与键盘进行一场不可能的回归。外面夜晚灯光的明媚以及酒吧喧哗的刺激,似乎都与我无关,事实上我这样一位喜欢安静的女子,只有把自己放在干净的空气里,面对电脑,才能找回自己,才能在每个夜晚,或者每个晨昏,伴随键盘的音符,与文字起舞。

最近提的最多的是:重庆打黑,和***思想。在重庆生活,几乎每天都可以听到关于重庆打黑的各种版本。其玄乎劲儿,越听越玄。但对于薄熙来的那句话,我还是依然不爽,什么“打黑不是我们要主动而为,而是黑恶势力逼得我们没有办法”。这话说得,感觉眼前一片黑暗的样子。拿出当年老毛打土匪的劲头,来一句“打击黑恶势力是我们主动而为!尽管黑恶势力并没有把我们逼得没有办法!”,假如是这样说,我想,即使像我这样一位女流,都会听得畅快淋漓。

这里又提到了***,又来了困惑。想起在评价(一)里,网友有笑我的幼稚,说“当你吃过观音土,被上山下乡过,一直处在半饥饿状态中才能理解***的思想,还是回家问问你的父辈,再来发帖吧,至少你没有饿过饭。”

发帖是清荷权利,清荷虽小,但会思想。至于思想深浅,清荷愿意在网里成长,这不是件丢人的事情。清荷虽然没有上山下山过,也没有吃过观音土,但就这事确实问过父辈,老爸只说这么一句话:“那个年代,是很苦,但精神很高。”

对老爸说的“精神”两字,我便一头扎进了图书馆。才发现那个时代人民为何“高”的原因。也因此有话要说,说的是否正确,还是那句话,不怕取笑,做皇帝新装里的那位孩子,清荷不觉得幼稚。

吃观音土,是经济建设方面的事情。经济建设撇开政治不说,从经济改革和人才两方面来对比,我们来看看,这样的责任,是不是属于***的?

有人说经济改革方面,***只会建立江山,却不会建设江山。把江山拿下来了,人无异议。而对于今日中国经济建设,没有多少人认为那是***的功劳。并且得出结论,说老毛只会打天下,不会坐天下。例子就是“大跃进”和“***”。并且一提这两事,就有人说,“大跃进”那个愚昧啊,“文革”那个惨啊。事实果真如此吗?***真的不懂经济吗?***真的不会坐江山吗?

然而事实呢?我们先来看一下当时中国现状:当我坐在图书馆里,一页一页查阅史料的时候,那种震撼,依然叩痛心扉: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年代?***是怎么把这个烂摊子扶起的?又是怎么去交给后来人的?

农业上,完全“靠天吃饭”。当时江河水患频发,旱、涝、蝗灾害每年不断,到处都有土匪出没,到处都是逃荒要饭的农民,山岗上用破草席裹着的尸体也不鲜见,老百姓最基本的生存都是问题。

工业上,用可怜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除了东部和内陆的中心城市有一些轻工业之外,基本上没有什么像样的工业。国内使用的许多工业品几乎清一色标注“洋”字:“洋车”、“洋房”、“洋面”、“洋布”、“洋火”、“洋油”、“洋糖”、“洋钉”、“洋鞋”、“洋袜”等等,看到这些带“洋”的字,我这个年代出身的人,用一个指头都可以想象:连这些东西当时国内都没有吗?

再看国内情势,当时***离开大陆时带走了多少资产:黄金277万两,银元3526.9万元等。这是一个什么概念?也就是说这些金融资产虽然造就了后来台湾“经济腾飞”的童话,但却使大陆断绝了经济发展的资金这一重要条件,使建设不得不在真正的“一穷二白”的基础上重新开始。

假如你是***,在面临农、工、商以及社会混乱的这样的千疮百孔的烂摊子时候,你该怎么做?你还要一面领导广大人民进行抗美援朝战争,还要开展土地改革;还要组织围剿土匪,还要搞“三反五反”运动,还要大力恢复、发展经济和文化教育事业。你该怎么去做?

那么我们来看下面的事实,看老毛在不足十年的时间里,(我们提改革开放基本时间也是20年),把我们的中国变成什么样儿:

工业方面,12个第一。
1958年3月11日,第一台半导体收音机制成;
1958年3月17日,第一套电视发送设备试制成功;
1958年4月12日,第一台40匹马力柴油拖拉机出厂;
1958年6月1日,第一台最大的平炉在鞍钢建成出钢;
1958年7月17日,第一个最大的炼钢厂武钢炼钢厂开工兴建;
1958年9月14日,第一台内燃电动机试制成功;
1958年11月28日,第一艘由苏联设计中国制造的排水量2.21万吨远洋货轮“跃进号”下水试航;
1959年1月1日,第一台138吨交流电力机车试制成功;
1959年1月1日,第一座重型拖拉机厂建成投产;第一台液力传动的内燃机车试制成功;
1960年,第一座大型氮肥厂,试制首批氮肥;
1962年,第一台1.2万吨压力自由锻造水压机制成。
以上在工业上的第一,为新中国经济建设在钢铁、机械制造、交通运输、电力、电视及航海事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没有这些铺垫,我们现在的改革开放要依托什么基础?

再看铁路建设:
1958年1月,宝成铁路全线通车(全长668.5公里);鹰厦铁路全线通车(全长698公里);
1958年3月1日,昆明铁路通越南铁路正式开始国际联运;
1958年8月,包兰铁路通车(全长1000公里);
1958年10月21日,北京-包头-银川-兰州航线正式通航;
1959年2月7日,黔贵铁路正式通车(全长605公里);
1959年4月1日,北京-平壤国际航线正式通航;
1959年12月,重庆白沙沱长江大桥建成通车;
1960年1月1日,兰新铁路通车(全长1315公里);
1960年4月21日,郑州黄河大桥建成通车;
兰新、宝成、黔贵、鹰厦、包兰五条铁路的建成,改善了西南、西北和中南内陆交通,对这些地区的经济发展发挥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1958年6月,第一座实验性原子反应堆开始运转,同时建成回旋加速器;
1959年9月,中国第一台每秒运算1万次的快速通用电子数字计算机试制成功;
中国发展尖端科学迈出了重要一步,为国防事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农业方面:
1958年5月,修建十三陵水库;
1958年11月18日,海河拦河大坝合拢,使华北五条内河的淡水不再流入大海,并使海水不再反溯内河,从此咸淡分家;
1958年12月9日,黄河三门峡截流工程全部结束;
1960年1月1日,黄河刘家峡水库胜利截流;
1960年,河南省林县,红旗渠破土动工,历时9年,于1969年7月竣工。全部工程为民办。
1960年2月24日,黄河青铜峡水库拦河坝合拢截流;
1961年3月17日,广东省珠江三角洲排灌电力网第一期工程完成,受益农田250万亩;
1961年12月22日,新华社报道出现一批新的电力灌溉区,其中有著名的产稻区广东珠江三角洲;江苏南部和北部地区。(现在这些地方哪里还有农业)
大跃进期间,治理和黄河,自刘家峡、青铜峡和三门峡水库的建成,黄河未发生大灾大险,黄河基本被征服了。

最重要的是,中国的科学家们,在这种一穷二白的实际情况下,靠的只有大跃进的这种苦干精神,推翻了一百多年来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贫油国”的错误结论,在大庆找到了石油。当大庆工人们高呼把“贫油国”的帽子甩到太平洋的时候,我们仿佛听到了中国大地脉搏的跳动声。人民的欢呼,与今天的这些喜欢,那一种更能振奋人心?

写到这里,清荷早就热泪满面,尽管在大跃进运动中,出现了浮夸风,但那些并不是***的初衷,他的初衷,一样地是为人民。为后人造福。因为它是以人民公社为基础,是动员亿万人民组成劳动大军的。***并没有为了自己的功绩,也不是为寻求个人私利。仅仅这一点,我们现在的很多人民公仆就应该学习。清荷认为,历史只有存真才能存史、才能存信,或者只是一纸谎言。而我们知道的大跃进所出现的大跃进运动、人民公社运动,大炼钢铁运动的主要负责人以及宣传的并不是***。***在这段时间把精力主要放在革命上。有事实为证:1959年7月23日的庐山会议上***已经做了说明,他说:“去年8月以前,主要精力放在革命上。”***所说的革命主要指的是下面这些事情:

由于苏联变修,世界革命的中心移至中国,当时***的主要把精力用于研究马列主义理论,开展对修正主义的批判;研究思考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问题。当时,中东局势紧张,伊拉克取得反帝胜利,美国不甘心失败,出兵中东,同时和盘踞台湾的蒋介石勾结,订立美蒋“共同防御条约”企图永久霸占台湾。蒋介石又叫嚣反攻大陆。英帝国主义与印度反动派又何西藏***喇嘛相互勾结准备叛乱。***在这种情势下,坐阵前线,指挥炮击金门,把美帝国主义的侵略中东的兵力引到台湾海峡来,从而减轻中东人民反对帝国主义的压力。另一方面,还要考虑如何准备对付西藏以***喇嘛为首的农奴主反叛问题。

由此可知,当我们知道一个国家领导人,在那样的一个实际情况下,所做到的努力。而我们应该依然从人的角度,而不是神的角度去作为批判标准。也不应该在人家去世后,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在1974年写了一首词,叫作《诉衷情》:“父母忠贞为国酬。何曾怕断头?如今天下红遍,江山靠谁守?业未就,身躯倦,鬓已秋;你我之辈,忍将夙愿,付与东流?”

读这首词,常泪流满面,在积贫积弱的新中国的诞生初期,在一无所有中带领全国人民进行创造性的建设,靠的是什么?靠的是团结一心,是我们国人的志气,是我们的骨气和傲气,是强大的精神动力,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用这种精神,最终赢得了全世界的尊重,奠定了国际上强大的政治基础。而我们改革开放30年的经济成就,也不是空穴来风的,是建立在这些基础上的。虽然到现在,中国经济实力增强了,但看看我们的GDP,里面大部分是外资、外需,中国却连先进的汽车发动机,先进的计算机核心,都造不出来,更别说震撼世界的成就了;wto带来的,好像也只有顶了一个“世界加工厂”的帽子而已,我们强大了吗?我们成了真正的大国了吗?我们有很强悍的支柱产业吗?我们有厉害的制造业吗?我们口口声声说是农业大国,现在我们在农业方面“大”在哪里呢?最重要的是,我们正在一步一步地丧失什么呢?这样的话,本不该我这么一个小女发问,大家也心知肚明。

再看人才方面,***时代,国外的科学家挤着回国报效祖国,他们在生活条件待遇都那么低的情况下,毫无怨言。改革开放,别说是科学家没有回来过,大批的人都挤着出去。就连现在的高校,几个学生愿意留在国内?这是事实,我们不能不否认这个事实。我的同学,除了我没这想法之外,没有一人不想出去的。而且他们想都不想就脱口而出:能出去当然要出去了,留在国内干嘛啊?国家培养我们这么多年,培养成了所谓的高学历知识分子,结果却是一句话:留在国内干嘛?呵呵,难怪我妈说把我生得这么笨?人家脑袋有筋,你连一根筋也没有。可是就我这没筋的人,也只认一根筋:国家培养我们这么高的学历,我得留下来做点什么。

老毛讲究的是愚公移山精神,我们现在,却在试图快餐消费。愚公移山的速度虽然慢,但稳心;快餐消费虽然可以跟上步伐,但闹心。稳心与闹心,你愿意选择那一种?

2009-10-23于凤天阁


一个80初女子对***评价(三)——回点点允儿的话

点点允儿:清荷姐姐,我昨晚留了言,也很同意你的看法,但是今天我特意去请教了两位生活在***时代的老人,想更好的了解当时的真实历史。但是他们说的话,让我很惊讶,和84楼的说的查(差)不到哪去,我真的茫然了。感觉他们从横向看待一个人的成就,军事上打倒***,赶走日军,文学上的诗歌成就,是持肯定态度的。但是对于大跃进和***是非常不满的。他们认为完全处于个人私利,让我很茫然。希望姐姐更真实的去弄清那段历史,愿拜读大作。

对于点点允儿的帖子,清荷颇感欣慰。欣慰因你我同为80,能相遇在这里。对于你的困惑,清荷也曾一样困惑。并对于教科书上的文革时期文化的一片荒漠,而认为不可思议。大跃进的浮夸风,也觉得只要是人,一个手指头都能想到违背常理。但为何我们不疑惑:这样的常理,怎会发生在聪明的***的身上?人说是,那我们觉得就是?若这样的话,我们是不是也一样地犯了人云亦云的错误?

你在帖子所说的“对于大跃进和***是非常不满的。他们认为完全处于个人私利,让我很茫然。希望姐姐更真实的去弄清那段历史”。对于你的茫然,清荷姐姐也茫然过。

第一,
大跃进与***是***犯的错吗?
第二,
***真的是个人私利吗?

先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我们都认为大跃进是错的,因为大跃进搞浮夸风,可是是谁搞浮夸风,大家一致认为是***?在这里,清荷的问题来了:是不是***?发动大跃进的是***,没有错。并且他的号召几乎没有任何人反对,并且得到所有人的支持?既然没有人反对,说明对了。怎么会错?要是错了,就不是***一人错,是所有人错,对不对?

大跃进没有错,大跃进搞浮夸风错了,是***搞的吗?***相信亩产几万斤吗?清荷就是带着这个问题去查阅史料,想考证***浮夸的事实。结果却看到这些资料,我们从一个人最基本的思维去分析,就可以知道,我们作为80青年,需要的是学习,而不是道听途说。允儿妹妹,下面是我查到的资料,你可以借鉴:

第一,许全兴:《***晚年的理论与实践》第138页-139页这样的说,1958年8月13日,***去天津新意村参观稻田,有关领导汇报说,亩产可达10万斤,***听后摇头撇嘴,表示不相信。***说:不可能的事。他指着一位领导说,你没有种过地,这不是“放卫星”是“放大炮”。《人民日报》曾经登过一幅照片,就是5个小女娃站在稻秧上,***摇头风趣地说:“娃娃,下来吧,站得越高,跌得越重呢?”又说:“吹牛,靠不住的,我是种过地的,亩产10万斤,堆也堆不起来么!”***到湖北省,省委第一书记王任重讲,有一块实验地,水稻亩产上万斤。***摇头说他不相信。外国朋友问***,亩产万斤粮的奇迹是怎么产生的,他一笑置之,说:不要相信这些骗人的数字

第二、当时时任人民日报的总编辑吴冷西的《忆毛主席》95-103页说过:谈到群众大炼钢铁的干劲很大,地里庄稼没有收时,***说:1070万吨钢的指标,可能会闹得天下大乱。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心里是清楚的。我想,为什么他心里清楚,却对于负责大跃进的领导不去制止呢?不去制止这种行为,本身是不是一种错?这才是我要去思考的问题。后来我们从历史都知道,大跃进发生的年代是1958年,那么,我们再去看1958年***在做什么,他是不是一种私利的行为?

从历史可以知道,1956年中国***第八次代表大会起,***就有意退居二线,着重培养接班人。如果他是自私的,为何不自己世袭“王位”而有意退让?为何提出国家主席、党的主席不得超过两任?再细想,我们今天来看,作为主席的***,在打下江山之后,他的亲人他的亲戚有沾了他的光的吗?再看看现在的***,谁不是子凭父贵?***在自然灾害的那三年,不也是每月26斤粮吗?而我们现在的某些人,不仅仅把自然灾害的帐算在***的身上,而且一个国家主席,吃了两餐肉,就那么不依不饶。对于一个老人来说,他为我们新中国的呕心沥血,却得到这样的挑剔,我们忍心这么苛刻于他么?而作为我们80青年人,难道眼睛也要被这些东西遮蔽吗?

回到正题,***在退居意思之后,也为他正式退出迈出了重要的一步,在1958年12月10日中共八届六中全会上,正式提出不再作为下届国家主席候选人的建议。大会也一致通过这项提议。随后,1958年4月18日—28日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刘少奇正式当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

也就是说,大跃进期间,真正唱主角的,是谁?是***吗?那些说***不知一亩多少斤粮食的人,应该记得《1956年—1976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吧。这个《纲要》是***经过两年实践,多次修改提交的。并且在1958年5月5日——23日中共第八次代表大会第二次大会通过。1960年递交二届人大第二次会议正式通过。《纲要》要求从1956年起12年内,粮食亩产量黄河以北达到400斤,黄河以南、淮河以北达到500斤,淮河、秦岭、白龙河以南达到800斤,棉花(皮棉)亩产量按各地情况分别提高40斤、60斤、80斤和100斤,等等,在未来12年内各方面有一个大的发展。

这个纲要正是大跃进初始期间***制订的,***通过了几年的细心努力,两次中央会议讨论适才形成,可谓是慎重之慎重。那么在5月通过的《纲要》,8月刘少奇就弄出了黄河以北的徐水县,要求亩产小麦12万斤,皮棉5000斤,为什么我们后人不对刘少奇和负责把宣传口的责任人问为什么?却把矛头直接指向***?我们今天的人们,也跟着起哄?

吴冷西作为人民日报的总编辑,他在写《忆毛主席》的时候,是最好的发言人,***一再交代他一定要严格把关,搞浮夸风不好,但是吴冷西自己也只听了很短的毛的话,最后也随之大流了,执行***的政策的人,可能当时已经不再把***的话放在心里了。最后弄出了问题,又开始要***来处理,来担当了。于是便有了后面的郑州会议,武昌会议什么的。

允儿妹妹,我们不是历史的亲历者,但是我们的教育告诉我们凡事客观分析,对于长辈的话,我们需要聆听,但是判断能力在于我们自己。只有自己先有一颗清醒的头脑,才可以不盲目随从。就如同***在1958年11月9日《关于读书的建议》中说到:“要联系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经济建设去读两本书,使自己获得一种清醒的头脑,以利于指导我们伟大的经济工作。现在有很多人,有一大堆混乱思想,读这两本书后***召开一系列重要会议大力纠正“左”倾错误就可能予以澄清。***建议的两本书是《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和《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论共产主义社会》。而在这里,我们为什么不去停下来琢磨一下老毛的忧思:现在有很多人有一大堆混乱思想。这个很多人,是谁?

还有,1966年10月24日《***在中央政治局汇报会议上的讲话》中说:“XXX从来不找我,我从1959年到现在,什么事情都不找我。58年8月庐山会议我是不满意的,尽管他们说了算,弄得我也没有办法。”

允儿妹妹,在这里,清荷姐姐只是一家之言,你也只可以听听而已。但我认为,无论别人怎么诋毁***,我们不能够随波逐流。我们要有自己的思想,独立的思考问题的能力,要看到***他的胸怀以及处处从大局出发的苦心,为了党的团结,为了在摸索中前进,为了稳定全国形势,他一个老人,是如何去做的?清荷认为,一味地去责怪别人的人,是不会把世界看得美好的。“你是怎么看待这个世界的,这个世界就怎么看你”,清荷姐姐一直记住这句话,也希望与允儿妹妹共勉,我希望我们心里装着的是花园,而不是垃圾。

2009-11-1晚


一位80初女子对***评价(四):关于“文革”的思索

中国人没有不知道文革的。现代人听文革,像听故事;诉说人讲文革,把故事渲染得出神入化。无论是亲历者还是道听途说者的诉说,好像讲得越离奇就越不离谱,真是说不尽的文革,说不完的故事。还有一些“文革”回忆录的作者,总是喜欢把自己打扮成“落难英雄”,将责任往死去的人身上一推了事。当这些故事被输入到我们这群80后青年的耳中,主题基本就是一个:文革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大灾难。

清荷不听故事,看史料。清荷认为,历史可不是马戏团,也不能当快餐消费,更不能作茶余饭后的点心。分析历史问题的绝对要求,是依据史实,并把问题放到一定的历史条件下,才能分清。

近来看了许多关于1966-1976年之间的材料,右的左的,上的下的都有,加上与亲历过文革时期的父辈们交流,有了一些自己的思索,与各位网友探讨:

***发动文革的意图:是满足自己专制独裁者的私欲,还是忧思当时的一群“社会承担者”?还是为了什么?

***发动了***,把那10年弄得胡烟瘴气,面目全非,人心惶惶,这是人们对文革的印象。我们似乎也接受了这个观念,认同那是一个无知野蛮的年代,群魔乱舞的10年。那么,问题就来了:既然说文革暗无天日与民不聊生,完全是***权力欲望与独裁者的私欲膨胀的象征。甚至一些研究者们特意渲染了很多党内权力斗争的细节过程,将***描述成为一个权力欲望极大,整人不择手段的阴谋家。那么我们来分析: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到1966年***发动文革,中国***执政短短17年,即使是文革结束,也就27年。27年时间竟有10年处在史无前例的大灾难中,为什么人民就不起来推翻这个独裁者的统治呢?如果***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制造了这么大的灾难,那么***统治的合法性又在哪里呢?它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是10年啊,10年的时间真的是水深火热,将足够把国民唤醒吧?可为什么人民非但没醒,反而认定***的领导?说***罪莫大焉,完全是一副独裁者专制的姿态,那么为什么他在人民群众中仍有那么高的威望?还有这么多人去为他辩护?甚至还有反对他的人也一度不得不打着他的旗号去打倒自己的政治对手呢?有人说当时***在人民的心中已经完全神化了,已经是一种疯狂的个人崇拜。既然***已经是一个神了,他还担心他的权力会不稳定吗?他还会担心有人威胁他的位置吗?他还需要用“***”来进行一场“权力斗争”吗?凭清荷思考,当时候不可能有人向***的巨大威望和“权力”挑战,***想打倒一个人根本不困难,也根本不需要“公开地、全面地、由下而上地发动群众”进行这样一场“***”。结合这些情况,***的权力私欲的念头,要去治一些人的说话,成立吗?

既然不成立,发动文革的目的,是为什么?清荷认为,最初,***是忧思于“社会承担者”的现状,将江山交给这群人来打理的放心度的问题。

“社会承担者”指的就是我们的人民公仆。新中国成立之后的几年,***发现有些曾经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老革命开始特权享受,放松自己,膨胀了私欲,置人民的利益而不顾。***在这里,一直保持着最大的警惕性。比如***问题。从史料可知,***现象在***时代,是不多见的。但在当时已经露出了许多苗头。这些苗头有可能将他奋斗了一生才建立的人民主权社会主义中国,引向资本主义的道路,这是他所绝不能接受的。

当时党和政府中,就已经有人开始有了特权享受和物质享受的事情,1951年11月中旬,河北省委召开第三次党代会,刘青山、张子善的***罪行被揭发,***对此事极为关注,亲自过问和批准了对刘青山、张子善大***案的处理,下决心坚决予以严惩。对于***来说,***现象这种官僚主义的作风是严重违背了人民的利益的,是站在人民的对立面的,见微知著,防微杜渐,这是古人讲的,而***是想把所谓的***消灭在萌芽状态。***并不是一个有着严重私欲的统治者,如果是的话,他完全可以轻松地利用自己统治者的特权,做对己有利的事情,但是我们并没有发现***做了什么事情。而是看到了他自己的儿子毛岸英牺牲在朝鲜战场上的时候,国内请求***将儿子的遗体运回国,但是***怀着巨大的悲痛,没有同意。而是将毛岸英与其他烈日一起安葬于异国他乡。这是需要多大的胸怀与气度!这次***总理在朝鲜赴志愿军烈士陵园凭吊毛岸英等烈士的时候,我们清清楚楚地见到***总理眼含热泪,对着毛岸英的墓碑三鞠躬。这三鞠躬里,包含着多少语言,多少寓意?一位开国元首的儿子,这个时候并没有享受到父亲的任何特权,依然尸骨埋葬他乡。我们再回过头去想想,当初毛岸英与刘松林结婚,***参加了婚礼,只送了一件穿过的大衣,并对儿媳说:“白天岸英穿,晚间你盖,都有份。”谁读到这里,不会像***那样,眼含泪水?从这一点看,***有特权思想吗?他心里装的是个人吗?

***正是从自己的个人做起,以严格的标准要求自己,坚决不允许干部与人民对立起来。***已经发现拥有资格的‘社会承担者’许多官僚的一面。***担心的是,官僚机构有可能走到人民的对立面,甚至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中国的共产主义与***的崛起》195-196页上说道:“***已经发现,中国***无论是在人员构成上还是在组织机构上,至少都不能体现‘无产阶级专政’的实质。‘无产阶级专政’的实质,可能是指具有美德并拥有资格的‘社会承担者’。在***观念中,这种美德是指具有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无私***、艰苦朴素,目标远大和嫉恶如仇等等的品德的集合”。

***是个理想主义者,他希望在中国按照毕生的理想建造一个纯洁的社会主义社会,人民主权的国家,这个理想容不得别人半点污染。所以,当他意识到这一点,认为资产阶级糖衣炮弹的进攻“比战争还要危险和严重”,从这个认识基点出发,***立下了对党内腐化行为严惩不贷、绝不手软的坚强决心,并不为任何请求稍加宽恕的意见所动。

从旧中国走过来的中国人民的整体国民素质是令人堪忧的,***深知中国人在思想上受到儒家中庸习性的毒害之深,深知中国的工人阶级不但数量很幼稚,质量上也很幼稚,中国农民对自己的要求一直依然是鲁迅笔下的那群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个党如果变质,那一定会是先在思想变质,就会出现两极分化等各种严重局面。所以他一直从党的生存理论进行思考,小心翼翼地导引着这个政治集体。他以历史为镜,一次次开展各种思想上的肃清运动,彻底地将人人不愿出头的中国人团结在一起。他在八大二次会议中说:“干部决定一切”,那么“群众呢?”有代表说:“跟着毛主席走,就不会犯错误。”毛主席说:“这句话要修正一下,又跟又不跟。一个人有对有不对,对就跟,不对就不跟。不要糊里糊涂地跟。真理在谁手里就跟谁。即使掏大粪的、扫大街的。只要他有真理。”我们的人民,我们的工人,我们的农民达到这一程度了没有?我们的***党员,我们的人民勤务员、公仆们达到了这一程度了没有?***提倡向雷锋、门合学习,把陈永贵、吴桂贤等工人、农民请入中央委员会就是要改造中国人那种“非常顽固和保守”的坏习惯,造就勇于承担社会责任者的具有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无私***精神,***就包含有这一内容: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喊出:人民万岁!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

因此,我们可以理解成:***发动“***”,出发点是解决党和国家肌体中存在的阴暗面,巩固人民民主专政。发动这次革命的意图,从***在陈正人1964年12月4日给薄一波的信上做了的批注可以看出,他已经意识到干部蜕化变质的状况有着相当大的普遍性,增强他进行一场***的紧迫感。同时,他认为文化教育领域内,封建主义、资本主义的东西已经占领了优势。他在对文艺工作批示中所说:“十五年来,基本上(不是一切人)不执行党的政策,做官当老爷,不去接近工农兵,不去反映社会主义的革命和建设。最近几年,竟然跌到修正主义的边缘”。所以“***”一开始,就把斗争重点指向“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资产阶级的反动学术权威”,不是偶然的。显然,***这时对国内阶级斗争形势的估计已十分严重。而主持中央“一线”工作的领导人和许多大区、省一级的领导人对此却没有作出相应的反应。这使***非常不满。他对身边的护士长吴旭君说过:“我多次提出主要问题,他们接受不了,阻力很大。我的话他们可以不听,这不是为我个人,是为将来这个国家、这个党,将来改变不改变颜色、走不走社会主义道路的问题。我很担心,这个班交给谁我能放心。我现在还活着呢,他们就这样!要是按照他们的作法,我以及许多先烈们毕生付出的精力就付诸东流了。”

反对走资本主义道路的***逐渐形成这样的想法:中国会不会放弃社会主义而走上资本主义道路,关键不在城乡基层,而是在上层,尤其是中央。如果在中国自上而下地出修正主义,它的危险比自下而上地出修正主义要大得多,改变颜色也快得多。只要把上面的问题解决了,下面的问题不难慢慢地收拾。上层的权力斗争向底层群众的折射,上层的斗争思路和方向是很明白的,向外传出的信息是很清晰明确的,但是这种斗争在反映到下层运动时,被极大地扭曲了,不再是一个高层派对应一个群众派别,而是被某些阶层和利益集团有意地搅成了浑水。所以***最初的意图并没有得到有效地执行,在运动最初五十多天里,主动权掌握在走资派手里,他们利用既得权力,打压群众,挑动群众斗群众。经过文革的人都知道,实际上派性干仗,武斗死人的现象主要仅发生在1967--1968年的几个月中。其实,现在我们不少人都知道,制造武斗的人中不少人就是故意破坏***的走资派,煽动派性是他们的阴谋手段,这一现象很快就被党中央制止了,文革并不像有人所说的是十年内乱。***只是低估了对手的能力,历史证明,人民的力量是最强大的,但也是最难控制的,原因在于底层的人民群众不会都象***本人那样拥有极高的政治分辩能力,很容易被不正确地误导。

可以说,***的文革并未达到他的目的。相反,由于他对敌人的轻视,太多幕后指挥的方式,而少有正面鲜明斗争,使他与他所依靠的群众有了信息传递上的不畅,从而使对手有了周旋的空间,这也和他本人年老力衰有关。但是他关心国家前途命运的忧心,我们不能否认,更不能妄加结论诋毁***。英国首相爱德华•希思在《不停顿的革命者》一书中说:“***所关心的是确保8亿人,到本纪很可能达到10亿能有饭吃并使他们的住房、医疗和受教育的条件得以改善。当今社会上除了许多噪糟杂音外,***将会了了“夙愿”嘛!”  

我们今日提倡的和谐社会,提倡科学发展观,都是在结合我国国情之下提出的,任何指导思想的提出,是一个方向,或者一个战略举措。不论执行过程中出现什么新的问题以及挫折,我们都不能怀疑其本意的正确性?***在执行过程中出现的问题甚至被夸大的问题,并不是***的初衷。虽然在文革10年经济、文化以及政治上并没有像传说的那么恐怖(事实上经济一直在向前发展的,历史也有明确地记载)如果我们只记得***整死多少人,多少文人自杀?经济又落后了多少年都要推在***一个人的身上的时候?那么请问,文革之后的文人自杀现象还少吗?海子、顾城、徐迟、三毛等等,我们生活的当今社会,哪天的新闻里没有人自杀?在我们现在提倡的特色的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中,出现了贫富两极分化,大学生毕业就失业的现象,文化产业化,文人市场化,工人下岗,医疗昂贵,还有我们这群80年代的人一个个背负着沉重的“房奴”的担子奔波在生存的路上的时候,我们是不是,将这一切的责任,要推在改革开放上面?

</TD></TR></TABLE></TD></TR></TABLE>

查阅用户资料 http://wzx2128.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