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赵家高中教师论坛

教师之家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色医艳情录(4)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色医艳情录(4) 于 23/10/2009, 13:16

(023)
  
  曾佳果然没有食言,第二天早上,我刚查看完经管的病人,她就打来电话,开口就说,艾哥对不起,晚了,你朋友的事情,今天已经见报。我叹了一口气,听曾佳说,那记者也是受人所托,迫不得已。原来,距青楼不远,有一家西和医院,两家医疗机构定位基本相同,竞争日趋白热化,看来这次西和医院要置青楼于死地。
  
  我赶忙找来当天的商报,头条新闻非常醒目,“青楼医院医生医术‘高明’,老阴茶里查出淋球菌”,在民生版块以专题的形式,详细报道了青楼医院的卑劣伎俩,并一同刊发了高飞手持化验单的剪影,照片上高飞神情专注,看上去还蛮幽雅帅气。
  我当即摸出手机找高飞,准备告诉他这个沉痛的消息,可他电话关机,估计已经跑路。
  
  西和医院这招不可谓不毒,后来听高飞讲,自从他上报见光后,青楼医院的营业额连续三个月下降了70%,我还开玩笑说,那还不是多亏了你这个形象猥琐的代言人。
  
  中午在医院门口偶然遇到方洁,看她情绪有些低落,应该有什么心事,我问她方洁你怎么了?方洁开始欲言又止,后来听她说我才明白,前天晚上,在好乐迪唱歌,她给张主任那一巴掌,直接把江都医院消化内科的业务打飞,现在她老板李浩正在斡旋,如果这鸟事摆不平,看来方洁也只有走人。我安慰方洁,说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以你的条件,哪家公司都会抢着要。
  
  想起昨天晚上胥波给我的电话,说什么周末有个刺激而神秘的活动,我空闲下来直接去他办公室,这家伙估计正在看骚片,见我进来赶忙关了显示器。我说胥波你他妈的上班时间在意淫啊?胥波猛地一阵脸红,说哪有?我在查看资料。稍后传来几声QQ提示音,我说胥波你玩得还很前卫啊,多大人了还搞这个?我看看你在和哪个美女网恋?胥波赶忙直接硬关了电脑,我“靠”了一声说,你个烂人,是不是在和哪个妹妹一起欣赏A片?
  
  胥波递一支烟给我点上,说艾哥,你这个周末有时间吧?我说不一定,到时候看情况,胥波说你看毛个情况,你不来别后悔。我笑说,那看在你是我和兰馨红娘的面子上,到时候一定来。胥波又是一阵脸红,我骂他,你他妈是不是刚吃了***,跟我还不好意思?胥波笑而不答。我又问,周末是不是准备要“***”?老子现在没老婆玩不起那个。胥波说现在都什么年代,谁他妈还玩那么低级的东西?我说胥波,难道你们又研究出新的玩法?胥波一再强调说,艾哥你放心嘛,这个周末保证你体念前所未有的刺激。最后提醒他说,胥波你个烂人,要记得“君子好色,取之有道”。
(024)
  
  郭亮打来电话,说老太太快不行了,另外柯莲有事情找我。我当即把情况告诉了方洁,方洁正在富桥水疗会所,听她说好象正在陪哪个副院长蒸桑拿,我提醒她注意身体和生命安全,方洁说艾哥你赶快过去,我稍后就来。
  
  赶到郭亮诊所,老太太已经深度昏迷,口腔里不断往外面冒血,我吩咐郭亮马上给老太太注射“立止血”,静脉通道一直保持畅通,这是维持来太太最后的生命线。老太太腹部肿胀如鼓,想必是疼痛难忍,偶尔半睁浑浊的眼睛,赶忙为她注射一只托王主任开出来的度冷丁,稍后老人家疼痛有所缓解。
  
  柯莲半跪在床边,面容苍白憔悴,眼神凄哀而绝望,红肿的眼睛表明,这可怜的小姑娘,昨晚多半又是一夜无眠,郭亮的老婆在旁边唉声叹气,女人善良天生,多半在感叹自己的无能为力。
  我扶起柯莲,让她坐在旁边的椅子。这时候柯莲一把拉住我,突然哭声憾恫,声音凄厉,让人肝肠寸断。“叔叔,求求你,求你救救我奶奶。。。”,小女孩绝望的重复这句话,我深感凄怆而无地自容。轻抚柯莲的头发,在我回头的一刹那,老太太两行清泪,寂然而下。
  
  我无力的安慰着柯莲,小女孩似乎明白了什么,喊道,“叔叔啊,求你救救我奶奶,我这里有钱,不够的话我去找妈妈,呆会你就带我去找妈妈好吗?我妈妈有钱,叔叔,求求你。。。叔叔。。。。”,柯莲边呼号边从裤包最深处摸出一叠皱巴巴的钞票递给我。我说小莲乖,把钱拿好,留着给你奶奶买好吃的,叔叔会救你奶奶,呆会叔叔就带你去找妈妈。
  
  方洁赶到诊所的时候,老太太的病情稍微有所缓解,我把她拉到一边,把目前的情况给她讲了一遍,我说方洁,老太太估计最多还有三天时间,我得带柯莲去找到她妈妈,再迟就来不及了,担心柯莲的妈妈不能看上老人家最后一面。方洁也感觉我分析得有道理,点了点头说,那艾哥,你们去吧,我在这里守着老太太。
  
  离开诊所的时候,老太太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拉住我的手,使劲的睁开眼睛,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嘴巴里分明还有乌黑的血液流出来,我安慰老人家,说老太太您会没事的,您安心休息,我带柯莲去找她妈妈。老太太嘴巴轻轻的蠕动,分明使了很大的力气,隐约听见她在喊“小莲,小莲。。。”,声音细弱,有如蚊鸣,但是真情之切切,让人无不动容而悄然泪流。
  
  柯莲从她的包裹里,翻了半天,找了一张照片出来,递给我说,叔叔,这个就是我妈妈。照片十分陈旧,想必已经久,柯莲妈妈的旁边,站着那个英俊的中年男人,一定就是小女孩的父亲了,而照片上的柯莲妈妈,衣着虽然土气,但是依旧可以看出,柯莲妈妈一定是她们那里的村花,容貌漂亮而优柔,不过身体似乎不太好。照片上的柯莲明显还是个小女孩,天真无邪的表情,眼神却弥漫着让人心痛的忧郁。
 (025)
  
  要顺利找到柯莲妈妈,这事看来有点难。柯莲除了知道她妈叫张秀芳以外,就只有手里一张十年前的旧照片。时光如水,岁月如刀,早已经不知道柯莲妈妈本就优柔的容貌,被十年光阴冲刷和雕刻成何模样?想必曾经的村花,已经被生活的重压,换了容颜。
  
  柯莲妈妈没有任何通信工具,据柯莲说,她妈妈以往每个月在给家里汇钱的时候,都会给村头的小商店打个电话,而每个月接妈妈电话那天,也就是柯莲最幸福而又惆怅的那一天。
  
  天星桥方圆几公里,此时要寻找一个没有任何知名度的外来人员,谈何容易。
  
  那天下午,我带着柯莲,寻遍了天星桥每个角落,被我们问到的路人,在看过照片后,无不摇头。柯莲之前满含期待的眼神,也随着落日的余辉,渐次暗淡下来。我问她,小莲你确定你妈妈以前在天星桥?柯莲使劲的点头了点头。
  
  我安慰柯莲,我说叔叔一定帮你找到妈妈。我后来想到应该去派出所和居委会寻访的时候,估计他们早已经下班,我说柯莲我们今天先回去。小女孩似乎心有不甘,在大街上望着人来人往,仿佛要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硬生生把她妈妈找出来。
  
  高飞这烂人,果不其然已经跑路,他给我打来电话,说自己已经在成都。我骂他,我说高飞你他妈还真是怕死,哪有这么严重?不会被追杀吧。高飞哈哈一笑说老子怕毛,我是到成都寻花问柳,早就听说成都妹妹乖巧可人。我说,也?高飞,未必过两天你回重庆也打算写一篇“成都,精液请将我遗忘”?高飞说,艾哥,恰恰相反,我是准备将精液遗忘在成都。末了他说,艾哥不开玩笑,我现在酒店确实很无聊。我笑说那简单啊,你要么***,要么找个小姐,如果阳痿,那就直接上天涯,有个色情作家写的《艳遇实录》估计能帮上你忙。
  
  段玉估计是打我电话一直占线,有点冒火,开口就问艾哥你个傻B又在给哪个打色情电话?我说在和朋友谈事情。他问我,艾哥今天晚上有时间没?我问他什么事?他又冒火,骂道你他妈别怨我,本来想今天晚上把娟娟给你搞上床,你居然忘了?我一笑,说小段谢谢你好意,改天,这几天特别忙,别说一个娟娟,估计你有本事把张曼玉给我摆到床上,我也没时间冲动。段玉说爬,小艾,听胥波说你娃这两天在冒充英雄救美?
  
  段玉这个情圣名堂多我承认,但是听他口气,好象娟娟压根就是他家喂的一只猫,他想要放到我床上就能放上床?我说段玉你给老子听好,迷奸可是犯法的。再说把女人迷到床上,死鱼一样,味同奸尸,也很无趣。我问段玉,我说你他妈的是不是买了“伟姐”?段玉笑,说老子才没那么低级。
  
  方洁今天的情绪非常不对,我感觉她应该不仅仅是为了江都医院那鸟事。这两天为老太太,我们相处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多,我感觉这姑娘并不是我以前看到那个一到我们科室就乐呵呵的女人。分明感觉她有些心事重重,我问她,我说方洁你是不是不舒服?方洁抬头望了我一眼,给我一个看不清内容的表情,问我艾哥你今天晚上有空吗?我说有啊有啊怎么?方洁说,那呆会你陪我去“真爱”坐会吧,我赶忙点头。

查阅用户资料 http://wzx2128.yahubb.com

2 回复: 色医艳情录(4) 于 3/11/2009, 19:48

yi kan

查阅用户资料 http://wzx2128.yahubb.com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