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赵家高中教师论坛

教师之家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色医艳情录(2)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色医艳情录(2) 于 15/10/2009, 12:14

(010)
  
  在我已经的人生中,我不清楚,我的身体到底出过多少次轨。以往,在扑向女人身体之前,我总会尽力找出一万个理由来说服自己,我会搜肠剐肚回忆兰馨的不是,会搜集她性格方面的总总缺陷,甚至会揣测,兰馨给我的第一次没有落红,究竟是不是她说的那个原因,仿佛要暗示自己,这次是非出轨不可。其实,我明白,我所依赖的这些,无非是想让自己在高潮后的失落中,少背负背叛的愧疚和沉重。
  而现在,自兰馨离开之后,不知从何时开始,我早已经忽略那些烦琐的程序,直接任自己的冲动,如山洪一样,肆意放纵。
  
  三年来,有件事情,象一块巨石,压在我心里,多少次,在寂静的夜里,总在恶梦后,让我喘不过气来。那一次,那个网恋多日的广州女人,决定来重庆看我,计划陪我三天,我早就对兰馨撒好了谎,我说我要去成都出差三天。而当兰馨突然出现在南方君临大酒店的门口,把我们堵在大堂时,我当即就傻了眼。而清楚我这个谎言的人并不多,我却一直没有想明白,究竟是谁出卖了我?
  
  我后来对兰馨的一切解释,都显得苍白无力,当兰馨决定要带着女儿回她的老家武汉时,我现在唯一还能记起的只是,只是那个凄风冷雨的下午,兰馨无声的眼泪,但是,当时有件事情,让我迷惑不已,以兰馨的性格,我实在不明白,离开重庆的时候,她为什么一直没有提出离婚?
(011)
  
  燃情坊的妈咪看来是训练有素,非常热情,把我带到过道尽头的一间房。房间不大,但还算整洁干净。妈咪微笑着问我,哥哥是第一次来这里?我恩了一声,正想喊她安排一个漂亮的妹妹,刚才那个皮条客已经带了7个小姐进来,问我,大哥你随便挑。我的目光迅速在7个姑娘身过了一遍,发现有两个还不错,一个偏胖的小妹看起蛮洋气,另一个看起象学生,估计初中毕业还不久。
  
  我转头问皮条客,我说双飞好多?他说大哥,对不起,我们这里的妹妹都不做双飞,我装作老嫖客的样子,“靠”了一声,随即又问,那全套呢?皮条客说大哥,真没看出来,你还多会耍的,全套380,快餐200,你包夜不?包夜500。我说,兄弟,你们这里已经接近4星极酒店的消费了?皮条客的表情非常夸张,说,不会吧大哥,希尔顿快餐都是800,再说,你看嘛大哥,我们这里的妹儿,绝对不比酒店的差,是吧?
  
  7个小姐站成一排,妈咪在旁边一直微笑得很虚伪,她们象围观一个市民和菜贩子讨价还价一样,表情淡漠,只有一个小妹,看样子是个老手,一直用一种初恋般的眼神,深情地望着我。
  我故着欲走状,皮条客赶忙说,大哥那这样,你初来咋到,给你优惠,快餐150,你随便挑。我望了一眼那个“深情”的小姐,抬手指着偏胖而洋气的妹妹,说,“就要她”。
  胖妹脸上的表情,刹那间,泛起一丝骄傲,间或有些感激,望着我微笑。
  
  其他人带着各种表情相继离开,那个刚才还“深情”的小姐,一脸失望,我关门的时候,听见外面有人小声在骂,“日,骚眼睛”,估计是她。
  我刚栓好门,胖妹已经熟练地褪下全身衣服,一丝不挂,两个雪白的大咪咪傲然挺立,我站在床前,望着她,就象一匹饿狼捡到一只死羊,猛然间没了食欲,我抽出一根烟点燃,我需要酝酿一下我的情绪。
  
  胖妹潇洒的在床上摆了一个“大”字,我感觉这床有些偏小,窗帘好象也不能完全遮光,问她,妹儿还有其他房间没?胖妹说,哥哥这是我们自己休息的房间,今天客人太多,没有其他空屋了,说完就伸手直捣我的裤裆。
  我灭了手上的烟,爬到床上去,胖妹动作非常熟练,迅速帮我解开腰带,扯下我的内裤,转身从她的小包摸出一个安全套,准备给我带上,我说,“妹儿,不要慌”。
(012)
  
  兰馨头也不回离开重庆之后,在一个繁星满天、月华如水的晚上,我曾经有感而发,写过一首诗,我疲惫的心/真的阳痿了/而我的jiba/棒硬。然而,今夜,我作为男人最后的道具,我可怜的SHENGZHIQI,都莫名其妙的温柔如猫,趴而不举了。
  
  我示意胖妹,让她的手轻捏我的鸡蛋,她坚挺的乳房,裸露在面前,竟然象干枯的面包一样,让我感觉索然而味。此时的胖妹,表情怪异难辨,估计她在想,“妈的,这样也来嫖娼?”。
  终于,在胖妹的努力下,我大腿内侧开始暗流涌动,逐渐汹涌,并澎湃开来。胖妹的眼神,也刹那职业性的变得迷离。我正欲趁势扬鞭上马,我的手机突然铃声大作,很是扫兴。侧身抓过来一看来电,王凯,王主任。我赶忙嘟嘴竖起食指,暗示胖妹别吱声。
  
  王凯50多岁,我们科室主任,硕士导师,成都人,我的校友,外表不差,就是脑袋上头发过于谦虚,这家伙好赌,尤其精于“成麻”,经常不是做清一色,就是搞杠上花,极少见他放炮。但是泡忸,他运气极差,上次有个上消化道出血的病人家属,27岁,颇有姿色,刚结婚不久,他就给人家点了一个大炮,而且是一炮双响,整了个双胞胎。最后还是我出面帮他摆平,只可惜,他多年的私房钱,8万,一炮清空。
  
  王主任和我关系极好,一来是校友,另外因为有相同爱好。我们医院历来有个问题,院长来自重医,书记毕业于华西,两派互不买帐,势同水火。胥波虽然也是华西毕业,但我们才进医院的时候,同居一年,住单身宿舍508室,所以和我关系也不错。我现在都还记得,当时18个平米的寝室,中间就一布帘相隔,一前一后两张床。那时候,胥波经常带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回来,一到半夜,我总是被他破床的吱嘎声惊醒。想来那些女人也怪可怜,高潮的呻吟只能咬着被子,憋死在阴道里不好出声。有天晚上,一个被他从舞厅带回来的风骚少妇,被活生生憋哭,隐约还听见她说胥波,“RI你妈,批个烂屋,以后不准再来找老子”,稍后就听见她起床离开的脚步声,出去的时候,门被少妇摔得山响,那天晚上,我和胥波,都彻夜无眠。
  
  王主任这时候打来电话,估计是约我打麻将,接通后他就问,小艾你现在干嘛?我刚才好不容易升腾起来的欲火,早已被电话铃声扑灭,我忧伤的望着胖妹下面浓密的YIN毛,一手抚摩她的咪咪,我说王主任啊我现在学习,你找我啥事?王主任说对了撒小艾,要上进哦,周副主任马上快退休了,你和胥波都有希望接他的班。我正想回他说谢谢主任关心,他接着又问,小艾你现在看什么书呢?我说报告主任,我正在复习人体解剖学,边说边在胖妹咪咪上抓了一把,胖妹身体一抖,差点笑出声。
(013)
  
  上次和肖伟在瓷器口江边喝茶,他问我,小艾你和兰馨的事情,到底怎么打算?肖伟是我同乡,比我大两岁,他弟弟肖勇是我小学同学,肖伟西政毕业后留校任教,平时挂在两路口一家律师事务所。
  我说我没什么打算,就这样挺好。肖伟说小艾你别装了,你这样朋友们都怪难受的。我说哪有?我这样不挺好?想约会就约会,想做爱就做爱,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说完我转过头,看嘉陵江,孤帆远影,寂水东流,鼻子蓦地泛酸。
  
  肖伟说,小艾你知道不,你们分居已经三年多,可以提起诉讼离婚,你这样下去总不是办法,还好你妈现在不晓得,否则担心老人家被你气出毛病。我说还需要气?我妈本来就老火,慢支炎、肺气肿、肺心病。
  肖伟叹了一口气,说小艾要不你再去一躺武汉?
  我赶忙摇头,兰馨回武汉之后,我厚着脸皮去找过两次,第一次老丈妈连门都没让我进,后一次我在她家门口坐了一宿,那夜,寒风萧萧。第二天小舅子回来,提一把菜刀,准备砍我,说,“艾芝,你他妈丑事还做得不够?再来纠缠我姐,小心老子费了你”,早前听兰馨说过,她弟弟在汉正街操社会,估计他也不只是吓唬我。
  
  肖伟说小艾啊你们这样拖着总不是办法,对了希希快4岁了吧?他一提起我女儿,我沉默无语。
  “你怎么哭了,小艾?”,肖伟感觉自己有些冒昧,赶紧问我。
  
  我凄然一笑,揉了揉眼睛说,没什么啊,进沙了吧。
  我说肖伟,这世界很公平,欢娱和眼泪总是成比例,得失总有定数,正所谓,出来混,迟早要还,我现在就是还债。
  肖伟递一根烟给我,问,小艾你还在一直给兰馨寄钱?我点了点头,说是啊,每个月的收入除了自己生活零用,给老家父母寄点,余下的都打给兰馨的信用卡。肖伟给了我一个不解的表情,我说,兰馨生存能力不是很强,我担心她在武汉的生活,再说,还要带女儿。
  
  肖伟摇了摇头,我说肖伟我有个感觉,我觉得兰馨快回重庆了,他问我为什么,我说我婚后背叛了兰馨4年,我偿还她4年,我估计明年她应该回来。肖伟问,你怎么知道?我说,前几天和兰馨通过一个电话,我隐约有这个预感。
(014)
  
  刚才王主任那个不合事宜的电话,差点让我熄火,挂断后,我彻底关机。
  胖妹年龄虽然不大,看来已是久经沙场,作战经验相当丰富,在胖妹的诱导下,各种体位都厮杀了一翻,不过胖妹让我在她身上,面朝窗户,让我很是不爽,窗帘遮光不好,我生怕对面有人在欣赏现场直播。
  一阵癫狂之后,云淡风轻,胖妹帮我褪下安全套,提在手里,看了又看,似乎要把里面的小蝌蚪数清,我说胖妹你有病啊?胖妹笑说,哥哥厉害,这么多水。我说爬爬爬赶快穿衣服,钱给你还是交前台?胖妹说,有人来收。随后她穿好衣服把门打开,手提我的蛋白质,摇摇晃晃的离开,我很诧异她为什么不顺手丢在旁边的垃圾袋。
  
  我迅速收拾整理好衣物,正欲买单逃离这个恶心之地,突然进来一猛男,看年龄估计在25岁左右,肌肉很是发达,估计练过健美,不过这厮似乎有些来者不善,脸上表情冷漠,充满萧杀之气,我心猛地一沉。
  
  我心想,妈的怪了,我来消费本是你家上帝,看你表情倒好,就好象我差你很多钱不还。我从包里抽出200,这时候他把门关上,开口说话,“3680”。我一惊,以为自己听错,问他兄弟你说好多?猛男冷冷的重复,“3680”。
  我心一慌,当即明白,今天遇到状况了,但是脸上依然镇静,我递一根烟给他,说兄弟把烟点上,有话好说。猛男脸上依然没有表情,我说兄弟,刚才不是说好快餐150?
  
  猛男轻蔑的望我一眼,说你进来没有看价目表?我想妈的,什么年代,妓院居然也搞得明码实价?我说没看见什么表,刚才那小崽儿不是说好150?猛男说,你他妈听他瞎说?他算什么东西,这里我说了算。
  其实这时候,我心里早已经明白,今天是遇到土匪了,说什么都白搭。
(015)
  
  我说兄弟,做事不要太过分,过分对谁都不好,对不?重庆五星级酒店包个夜也才1800,还全是模特和大学生。猛男这时候说得跟直白,今天就是给你个教训,不熟悉的地方不要去乱整,不要见了女人就想上。他既然已经说到这里,说什么都是空话,我说兄弟,我今天认栽,嫖情赌义,我算花钱买个教训,但是,我现在身上钱不够,要不我打电话叫朋友送点过来?猛男见我摸出手机准备拨打,说,你身上钱不够?多余的算我的好不?我突然有些冒火,说,难不成你还要搜我身?他说那倒不至于,不过你如果要打电话,那我就不要你钱了。
  
  他这句话很毒,不要我钱?我分析有两层意思,一是威胁,我如果打电话叫救兵,意思是他不要钱,直接扁我。如果我是打110,到时候他有理由为自己开脱。我现在不确定他是怕我叫救兵还是怕我报警,我估计他应该清楚,我报警的可能性非常小,虽然我当时曾一度想拨打12315投诉。
  
  在炮房狭小的空间,我和猛男对峙,空气一度有些紧张,其实刚才进“燃情坊”的时候,我就看见过他,另外还有好几个精壮男人,但是以我往常经历,妓院有几个男人也很正常,实在没往坏处想,久走夜路要遇鬼,这话看来确实不假。
  
  就这样对峙下去,显然不是办法,报警无疑是两败具伤,我输不起,罚款5000问题不大,拘留就麻烦,要是传到医院,那我这辈子就色名远播了。说来也汗,我当时甚至这样想,要是他们给我来个杀人碎尸,估计警察破不了案,如果我真的葬身妓院,恐怕就永世都作风流鬼,不得超生了。
  
  然而就这样乖乖交钱,那我也太不男人,恐怕得成为他们妓院一大笑话,我说,兄弟,你刚才说的什么价目表,带我去看看,其实一来我是给自己找个台阶,另外我也确实想见识一下这个天价的价目表。
  猛男把我带到大厅,在一盆景后面的墙上,确实有张价目表,前面的消费价目还算正常,洗脚30,按摩25。。。不过后面有点奇怪,房费80,帝王套餐,360。在我仔细看这张表时,之前和我云雨那个胖妹一直低着头,正在我搜索3680在哪里时,听见有人骂,“批骚眼镜”,我寻声回头一看,又是之前那个深情的小妹。
  
  我转头问猛男,我说哪有什么3680这个价?猛男突然火了,吼道,“你他妈瞎子啊?帝王套餐”。
  听他这么一说,我这才看清楚,帝王套餐360后面,还有一个0估计不用放大镜看不出来。我说兄弟,你这个帝王套餐包括些啥子哦?猛男很不耐烦,说你他妈傻呀,就是RIPI,我不可能直接写上去。
  事到如今,徒叹奈何,摆明要抢你,你还得配合,我说兄弟,你这什么帝王套餐,分明就是一霸王套餐。猛男一听,火了,你他妈听好,老子今天就吃你的霸王餐,边说边招呼旁边几个男人,“把他给老子看好,不给钱不准走”,说完猛男就快步离开进了一间房,我也随即跟这家伙进去,其实我已经做好给钱走人的准备,不过是尽量争取个“优惠”价。
  
  猛男似乎没意识到我会跟他进去,一边把我往外面推一边喊,“把这个批傻子给我拉出去打”,被推出来之前,我看见他那间房里,还有两个面如死灰的男人,看表情,估计和我一样,是上了当的嫖客。
(016)
  
  我敢肯定,市政府第一个提出把“美女”作为重庆城市名片的男人,不是一个资深嫖客至少都是一个烂人,这傻B也确实傻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不知道他究竟想表达什么?靠美女来招商引资?难不成要把重庆打造为中国的阿姆斯特丹?重庆美女多?能多得过深圳、北京、上海?好几次外地来渝的朋友,饭都顾不上吃,就拉着我带他们去找“妓院”。
  
  在“燃情坊”,我被几个壮男推进炮房,估计他们看我也不象远郊来的菜农,听我声音更不象可以胡乱折腾的外地人员,我想此地也不可久留,再次讨价还价后,2000成交。离开的时候,胖妹望我的眼神有些诡异,之前那个深情的小妹,倒很大方,挥手作惜别状,说“眼镜哥哥,下次再来哈”,我回她,嘴巴上说“恩”,心里骂“日”。
  
  从“燃情坊”逃离出来,外面早已经夜上浓妆,此时,街灯凄清,流萤飞舞,重庆这座糜烂之城,每一个角落都充满恶心的骚味,身边的过客行色匆匆,我怀疑他们都在揣摩我,情绪悄然跌落冰点,我无地自容。
  
  回家后,赶忙洗澡,今夜,我的思绪不敢触击灵魂的每一个细节,我甚至都不愿意自己是个活物,我关闭家里每一盏灯,我怕每一丝光线,我怕每一次声响,我怕每一个回忆。
  我一个人卷缩在墙角,喝掉了大半瓶红酒,后来,我醉了,抑或压根没醉。
  我摸出手机,四处找人,我突然想找人说话,而夜已深,今夜,此时还有谁和我一样没有入眠?
  
  段玉手机通了,他这时候正在打地主,一句问候就挂掉;胥波电话关机,想必这时候他正在酒店以手代笔,在美女的乳房上化圈圈;娟娟那个骚娘们,估计在酒吧已经喝高,没想到平时清纯可人的她,在电话那端笑声异常***。
  正欲关机睡觉,方洁打来电话,问我艾哥你现在干嘛?一句简单的问候,我竟然忽地有些感动。我说在家正准备休息,方洁娇笑一声,问我艾哥你现在是一个人在家吗?我说是啊,你现在找我有事情吗?
 (017)
  
  那夜,我分明是醉了,只顾着自己心中压抑的想法,狂乱的表达。方洁似乎也喝了酒,话也特别多,不过太多的话,现在早已经无从回忆,只记得最后她问我,艾哥,是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好色?我回方洁说艾哥就不色啊,方洁笑了,说艾哥你确实不色,你只是有些***而已。我说小洁,你眼睛很毒。方洁哈哈一笑,说艾哥,张主任哪是什么教授?分明就一禽兽,在KTV想亲我,被我甩了一巴掌。我说,啊?方洁真有你的,恐怕你那一巴掌有点值钱,一个月就好几千哦,方洁似乎并不后悔,说该死的老色鬼。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早上8点,头依然有些晕乎,不过看来今天是个好天气,昨天的所有不快,已经过眼成烟,在脑海里渐行渐远。
  洗刷完毕,准备上班。车行至医院大门口,被一堆人堵住去路,我使劲摁喇叭,终于让出一条小的通道,我小心翼翼的驱车前行,突然有人喊我,“艾哥,是你啊,快下来”,我一看,是方洁。
  
  方洁面前,躺着一个老太太,看年龄应该在65左右,头发杂乱而枯萎,脸色蜡黄,皱纹沟壑相间,腹大如桶,呼吸微弱,看来是病得不轻。老太太旁边,一少女哭声哀戚,惊恐不定。这小女孩估计不到20岁,看衣着是个村姑,不过长得非常清秀而漂亮,身材窈窕,皮肤白皙,一个村野姑娘,出落得如此俊秀,实在是一个奇迹。小姑娘不停的摇晃老太太,“奶奶,奶奶”,呼声凄厉,让人断肠。
  
  围观的人群,闲言碎语,有个穿着光鲜的男人,说,“这小妞不去做小姐太可惜了”,当即引来哄堂大笑。
  
  我开始还以为这老太太是方洁什么亲戚,后来听方洁解释我才明白,原来这老太太是四川南充人,小姑娘是她孙女。老太太最近一直腹痛难忍,才由孙女带到重庆来看病,顺便寻找小姑娘的妈妈,听小女孩说,她叫柯莲,19岁,父亲以前在山西挖煤,8年前死于矿难,柯莲的妈妈体弱多病,后来在家无以为继,来重庆打工,之前做保姆,听小姑娘说,她母亲后来在天星桥一带卖报。
  
  方洁说这婆孙俩好可怜,昨天来我们医院看病,被一医托带到一私人医院,开了一大堆草药,小姑娘在家卖掉唯一那头猪,甚至连正在生蛋的母鸡也卖了,奏了980块钱,昨天下午看病就花了950,后来有好心人提醒她们遭骗了,所以一大早就来这里寻找霉她们的医托,估计是没找到人,老太太一着急就晕了过去。
  
  方洁说,艾哥赶快啊,看来这老人家快不行了,把她送到你们医院去吧。
  听方洁这样一说,我有些为难,上次我就因为这样替一个病人垫付了1000多。方洁似乎看出我的犹豫,说,“艾哥你帮帮我,先送到你们医院,我去交钱”。望一眼外表酷似我母亲的老太太,我猛然一阵心悸。
  
  我和方洁把老太太送到急诊科,紧急抢救,一套检查出来,老太太肝硬化、肝癌、肝腹水,肿瘤全身转移,已经是晚期,来日不多了。想必这可怜的老太太,在家中已独自了承受了怎样的病痛。
  
  我叫过柯莲,没有告诉她婆婆的真实情况,小姑娘面容憔悴,看来是非常肌饿,一时不好问她婆孙俩昨夜是哪里睡的,我吩咐方洁去医院门口给她买六个包子,方洁离开后,我问她,“柯莲啊你昨天和婆婆去什么医院被骗了?”,柯莲想了想,说,“叫什么天。。。叔叔,后面一个是繁体字,我不认识”,小姑娘羞涩低头的一瞬间,我明白了。
  
  我决定呆会就去找他,狗日的苟圣,他妈的简直就是一条狗,畜生!
  
 (018)
  
  这世界从来都不公,弱肉强食,权利和财富、灾难与贫穷总是相生相伴,交相辉映,让这个世界显得既精彩而又悲情,一副娇好得让人惊叹的面容,惊艳地长在柯莲身上,于她,是喜是悲?谁也说不清。
  
  老太太肝昏迷还在继续,我让方洁在旁边守侯,王主任刚才打来电话,问我小艾你不记得今天是大查房?我说今天身体不舒服请假休息,王主任不声不响挂了电话,估计他心里在想,这个小艾真还是烂泥扶不上墙。
  稍后高飞又打来电话,问艾哥拜托你的事情怎么样了?我敷衍他一句,说我马上联系那个女记者,随即将电话关了机。
  
  我叫上柯莲,柯莲在车上一路沉默无语,表情默然而无助,我安慰她几句,小姑娘的眼泪猛然象在下雨,但是咬着手指没有哭出声。
  我将汽车停在天圣医院门口,问柯莲,“昨天你和奶奶是在这里看的病?”,柯莲怯怯的点了点头。
  
  还真没想到,天圣医院生意还不错,大厅熙熙攘攘挤满了看病的人。我带着柯莲直奔苟圣的办公室,与其说是他的办公室,还不如说是他的娱乐室,来过几次,都是一屋子的人在里面赌博。
  这次也不另外,推开门就见里面乌烟瘴气,几个人正在“砸金花”,看他们疲惫的表情,一定又是一个通宵。
  
  苟圣看来运气不错,面前堆了不少人民币,一见到我先是一楞,接着笑说,“艾大医生啊,今天怎么有空来视察我们的工作?”,边说边甩了一根烟给我。
  我表情有些僵硬,苟圣不是傻子,他心里肯定明白,我一大早来拜访他一定没好事,随即带我们进了隔壁空置的办公室,
  
  苟圣这烂人一双小眼盯着柯莲,垂涎欲滴,让人很是厌恶。我说苟圣,推开窗户说亮话,直接点,这小妹的事情,你看怎么办?苟圣先是装莽,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我让柯莲把昨天的经过告诉了他,他说你们等着,随即出门,估计是去问昨天上班的医生,回来后苟圣一脸沉着,说小艾你别激动,这是你表妹?
  
  我说苟总你别管她是哪个,小妹那么可怜,你们恨得下心坑人家?苟圣嬉皮笑脸,说艾大医生,我们也要生存啊。看他的样子就很不爽,我有些冒火,问他你到底是退钱还是不退?苟圣低头一想,说,小艾你看这样好不?我收点成本就是,退你们100。
  
  我说,"苟圣,你他妈别太过分,要不我们去卫生局了这事?"苟圣听我这样一说,脸色徒变,阴笑一声,说小艾你什么意思?威胁我啊?卫生局?老子现在一个电话给他们医政科的秦科长,我喊他10分钟到我这里报道,他龟儿绝对不敢第11分钟出现在我面前,艾医生你信不?

查阅用户资料 http://wzx2128.yahubb.com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