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赵家高中教师论坛

教师之家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色医艳情录(8)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色医艳情录(8) 于 3/11/2009, 19:35

041)
  
  估计王主任这几天又偷了人,我一进他办公室,就看见他笑得十分灿烂。我问老王,听娟娟说你找我?王主任递一根烟给我,示意我坐,“小艾啊,最近和兰馨怎么样了?”。我说谢谢主任关心,老样子,这几天没有联系。老王叹气一声,“我说你小艾啊小艾,俗话说得好,外面彩旗飘,家里红旗不能倒,你看你嘛,红旗倒了也没见你外面彩旗飘得有多高”。我当即有些不快,心想妈的你老王,你上次飘了一面彩旗,花了八万,还好意思教训我,但念及他是长辈,我忍了。我说主任,我最近在努力学习文化科学。
  
  王主任面露欣慰,说小艾,你这就对了,我上次给你说那事情,你要放在心上,老陈眼看就要退休,你得抓紧,我看你还是去院长和书记那里走动走动?我回王主任,说院长那里我倒是可以去拜访,但是书记好象是胥波老丈人提起来的,我不大方便去看望。王主任点了点头,说那倒也是,不过小艾,你还是很有希望,不要轻易放弃,你和胥波学历相当,都是硕士,工作能力也都比较强。我说老王啊,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争取的。
  
  王主任说,小艾,响应党的号召,共建和谐社会,攘外必先安内,我看你还是想办法先去把兰馨接回来。我心想这老王也是,官没当多大,教育个人还满是政治口号,你老王要有有天当了院长那还得了?
  王主任这时候表情有些神秘,说小艾我给你透露个事情,你暂时得保密。我点了点头,说你老王还信不过我?老王说,医院领导班子马上换届,前两天院长和卫生局李副局都找我谈过话,估计赵副院长这次要下,看来是准备要我来挑这个担子,那我们科室的主任位置就空缺,你得抓住这个机遇啊小艾。
  
  王主任说完故作叹息状,“唉,担子重啊”,我心想你他妈装什么B,你这烂人一当副院长,不知道又有多少护士和医药代表要躺在你双腿之下痛苦的呻吟。不过估计他几年副院长当下来,离他精尽人亡的日子也就不远了。我笑说,恭喜你啊主任,看来你老人家得抓紧锻炼身体,你的身体可不是你自己的,是属于党和人民的,特别是属于本院800多医生和护士的。我把“护士”两字说得特别重,这烂人估计明白我的意思,一张老脸,洋溢着***。
  
  我赶到天星桥派出所的时候,朱所长和小童都他们好象是刚开了会出来,和朱所长打过招呼后,小童带我去了他办公室。小童说,小艾情况是这样,我们通过走访调查,张秀芳以前确实是在我们片区卖报,卖报之前在一家叫“洁缘”的家政公司上班。曾经有一段时间和一个叫宋辉的男人交往密切,宋辉是河北唐山人,在天星桥正街137号门市经营厨房电器。有群众反映,张秀芳和宋辉同过居。听宋辉以前门市隔壁的老板说,好象两个月前他因家中有事终止了生意,把门市转让。宋辉在唐山的具体地址不详,我们已经和当地警方取得联系,近期就赶过去。
  
  看来柯莲妈妈快浮出水面了,我非常开心,给小童道别之后,我赶忙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柯莲和方洁。柯莲这丫头在电话那端想必是快乐得跳了起来,“太好了太好了,艾哥哥,你晚上有空吗?”我问她怎么,小姑娘说,艾哥哥,我想你们啦,我想晚上回来看看你和方姐姐。
  我说现在还不知道有没有安排,这样吧,晚上如果有时间,我和方洁姐姐来接你?柯莲在电话那边一个劲的说“要得要得”。
  
  刚挂断柯莲的电话,有消息进来,我一看,居然是李浩的号码,问我晚上有空没。我直接回呼过去,接通我就问,李总你搞什么鬼?小孩啊还发消息?李浩哈哈大笑,说艾医生谁叫你电话一直打不通?我说刚才和朋友聊点事情,我问他找我啥事?李浩说,“晚上8点半,我在万友康年大酒店西餐厅等你”。正想问他到底什么事,李浩已经挂机.
 (042)
  
  渝中区大坪,万友康年大酒店,重庆较早一家四星级宾馆。
  我赶到西餐厅“玫瑰苑”包房时,李浩早已经等在那里,叫过服务小姐,我简单的要了一个没有熟透的牛排,外加一份扬州炒饭。李浩笑着问我,小艾你这么帮我节约?我说饥饿难忍,我这人不挑食。
  实在猜不透李浩今天约我为哪门子事,我心里有点嘀咕,我也不主动找话题,只顾吃我的饭。李浩见我吃得这么随便,侧身问旁边的小姐,“小妹你们这里有牛肉面没得?”。小姐嘻嘻一笑,估计心想这两个农民多半是把这里当路边排挡,说先生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没有。李浩指着我桌面说,那好,按照他的规格给我来一份。
  
  吃了几十年饭,还从来没象今天这么压抑。看来还是李浩沉不住气,他率先打破尴尬的局面,说小艾,你最近手头紧不?我心想妈的你个李浩,你腰缠万贯,难不成还找我借钱?我开玩笑说,李总你是嫖娼被敲诈还是赌博被黑了?李浩赶忙摇头,说小艾我不是那意思,我是问你最近差钱不?如果手头紧直接给李哥我讲。
  
  我望了李浩半天,心想这世界变了,居然还有主动借钱给人家的,我小医生一个,无权无势,李浩莫不是吃错了药?我一笑,说李浩,我一直都差钱,怎么?准备借我几十万?李浩说小艾你开玩笑,不过我知道你最近好象手里紧,我这里先拿一万去用。李浩边说边拿过旁边的小包,摸了一大扎人民币摆在我面前。
  
  我把钱推还给他,说李总你心意我领情,这钱你收起来,明人不说暗话,有什么需要我帮忙你直接说,我尽力而为。李浩听我这么一讲,赶忙递一根烟过来帮我点上,说小艾我有点小事情想拜托你。
  我当即纳闷,心想这家伙莫不是又搞了什么新品种想进我们医院?我说李浩,我不是院长,也不是主任,你要进药我最多只能帮你打个申请,其他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李浩一笑,说小艾我们今天不谈工作好不?
  
  我越渐有些迷糊,心想和你这烂人不谈工作未必还谈理想聊人生?我说你能不能耿直点?我呆会还有事情。李浩欲言又止,脸色焦虑,憋了半天说,小艾我求你一个小事情。我“恩”了一声,说李浩你讲。
  
  李浩侧过头,小声说小艾你能不能帮我劝劝方洁?
  我这才突然明白这家伙今天的目的,我问李浩,怎么?是不是方洁已经给你辞职?李浩摇头说没有啊,不是辞职的问题,怎么你知道她要准备辞职?我说乱猜的。
  这时候李浩长叹一声,说小艾,我对方洁是认真的,我确实很爱她,但是她总是拒我于千里,我知道你们关系好,能不能帮我去做做她的工作?
  
  我说李浩啊李浩,我以前想上方洁的时候,你他妈不是给我说“要讲缘分”么?怎么你现在不相信缘分了?李浩说小艾,你误会了,从方洁进我公司第一天开始,我就喜欢她,喜欢她超凡脱俗的气质,我现在是越来越爱她了,真爱,你明白不小艾?
  
  我蓦地有些冒火,我说李浩,你简直就是无耻,你还有资格说什么“真爱”?你老婆儿子那里怎么交代?你是怎样“真爱”方洁的?为了你赚钱,你安排她去应酬江都医院张主任,害她被羞辱;方洁一巴掌过去,打飞了你业务,你还骂了方洁,还威胁要她走人?李浩,你他妈是这样爱方洁的?
  
  李浩并没有被我骂冒火,他说小艾你冷静,家里的事情我会妥善处理,我会尽快给方洁一个交代。只是有点麻烦,黄脸婆暂时不同意离婚,不过我有办法收拾她。
  我笑说李浩,即使你家里的事情都摆平,人家方洁不喜欢你,你这不是一厢情愿么?李浩听我这样说,面露不屑,说小艾你放心,我有办法让方洁喜欢我,只要你稍微帮我劝一下她就成,好不小艾?
  那顿饭,最终还是不欢而散,我愤然离开的时候,李浩在我身后声嘶力竭,“艾芝,你他妈给我听好,我李浩不能把方洁搞到手,老子就不姓这个李,他妈的,我就还没见过不喜欢钱的女人”
(043)
  
  柯莲的变化让我惊喜,我原来一直担心,她会在很长一断时间之内,沉湎于消极当中,咀嚼她无边的苦难。然而不清楚是不是因为寻访她母亲的消息逐渐清晰,她以前眼神中须臾不离的忧郁,被她脸上偶尔荡漾的一抹笑意,淡化得若隐若现、若有若无。
  那天下午,我和方洁约好,准备下班后一起去蓝湖郡接柯莲。刚联系上她,柯莲就笑说,我自己过来,艾哥哥你和方姐姐不用来接我。我有些纳闷,我问柯莲,你到重庆才多久啊?不怕走丢?柯莲说,你放心好啦,有人送我。我问谁啊?小姑娘压底声音说,“苟欣”。
  
  那夜,在楼下超市买了很多菜,我亲自下厨。方洁和柯莲都是第一次到我家,我家里的一切,对于她们,都似乎感觉新鲜。方洁笑说,艾医生没想到你个单身男人家里还蛮整洁。柯莲开始有些拘谨,后来竟然跑到我书房,问我艾哥哥我可以玩你的电脑不?我惊讶,问小莲你会电脑?柯莲羞涩一笑,回我说,我只会打点小游戏,还是这几天苟欣哥哥教我的。
  
  苟欣这孩子很有礼貌,饭后和方洁一起帮我收拾厨房,把碗筷整理好后,径直去了书房,抽一根凳子坐在柯莲旁边,时不时指点她应该怎么游戏,看他对柯莲貌似亲热的举动,我竟然蓦地有些醋意。
  方洁在我书柜一角发现一张照片,问我艾哥这是嫂子对不?我点了点头。方洁故作惊叹状,哇塞,没想到嫂子这么漂亮。我笑说哪有你漂亮。柯莲也赶忙跑过来凑热闹,看了照片说艾哥哥嫂子很洋气哦,对了,你们的女儿呢?我要看你宝贝的照片。我翻出希希的照片递给她,柯莲和方洁一看,异口同声说,“你女儿才这么大啊?”。我告诉她们,我说那是3年多前的照片啦。她们一起嚷着要看希希现在的照片,我叹气后说,我比你们还想看,可惜我没有。
  
  段玉最近几天去了九寨沟,听说是一家口腔耗材供应商赞助,三包,包吃包住包小姐。高飞自从去天圣医院丧失夜生活后,很少和我联系,估计白天在家养“精”蓄锐。郭亮诊所出了点小事情,前段时间,一个学生洗澡的时候摔倒,被浴室瓷砖割伤脚后根。他仅匆忙给人家做了简单缝合,没想到那学生跟键断裂,后来到我们医院补救,花了八千多,他被学生家长索赔了六千。
  
  胥波象个幽灵,虽然在一起上班,我还真不知道这烂人成天在忙些什么。不过他的人生想必就两件事情,金钱和美女。那天中午休息,他悄然拱进我办公室,表情神秘,眼神暧昧,说艾哥我告诉你件事情,边说边关门。我递了支烟给他,胥波说艾哥,昨天晚上好安逸。我说你昨天晚上不是夜班么?他说是啊夜班。我问他,胥波你拣到钱了?胥波笑说艾哥你咋就那么低俗,不是钱不钱的。我说那还有什么事情能让你***成这样?
  
  胥波把头凑过来,压低声音,说艾哥,昨天晚上孙丽那小娘们在值班室就给我。。。我说胥波她给你怎么?这时候胥波表情之荒淫,仿佛他瞬间就要高潮,“孙丽她。。。给我口。。。”。我当即骂他,胥波看你这德性,不就是我们科室最骚那个护士么,兴奋成这样?胥波你娃色胆越来越大了,窝边草也吃?记得上次王主任搞那个护士不?后来脱不到爪爪。末了我问胥波,你个烂人,值班室不是酒店,也不是你家卧室,打扫战场没?
  
  胥波面露不屑,说艾哥你放心,都他妈什么时代了,谁不懂游戏规则?再说两厢情愿,我又没强奸。我开玩笑说胥波,要不我现在给梅颖汇报一下你的工作?胥波说“靠”老艾你想死啊?随即岔开话题,“对了,你现在和兰馨怎么样?最近有联系不?”。
  
  最近一直忙于很多事情,很久没联系兰馨了。兰馨自从离开重庆去武汉后,也基本上没主动联系过我,不过那夜她突然给我打来一个电话,让我逐渐平静的心,刹那陷入混乱和迷茫。
(044)
  
  和兰馨相恋至婚后的一段时间,我混乱的生活曾有过短暂的收敛。而当兰馨带着女儿离开重庆远走武汉之后,我就沦陷为一个彻底的“三不男人”,形形色色的女人,象落叶一样飘过我身边,未曾留下过更多的痕迹。我肮脏的身体抑或有过悦动,但是我鄙贱的灵魂从未有过欢娱。
  
  那夜兰馨主动给我打来电话,我有些惊奇,接通后我就问她,兰馨这么晚了找我有事么?电话那端的兰馨沉默片刻,稍后问我,说小艾你最近好吗?经久没有听过兰馨叫一声“小艾”了,我眼睛忽地有变得湿润。我回她说,兰馨我最近蛮好,你呢?希希还好吗?兰馨说小艾,我和女儿都好,你在重庆照顾好自己。
  
  三年多了,这是兰馨第一次以老婆的口吻关爱我。我问兰馨,你原谅我的过去了么?兰馨说小艾其实我早已经原谅你了。我赶忙问兰馨那你怎么还不回来?电话里又是一阵沉默。我忍不住问兰馨,你怎么了?说话啊兰馨。
  稍后兰馨问我,听说你现在和一个女孩走得很近,是么小艾?我一惊,问她兰馨你听谁说的?是梅颖告诉你的对不?兰馨不置可否,问我那女孩是不是叫方洁?我越加感觉惊奇,辩解说兰馨你别误会好不?我和她只是一般朋友关系。
  兰馨在电话那端一笑,说小艾你别紧张,我得恭喜你。我说兰馨你不要洗刷我,我对你说过,曾经都是我的错,我一直等你,等你原谅的时候,我来武汉接你。
  
  兰馨今天晚上的情绪我琢磨不透,感觉有点害怕。她说小艾你没什么错,别太自责,生活有如一出戏,太多的意外让我们措手不及,我会珍惜我们的过去。我说兰馨你怎么说得这么哲学?你已经原谅我了是不?那我明天一早就定到武汉的机票?
  兰馨又是一笑,说小艾,我今天给你这个电话,想和你说一件事情。我有些着急,我说你赶快讲啊,真是急死人。
  
  兰馨说,小艾从今天开始,你以后再也不要给我和女儿寄钱了。我问她说为什么?兰馨稍作停顿,说小艾,我现在已经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收入还行,足够我和希希开支。我说那不行,我承诺过一直要寄到你和希希回重庆为止。
  兰馨说,你不要再这样了好么小艾,你对我已经够好。兰馨这样说我一时无言以对,内疚得想死。
  
  “小艾,我还想和你说另外一件事”,兰馨这时候说出的每个字都让我胆战心惊,我问兰馨什么事?兰馨说小艾,你准备一下,过一段时间我回重庆,我们去把离婚手续办了好么?另外小艾啊,听说方洁是一个很单纯可爱的女孩,你要好好珍惜。
  
  我一时感觉不可思义,我等了三年多,现在才提出离婚?我大声问兰馨,你这是什么意思?兰馨说小艾你别激动好么?这么多年,我想明白了很多事情,这样下去,对你对我都不好,我们都应该开始自己的生活对么?
  这是我无论如何也难以接受的局面,我在电话里吼道,“兰馨你听好,我不答应,我不答应离婚!”。
  兰馨似乎对我的情绪似乎无动于衷,或者我的一切言行她尽在把握,末了她平静的告诉我,说小艾你准备一下,我会尽快回重庆办理这件事情。
  我说“不。。。。。。兰馨。。。。。。。,我要女儿,我要希希。。。。。。”,兰馨并没对我的呼号作出什么回应,稍后电话里就传过来一阵“嘟嘟嘟。。。。。”的声音,我知道,此时兰馨已经挂了机。

查阅用户资料 http://wzx2128.yahubb.com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