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赵家高中教师论坛

教师之家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色医艳情录(1)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色医艳情录(1) 于 14/10/2009, 11:13

 006.
  
  李浩准备的晚宴相当丰盛,而我并没有食欲,餐后,胥波问我去不去“真爱”喝酒,我问他都约了哪些人,他说除了“吴咪咪”还有两个美女,吴咪咪其实叫吴忠信,是胥波在华西医大的同班同学,我们三个当初同时分配进医院,一年后,我和胥波留在消化内科,他去了医疗美容中心,博士毕业后,他又去韩国进修了两年,专攻乳房整形,据他自己说,金喜善的胸部就是他做的,是真是假,无可验证,但是从他和金喜善的几张合影来看,也并不完全象在吹嘘。
  回国后,吴忠信成了医院的首席乳房整形专家,甚至在国内都颇有知名度,这个帅气的家伙所从事的职业,用胥波的原话说,“他的双手粘满了美女的乳汁”。
  
  从李浩那里领过属于我的“信封”和VIP卡,我婉拒了胥波的邀请,一来因为娟娟的事情整得我有些郁闷,另外胥波约的那两个美女我见过,其中一个南坪的女人,27岁,听胥波说在QQ上认识,最近想隆胸,不出意外,今天晚上会被他带到酒店“初步探讨一下手术方案”。
  
  从餐厅出来,外面早已经华灯初上,重庆的夜,魅惑而寂寞。
  高飞又一次打来电话,问我,艾哥联系上你那个记者朋友了吗,我说没有。他叹了口气,说艾哥我想喝酒。要是平时,我一定骂他,但是今夜,我连骂人的情绪都没有,我说去吧,你最好再约个人,别喝得太醉。
  高飞听我说完,随即关切地问我,艾哥你是不是生病了?
  或许他压根就是在调侃,但是此时,我竟然蓦地感觉有些酸涩,我说是,我是生病了。
  高飞问,艾哥你到底怎么了?
  我说,没什么,我只是阳痿,随即,我把电话关了机,这个时候,我很脆弱。
  
  徘徊在大街,仿佛每一张陌生的笑脸都在嘲讽我,我象一只被世界遗弃的狼,甚至比狼更寂寞,兰馨离开我已经三年,有关于她的记忆,被我压抑在心的最深处,我不清楚自己究竟从何时变得如此颓废而玩世不恭。
  我下意识的捏了捏刚才李浩递给我的“信封”,估计有7000多,正好,明天差不多应该给兰馨寄钱了
(007)
  
  自从那天,兰馨在床上枕着我的臂弯,睁着一双天真的眼睛,再一次问道,老公这辈子你会背叛我吗?以前每每面对这个问题,想起自己婚后经历过的风月,我心底多少会泛起一丝愧疚的哀伤。而那次,我竟然冲口而出“怎么会?”,我明白,当我已经坦然而平静的面对出轨和背叛,我黑色的灵魂,已经彻底坠入深渊,万劫不复。
  
  时光如水,一晃三年,我虽然刻意的删除大脑里有关愧疚于兰馨的一切记忆,然而曾经的某些画面,终归已经深入骨髓。
  兰馨决定离开重庆之前的晚上,那夜,窗外风雨飘摇,兰馨坐在沙发上,目光呆滞,表情漠然,极象祥林嫂的儿子被狼吃掉一样,口中反复喃喃自语,“艾芝,我从来没想过你会背叛我”,她每念叨一句,我就揪心的疼痛一次,那夜,我以为兰馨真是疯掉了。
  
  兰馨离开重庆后很局限的一段时间,我忏悔过,我甚至都愿意用我一生的艳遇来换回兰馨的那些眼泪。那段时间,在我的悔恨和内疚中,我的所有冲动除了交给右手,全都发泄在一个酷似范冰冰的充气娃娃身体上,以至于后来,即便是偶然在电视上看见她的广告,我都会脸红而感觉自己异常猥琐,好在有一天,估计是我的冲动来得太过突然,由于用力过猛,不小心一口咬穿了充气娃娃的乳房,当天深夜,趁无人之际,把陪伴我多日的“范冰冰”抛弃于楼道的垃圾桶。
  
  今晚,重庆的夜空,月色***,因为娟娟,我已经为自己找好再一次堕落的借口,我决定,我要放纵自己,放任我亢奋的荷尔蒙,与晚风一起飞扬。
  我摸了摸身上的钱夹,径直往小龙坎走去,那里,有我非常熟悉、重庆著名的红灯一条街,目标确定,目的明确,今天晚上,我想要嫖个娼。
 (008)
  
  我明白,当我把“嫖娼”两个字说得象“吃饭”那么轻描淡写时,我已经无限接近于无耻的极限。
  前几天,重庆石桥铺发生惊天枪案,据说是有歹毒枪杀一哨兵,全城戒严,搜索多日而歹徒依然在逃,搞得市民人心惶惶,而我觉得这事情压根离我很远,但是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却把我诡异的和这枪案联系在一起,现在想来,依然胆战心惊。
  
  从三峡广场沿火车北站后面操小路到小龙坎,也就不到10分钟的时间,到了目的地,我才发现,今天晚上的状况有些诧异。这个时候,这个地方,按说早已应该是红灯闪烁,暗流涌动,而今夜,这个地方却好象刚经历过一场大的瘟疫,除了几家一直做正宗泰式按摩的门店依然有些灯火,我以前光顾过的店面全都大门紧锁。我特意去那家有些背角的“妓院”门口看了看,上次在那里耍了个“双飞”,一个小姐估计不到20,另外一个少妈妈工作经验非常丰富,她们两个上下配合,协同作战,那夜,我筋疲力尽。
  
  我一时有些纳闷,难道今天小姐集体罢工—抗日?
  荷尔蒙一旦飞扬,要想压抑冲动就很困难,即便我想撤退,恐怕小弟弟也不答应。我有些彷徨,相熟的女人要临时找来偷欢,不太容易,昨天倒是有个女人在电话里委婉的表达了想和我重温鸳梦的渴望,但是那女人在床上的叫声极为***,当时在大坪白云宾馆,我很担心他的叫声连公路上的出租车师傅都能听见,想起来就让人害怕。
  
  正在我犹豫不决时,手机响了,娟娟打来电话,问我艾医生你现在哪里,我没好气的说,我现在外面嫖娼。娟娟在电话里笑得花枝乱颤,说艾医生你莫乱开玩笑,要不你现在来酒吧喝酒?听段玉说过,娟娟好象业余在汉渝路兼职做吧丽,而她也约过我好几次,有些担心她是那个小酒吧的酒托,所以一直找借口拒绝了她。
  挂了娟娟的电话,我翻出方洁的号码,拨通后就问,方洁你现在哪里?我知道要喊她出来做爱简直是天方夜谈,而我暂时也还没这个想法,我只是无聊时想找她说几句话。方洁那边很吵,勉强听清楚她说在陪哪个医院的张主任在好乐迪唱歌,我很是吃醋,说方洁你经常这样生活就不怕月经不调?方洁哈哈大笑,说艾哥,为了革命工作,我已绝经很多年。
  
  我在心里悄悄骂了一声“日”,挂了方洁的电话,这时候边路的树下有三个鬼影在看我,凭我混迹色情场所的经验,不需要问就知道,那应该是三个皮条客,只是没搞懂,原来这里公开得就差没上CCTV做广告的色情业,今天晚上怎么搞起了地下工作?
  
  这时候其中一个鬼影向我移过来,问我,大哥是不是想耍?我盯了他一眼,不置可否,问他,嘿,弟娃,今天晚上怎么都不开门?鬼影说,大哥你不晓得哇,这几天在查枪案,风声很紧,警察随时都可能来查,所以都关门息业,说完随即又“日”了一声,“他娘的,那个傻B做了案,好***影响我们业务”。
  我一笑,皮条客又说,大哥,走嘛,到我们那里耍会。我问,你们那里妹儿乖不?皮条客看来很是梗直,说,保证乖,保证大哥你耍舒服。我说你们在哪里?他杨手一指,说,不远,就在那个路口,楼上,2楼,安全得很。
  小龙坎这一带我应该是非常熟悉,我跟着他边说边横穿公路,过马路的时候,我似乎看见一闪而过一辆汽车,感觉非常熟悉,只是一时没想起是谁的车。
  
  正在使劲回忆刚才那究竟是谁的车,皮条客说,大哥,到了,我们上楼,我抬头一望,二楼上霓虹灯正象风骚女人的眼睛,妖艳的对我闪烁,“燃情坊”,看名字就知道,这是一个释放精力和精液的地方。
(009)
  
  恍惚间,我蓦地记起,刚才与我擦身而过那辆帕萨特.领驭,应该是苟总苟圣新买的车。这家伙40多岁,四川武胜人,长得极象水浒传里的蒋门神,粗旷不拘。10年前在天星桥菜市场卖牛肉,后来在老乡的引诱下,开始行医,先是游医,后来在小医院承包科室,专治性病。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在离我们医院不远的地方,开了一家民营医疗机构,天圣医院,下面还挂了两块招牌—天圣皮肤性病研究所,天圣肝病研究中心,听名字怪吓人。
  
  这个天天不是研究麻将就是研究女性生殖器官的烂人,在他们医院忙的时候,还经常客串“专家”,关于他的故事,层出不穷。那次,有个年轻人找他看病,人家一坐下他就开始摸脉,估计头天晚上通宵赌博后有些疲倦,搭上病人的手不到5分钟就开始打鼾,年轻人开始以为他在专心号脉,后来发觉他在流梦口水,这年轻人也是喜剧,离开的时候抽出自己的手,横一扫帚在桌子上,让他继续摸,半个小时后,估计是苟圣在梦里放了一杠上炮,惊醒后眼睛都没来得及睁开就说,“妈的,我好霉哦。。。哦,你是浮脉,是肾虚”,我现在都还记得,当时那个做清洁的阿姨,讲起这个事情,眼睛水都笑得流个不停。
  还有一次,一个卖菜的大娘,估计60多岁,小腹隐痛到他们医院,苟圣抓起听诊器在大娘肚子上一阵晃动,说,你是前列腺炎,很严重哦,都快化脓了,把老太太吓得,当场老泪纵横,差点没有要求马上住院,苟圣大笔一挥,开了一个疗程的药,15瓶“前列康”,外加8合进口头孢。半个月后,老太太去了西南医院,胃出血合并肾衰,听说还非常严重。
  
  苟圣和胥波是朋友,我也是通过胥波和他认识,在一起打过几次麻将,熟悉后,这家伙私底下找过我好几次,有次请我吃饭,还有一次以请我喝茶为名,把我带到“大浪淘沙”,给我喊了个小姐,盛情难却之下,我失了身,那天晚上喝酒的时候,那家伙才说出了他的真实目的—喊我从医院“走私”病人给他,据他说,提成非常可观。这可是医生大忌,加上很讨厌他虚伪和奸诈的微笑,我拒绝过他很多次。而这个苟总,似乎一直没有打消过“追求”我的念头。
  今夜,在这个是非之地,和苟圣是巧遇还是其他?我一时说不清楚,我只是在心里暗中祈祷,祈祷那家伙的车在和我擦身而过时,他压根没有看见我。
  
  正在回忆的纠结中,嘻皮笑脸的皮条客递了一根烟过来,已经在催我上楼了,“大哥,搞快点撒”。
  跟随他上了楼,一进“燃情坊”大厅,乳香四溢、玉腿横陈,恶俗的香水味和小姐的坦胸露背交相辉映,正在我眼花缭乱之际,一个看样子是妈咪的女人,径直向我摇了过来,看她的笑容和表情,极象大灰狼遇见美羊羊。

查阅用户资料 http://wzx2128.yahubb.com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