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赵家高中教师论坛

教师之家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色医艳情录(7)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色医艳情录(7) 于 1/11/2009, 19:33

 (038)
  
  那天,方洁问我,说艾哥你是好人还是坏人呢?
  这个问题让我相当尴尬,我反问方洁,你觉得这世界还有好人吗?方洁略微思考,点了点头,肯定地说,艾哥,有。我一笑。方洁有些不满,说“我就是好人,怎么你不服气?还有,我认为你们陈主任就蛮好”。
  
  陈主任好么?我反问,也算自问。他都快退休的人了,教授,数年如一日,坚持不懈为病患解除痛苦,每天还骑着他那全身都响的嘉陵125上下班。其他医生要么住着洋房,要么房产好几套,你看他还住在医院那破房?而且搞得科室所有的人都拿他当异类,视他有如瘟神,敬而远之。听我这么说,方洁脸上蓦地有些怅然。
  
  我说方洁,我们作为个体都很渺小,微不足道。我们在游戏规则范围内,不违法不犯罪就好,这世界瘟氤遍地,黑血横流,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成为上海的“杨大侠”。所以啊方洁,我们都大可随性一点,好坏任他人评说。方洁眼神流露不满和失望,说艾哥,我不希望你是一个随波逐流的男人。
  
  
  和方洁商量好,征求了苛莲的意见后,那天苛莲带着方洁给她买的衣服,和她家唯一那张合影,我开车把方洁送到蓝湖郡苟圣的家时,苟圣一家都在。
  苟圣吩咐他老婆把苛莲带进保姆房,随即拉过身边一小伙子,介绍说,小艾啊,这是我儿子,苟欣。我以前就听胥波说苟圣的儿子很帅气,今天还是第一次见。这家伙确实够高够帅,足有185。我问苟圣,你儿子不是在成都上学么?苟圣笑说,快毕业了,我安排他就在我医院实习。说完他侧身呵斥苟欣,“你这傻小子,叫艾叔叔”。
  
  和苟欣打过招呼,这小子看来很是斯文,一点没有苟圣那些匪气,我正在暗中怀疑苟圣是不是被他老婆曾经戴过绿帽子,这时候他老婆牵着柯莲的手从楼上下来。看她一张胖脸笑得稀烂,我知道她对柯莲的初步印象应该是非常满意。
  
  苟圣望着柯莲,笑得很有深意,这让我隐约有些忧虑。柯莲这几天换上方洁给她买的衣服,本就高挑秀丽的她,浑身洋溢着一股脱胎换骨的气质,我今天才突然发现,这小姑娘长得非常象“功夫”里面的黄圣依,我想假以时日,柯莲一定会出落成一个十足的美女,只可惜命运之神实在有些滑稽,竟然让她出生得那么穷困和偏僻。
  
  告别苟圣一家,柯莲一直把我送到小区大门。此时小姑娘眼里泪水莹莹,望着我仿佛有太多的话想说,但是一句话说没说出来。我说小莲,你放心,我会尽快帮你找到妈妈,另外你在这里如果不习惯,随时给我打电话,他们一家应该不敢欺负你。柯莲点头那一刻,两行泪水沿着她白皙好看的脸,悄然滚落。
  
  我发动汽车引擎,正欲起步离开,柯莲突然从包里摸出一样东西,喊我,“叔。。。艾。。。叔叔。。。这个给你,找我妈妈的时候应该有用”。我接过来一看,是她家唯一那张照片。
  柯莲这时候表情有些奇怪,我一时没有读懂。我笑着问她,怎么说话结巴了?柯莲脸上蓦地一红,“我。。。。”。我哈哈一笑,问小莲,是不是觉得一直喊我叔叔有点怪?柯莲听我这么一问,突然感觉无可适从。我说那好吧,其实我也比你大不到好多,以后喊我哥哥好了,我也怕把我喊那么老。
039)
  
  想必苛莲这丫头在苟圣家还算适应,我相信她应该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刚去那几天,除了每天晚上给我电话询问她妈妈的消息,还不忘在挂电话之前嘱咐我,“艾哥哥,你一个人要照顾好自己”。这话假若从其他人嘴里说出来,或许我会认为是一句客套,但是自从她一声“艾哥哥”过后,我感觉自己心尖,明显颤抖了一下。
  
  苟圣也不时给我打来电话,说“柯莲这女孩还不错,挺能干,老妈子也很喜欢她”。我特别提醒苟圣,我说苟圣你给我听好,随便你做了什么好事,我无权干涉,但如果小莲在你家有个三长两短,我不会放过你。苟圣赶忙发誓,小艾你放心,我如果对不起小莲,天打雷霹,死无葬身之地。这烂人够烂,连赌个咒都充满一股匪气。
  
  柯莲对这社会的适应能力,让我诧异而惊喜,但方洁最近的情绪波动很大,我有些惴惴不安。
  那夜,我约方洁吃饭,喝了点酒。
  酒后方洁一脸惆怅和迷茫,她叹息一声,说艾哥,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我不希望和方洁相处的氛围太过沉闷和压抑,我开玩笑说,怎么嘛方洁,你这羔羊是不是迷失了方向?方洁说,“李浩成天对我死缠烂打,我实在受不了”。我笑问方洁,你平时是不是对那烂人送了什么秋波,或者眼神有些暧昧?方洁说艾哥你说什么嘛,怎么可能?我避之为恐不及。
  
  后来我明白了方洁所有的焦虑和茫然,一个有妇之夫没完没了的纠缠,而且是自己的老板;另外上次在KTV给江都医院张主任那一巴掌,至今没有摆平;新开发的医院,进展缓慢,人家不是明着是要礼,就是暗示“要人”。
  我说方洁,你当初干嘛选择这行?没听说过每个医药代表的成长史,都是一部充满血泪的辛酸史?方洁猛喝一口酒,抬头望着我,“艾哥,我有得选吗?”。
  
  认识方洁以来,这是她最消极无助的一次,后来她说,艾哥,我准备辞职不干了。看她表情,不象玩笑,我赶忙问她,方洁你说的是真的?那你有什么打算?方洁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此时方洁眼里的迷惘无边无际,既让人怜惜,又让人害怕。我想,人生之悲,莫大于如此失去方向吧。
  
  我说方洁,你需要振作起来,这世界压根没有悲天悯地的救世主,尘世冷漠,人情淡然,能拯救自己的永远还是你自己。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必定为你打开另一扇窗,方洁这句鬼话你信吗?方洁怅然一笑,“你都说是鬼话了,我还能信?”。我说方洁,这句从洋鬼子那边传过来的名言,是一包毒药,谁信谁倒霉。方洁不解,问“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告诉方洁,这话是麻痹和安慰弱者的精神鸦片,这世界所有的门和窗,都只能靠自己的双手去关闭和打开,浮华世界,每个人的表情和微笑都是面具,永远没有人会发自内心的关爱另外一个人。方洁问我,艾哥,这世界真的象你说得那么冷漠?我问方洁,你看过办丧事那些乐队的表演吗?方洁点头。我说方洁,现在的人情,就象那唱丧的歌手,他悲伤的脸孔背后,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方洁苦笑,说艾哥你把这世界看那么透,你悲哀不你?
  我提议和方洁碰了一杯,方洁一仰头干了,随即笑着问我,那艾哥你会真心关爱小洁不?她这问题把我猛地问傻了。我哈哈一笑,说方洁你的问题为什么总是突如其来,那么猛烈?方洁嗔怒,“喊你快说”。我抽出一支烟,我说方洁,你这问题有点难,等我把这支烟燃完了再告诉你好不。
(040)
  
  方洁的问题总是没太多的回旋余地,我都怀疑这丫头的性格,是否适合做药品营销工作。我会真心关爱方洁不?这问题又是两难。
  我抽完一根烟,快速整理思路。酒后有些大胆,我笑说方洁,我不敢保证我会真心关爱你的心,但我敢保证,我一定会真心关爱你的身体。方洁显然不满意我的答案,骂道,“死艾芝,你个色狼!哪个要你关爱我的身体啦?”,说用她“哼”了一声。
  
  后来,我问方洁,如果你真的辞职,那你准备做什么?
  方洁依然有些迷茫,说艾哥,除了做医药代表,好象其他我还真不知道做什么,我学校一毕业就干这个,从来没有接触过别的行业。我问方洁,如果你实在不愿意在李浩手下做,你现在应该建立了一定人脉,要不自己单干?
  方洁说,艾哥我自己干?我行吗?
  我肯定的说,只要你愿意做,怎么不行?我说方洁,我可以帮你。方洁问,你怎么帮?
  
  我告诉方洁,我的大学同学现在很多都做到科室主任了,再说在重庆,我也认识不少做这行业的朋友。对了,方洁,过段时间成都有场“药交会”,你去看看,据我了解,有个品种前途很不错,你去联系一下。
  方洁似乎有些兴趣,问我什么品种。我说“胸腺五肽”,你应该知道,增加人体免疫力,用途广泛,随便哪个病人都可以开。而且是医保品种,我了解,这药的代理家在4块左右,开在病人身上208,操作空间非常大。
  方洁摇了摇头,叹气说艾哥,我真不想再做这伤天害理的工作了。
  
  看方洁消极而单纯到傻的表情,我突然感觉有些生气,我说方洁,我给你背几句诗歌好不?方洁不解的望着我。
  
  我是晚空中一颗星
  纵然不能阻挡夜的来临
  
  我依旧会坚持自己的姿态
  给世界  保留一线光明
  
  方洁问我,说艾哥这几句诗是哪个写的?我说是天涯一非著名色情作家写的,他曾经和你现在一样单纯,以为能坚守住自己的某些纯粹和天真,但他终究还是被滚滚黑夜湮灭。
  方洁若有所思,似有所悟,抬头问我,艾哥你的意思是要我同流合污?我说方洁你别这么可爱好不?就算你一颗再璀璨的星星,你也点亮不了整个黑夜,我不要你同流合污,我只要你随大流,现在这个社会,所有的清纯和高尚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这时候方洁有些伤感,独自背了几句诗,“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我笑说方洁,现在这社会可比北岛那阵黑多了,要不要做一个高尚的死人,你自己选择。
  方洁和我最后干了一杯,说艾哥你刚才提到那个“胸腺五肽”我回去考虑一下,再说自己代理品种需要不少投入,我还得跟我妈商量。
  
  这天下午,娟娟到我办公室,说艾医生,王主任有事情叫你过去一躺。自从那天晚上喝酒后,这还是娟娟第一次喊我,我说娟娟谢谢你,我马上过去。收拾好桌子上凌乱的资料,正欲起身去主任办公室,小童打来电话,说艾医生你抽空到派出所来一躺,张秀芳失踪的案子有进展了。

查阅用户资料 http://wzx2128.yahubb.com

2 回复: 色医艳情录(7) 于 24/11/2009, 15:24

写得很不错的情感小说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