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赵家高中教师论坛

教师之家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色医艳情录(3)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色医艳情录(3) 于 19/10/2009, 18:40

(019)
  
  苟圣和卫生局的关系,我早有耳闻,这事情要公办,看来难度有点大。我和苟圣差不多也算一起嫖过娼的酒肉朋友,我说老苟啊这次情况有些特殊,你看能多退小妹一点不?苟圣低头点了一根烟,若有所思,说小艾,看在你面子上,我破个例,全退。说完去了收费室,拿了950块递给柯莲,苟圣的举动让我颇感意外。
  
  柯莲接过钱,双手颤抖,两行热泪悄然滑落,把钱捏得紧紧的。
  准备离开的时候,苟圣把我拉到一边,奸笑着问我,小艾,上次给你说的事情怎么样了?我一时有些迷糊,问他,“什么事?病人还是帮你家找保姆的事情?”。苟圣抬头望了柯莲一眼,说,“业务的事情以后慢慢谈”,我突然明白,这烂人估计在打柯莲的歪主意,我瞪了他一眼,骂道,苟圣你他妈就不怕生个娃儿没***?苟圣哈哈一笑,“我儿子大学都快毕业了,还生毛啊?”,我知道,他有个儿子在成都中医学院读书,长得蛮帅气,一点不象他老汉,估计是他妈偷过人。
  
  苟圣送我们出门,路过他办公室的时候,里面一个正在往桌子上丢钱的赌徒,看起来十分面熟,但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告别时,苟圣说,小艾开车要注意安全。我回头一笑,说老苟,你个龟儿做事情要合适点,不要太过分,还记得那年市三院眼科的事情不?苟圣说当然记得,不就是遭一个病人炸了?主任和另外一个医生当场死亡?我笑说你记得就好,当心好久老子来把你们医院也炸了。
  
  带着柯莲回到我们医院,我直接去急症科,方洁还守在那里,表情十分焦急,见我就问,“怎么这么久啊?你电话一直打不通,还担心你出什么事情”,我笑说你傻呀我能出什么事,安排好柯莲,让她和方洁呆在一起,我直接去找老马,他是老太太的主管医生。
  马医生问我,小艾这老人家是你亲戚?我说算吧她怎么怎么样?马医生叹了口气,表情凝重,我知道情况不好。原来,老太太肝癌晚期,全身转移,门静脉高压,刚才已经出现严重的上消化道出血了。“小艾,你要节哀,你肯定知道,这情况已经没什么治疗价值,估计没几天时间了”,我点了点头,说我去商量一下。
  
  中午,我带方洁和柯莲去医院门口川菜馆吃饭,饭后我叫柯莲先回医院。
  我给方洁倒一杯热茶,在这个人情冷漠的社会,她今天的行为让我心生感动,我笑着问她,我说方洁,你今天为什么要帮这个老太太?方洁转头望向窗外,淡然一笑,说得轻描淡写,“没什么,我只是感觉她太象我奶奶”。
  方洁说话的时候,我发现她眼睛里,分明有些晶莹的东西,在闪烁。
  
  我把老太太的病情详细地给方洁讲了,方洁长叹一声,良久不说话。我抽出一根烟点燃,说方洁,我有个想法。方洁望着我,瞪着一双好看的大眼睛,问,“艾哥,你打算怎么办?”.
(020)
  
  那天中午,我把老太太的病情详细地给方洁讲得很清楚,方洁除了不停的叹气就是摇头,显然,方洁是一个善良的好姑娘。
  后来,我说,“方洁,老太太在医院继续下去也不是办法”,方洁当然不傻,一定明白,老太太除了没什么治疗价值,每天上千的费用,估计压在谁身上都显得沉重。方洁问我,那艾哥你说我们应该什么办?
  
  其实我心里早已经有了主张,我说方洁,我准备把老太太送到郭亮那里去。方洁问郭亮是谁?我说是大学时住我下铺的兄弟,方洁一听有些不解,我告诉她,应该没有问题。
  
  郭亮是一个杂菜,这家伙在大学时和我进同一文学社,我写诗,他编色情小说。自从那次他半夜翻墙出去看黄片,回来的时候摔成脑震荡,我再也不敢标榜自己是文学青年,我丢不起那人。
  毕业后,郭亮去了江北区一厂矿医院,后来辞职做了两年医药代表。婚后为了稳定起见,他老婆又喊他去做医生,几年时间,重庆的各大民营医院都呆过。他和高飞一样,有个特长很是惊人,上次一起吃饭,听他俩吹嘘,说问诊的时候,不超过三句话,就清楚病人身上带了多少钱。
  后来郭亮游荡到沙区火车站附近的一家医院,沃太华,名字听起来很是洋气,仿佛是外商独资,实际上是浙江来的几个土匪,靠伪善的广告大行吭蒙拐骗,每年的广告投入听说上千万。医院有规定,凡是进门的人,无论男女老少健康与否,一律通杀,医生必须至少在每个病人处方上下单380以上。
  沃太华经常招聘一些退休专家撑门面,那次我有事情去找郭亮,看见我们医院退休很久的骨科老教授,估计不低于90岁,走路摇摇晃晃一看就有严重的“帕金森”,而且还发现他腰下挂着一个袋子,分明就是一引流管。
  
  郭亮在沃太华干了几天,压力实在太大,最主要是有一次把一个阑尾炎病人送上手术台后下不来,关不了腹,后来把病人紧急送到我们医院处理的时候,郭亮连当月的薪水都没要就逃跑了。
  从沃太华出来,郭亮和她老婆租了一诊所执照,开了一家夫妻店,听说生意好很不错。
  郭亮曾经给我讲过一件怎样非礼女病人的事情,我骂了他三个月,这烂人简直不是一般的烂,我甚至都不敢写出来,很怕他被人肉,估计他不被打死,也得被口水淹死。
(021)
  
  郭亮曾经在酒后给我讲,那天中午,他老婆因故外出,诊所来了两个人,看样子是母女,女儿年龄在16岁左右,非常漂亮一个小妹,读初三,高烧,考体温腋下39度6,确诊为化脓性扁桃炎。妈妈因急于上班,就把女儿单独留了下来。
  
  郭亮先给予肌注2毫升复方氨基比林,然后静脉输液,一组头孢加病毒唑,一组双黄连,治疗方案没错,错在这时候他色心***,小妹躺在床上输液的时候,他拿了一块纱布,粘满酒精,解开小妹的衣服,在人家尚未完全发育的乳房上涂抹。
  小妹高烧本来就有些迷糊,问他,医生怎么你这样?郭亮说,小妹啊医生叔叔给你物理降温。然后那小妹一直紧闭双眼,无奈的放任他胡作非为,离开的时候,小妹表情痛苦,不知道是依然病痛还是羞愤难当。
  
  那天郭亮讲完这事后,问我,艾哥我是不是禽兽?我说你他妈千万别侮辱“禽兽”俩字,禽兽做不出你这些烂事,说完我丢一啤酒瓶子给他,好在这烂人反应极快,只伤了点皮毛。
  
  下午,我和方洁一起,把柯莲找出来,策略的给她讲了老太太的情况。小女孩并不笨,在有充分心理准备的情况下,依然哭得趴在地上,拉都拉不起来,女孩子心软,方洁在旁边也是梨花带雨,成了泪人。
  
  我随即给郭亮打电话,给他讲了这个事情,我说把老太太暂时放他诊所,以目前的情况,基本上也只能是一些支持和对症治疗,基本药品由他诊所出,止痛的度冷丁我来想办法。
  我特意告诉他,我说郭亮你个烂人,只准收点成本。郭亮本就耿直,“艾哥,说这些,随时送来就是”。
  
  我和方洁一起为老太太办理相关手续,就一天时间,花费了3800多。我说方洁,艾哥最近手头有点紧,要不我们AA?说完随即数了两千,方洁说艾哥你的情况我多少晓得,这次我出。我笑说方洁你不耿直,好事一起做,你想独吞这个好事啊?方洁这才勉强接过我的钱。
  
  办好手续后,我问方洁,你说3800得买多少猪肉?方洁笑而不语,我说平时还不觉得,今天看来这病老百姓还确实是生不起。方洁点了点头,我笑说方洁啊你看你身体长这么苗条,平时得锻炼,最好别上医院。方洁抬手一指,说艾哥你看你这肚子,都怀孕7个月似的,你才应该锻炼,你多半有脂肪肝,是吧?我“呸”了她一声,说方洁,都怪你们这些药串串,要不是你们,今天老太太最多花费不到800,方洁想了想,点头说是啊,确实是这样。
  
  从医院出来,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我让方洁她们在车上等我,我先去旁边的银行,今天应该是给兰馨汇钱的日子。
  昨天从李浩那里领的7000多,现在身上只剩下不到4000,我给兰馨的卡上打了3000,稍后拨通兰馨的电话。
  我说,兰馨啊,我已经给你打钱了。兰馨问,好多?我说兰馨,很不好意思,这次只有3000,过几天我再打给你。兰馨没有问原因,语气依然是不冷不热。
  
  “兰馨,你最近还好吗?”,我问。
  “老样子”,兰馨说。
  “照顾好自己,如果想回来就回来,好吗?对了,上次求你的事情,怎么样?”,我问。
  “什么事情?”。
  “照片的事情,女儿的照片,能寄几张给我不?”我说。
  
  兰馨“哦”了一声,说女儿不喜欢照像,很久没有照了。
  我再一次失望,女儿离开后,有3年多没有看见女儿了,连女儿的影子和照片都没有见过,女儿现在长多高了?长得象我吗?。。。。。。。太多的心事,不敢回忆!
(022)
  
  把老太太送到郭亮的诊所,安顿好一切,已经是下午4点,老太太经过医院一天的抢救和治疗,略微好转,不过我心里清楚,可怜的老人家,来日不多,已经处于弥留之际了。老太太似乎明白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望着我和方洁,浑浊的眼睛里,满是泪水,眼神充满无助和感激,甚至还有其他更多的东西,让人很是心疼。
  
  当天晚上,我和方洁本来想安排柯莲好好休息,方洁在杨公桥租有一套房子,两居室。方洁说,“艾哥就让小莲晚上和我一起住”。我说那好吧,我一个单身男人也不好安排。但是柯莲执意要留下来陪奶奶,想老人家在世时间不多,也就同意小莲在诊所守护。
  郭亮的鬼德性我懂,离开诊所的时候,我刻意把他拉到一边,说郭亮你小子得把柯莲和她奶奶照顾好,末了我一语双关的说,郭亮要是柯莲有什么意外,老子绝不饶你。
  
  忙碌一天,方洁明显有些心力憔悴,送她回家的时候,方洁在车上睡着了。车窗外,今夜的街灯异常温柔,晚风徐来,方洁额前的一缕秀发,随风飘扬,此时,在方洁的梦中,会是什么故事呢?
  而此时,远在千里之外的兰馨,又在做什么呢?我可爱的女儿,现在是不是在电视前,天真的微笑着,观看喜羊羊和灰太狼呢?
  
  车到方洁家的楼下,正在她问我艾哥上去坐会不?我的手机猛地一振,高飞找我。我告诉方洁,说你已经很累了,改天我再登门拜访,方洁低头一笑,说那好吧,你也早点回家。
  
  高飞找我,不用说是为了他那破事,我说高飞,我今天忙了一天,晕头转向,对了,你们老板找那记者没有?高飞似乎喝了酒,长吁短叹,说艾哥,老板今天找到那傻子,给他1万,叫他把这事情捂下来,但是那小子根本不买帐,看来惨了,你尽快去找找那个记者朋友嘛。
  
  其实我认识那个商报的女记者叫曾佳,有好几次来我们医院采访吴咪咪,想挖点关于重庆电视台“今夜不设防”那几个女演员隆胸整容的内幕,医院整形中心对患者资料绝对保密,结果曾佳和我们几个吃了几次饭,猛料没有挖到,被我们三个相继挖上了床。
  高飞托我去找曾佳,估计难度有点大,一“日”夫妻百日恩,那只是一个很美丽而遥远的神话。
  
  我厚着脸皮拨通曾佳的电话,把高飞的情况大致说了一遍,没想到曾佳这小妞还有点念旧,说艾芝你个死男人,好久没找我,还记得给我电话呀?我笑说,佳佳妹,我就是忘记我妈也不可能忘记你。曾佳娇嗔的骂了一声,“你个贱男人”。
  挂电话之前,曾佳说艾哥那我明天去帮你问一下这事情,不过能不能帮上你忙,就不知道了。
  
  回家洗澡后,正欲上床休息,相继有两个电话找我,一个胥波,一个段玉。
  段玉说,艾哥,好事情,明天晚上,我保证把娟娟给你送上床,我问段玉,你他妈是不是把传说中的***搞到手了?
  胥波问我今天在忙什么,我给他讲了。胥波说,艾哥你注意休息,安排一下时间,这个周末,我们有个活动,你必须得参加。我问他什么活动,胥波的语气非常神秘,笑着说艾哥,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保证很刺激。

查阅用户资料 http://wzx2128.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