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赵家高中教师论坛

教师之家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情感文学:色医艳情录 引言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写<艳遇实录>时,我曾经承诺过,我说“艳遇”结束之后,会写一篇揭秘医疗黑幕的小说,但是,艳遇终于还是太监了。其实,这篇故事,注定就是太监的命,生命不息,艳遇不止,这个故事本来就没有尽头。
  唯一让我感觉有些遗憾的是,“独上西楼”我写了三次都没有结尾,一来我写作本就有些情绪化,再者是因为,这个故事从根本上,触动了我内心最柔软的某根弦,每每在我准备敲击键盘之时,总会有些无可适从的慌乱和迷茫。
  
  揭秘医疗黑幕,是我一直以来的一个心愿。故事之前,我袒露一下自己的心态,作为医生,倒不是因为我有多高尚,我是一个不能闲下来的人,一旦有些多余的时间,我生命的主题就是吃喝嫖赌。前天晚上,和几个医生酒后打地主,在惨遭一个六炸后,更坚定了我写这个故事的决心。我想,这世界能让我静下心来的事情,除了做爱高潮后的疲惫,恐怕就只剩下写作了。
  
  动笔之前,我咨询了一个律师朋友,我问他,我说网络上的文字能作为法律上的证据不?律师笑了,说你还单纯得比较可爱。我告诉他我的文章中会涉及到不少违法甚至犯罪的东西,我有点担心。律师笑说你个傻B就不知道在文章之前加上一句“本故事纯属虚构”啊,不过最后他又多了一句,说法律不能拿你文章作证据,但是警察完全有可能把这个作线索,这又让我的心,凭空的悬了起来。
  
  前几天,我一个成都的漂亮女网友问我,说艾芝你最喜欢的网络作家是哪个?我回她说,除了慕容雪村,我基本上不看网上的故事。她笑说,怪不得你的文章有他的风格。其实我写“艳遇实录”的时候,压根没听说过那家伙的名字。我说不会吧,我差他太远了。这时候她说了一句话,堪称经典,把我笑了三天。不过,也正是她的这句话,给了我继续写下去的动力。
  
  她说,艾芝,你差他并不太多,你和慕容雪村的区别就是,他是写作之余泡妞,你是泡妞之余写作。
  我不得不感慨于女人的洞察力。
  
  “艳遇实录”之后,基本上断送了我再次艳遇的机会。这篇医疗黑幕之后,我还不能做一个医生?我心里没数。我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某天,我突然消失,我相信,一定是重庆医疗行业所为。
  
  这篇故事之所以迟迟未能动笔,我想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应该是黑幕太多,我一时没想好从哪个角度切入,回扣和红包仅仅是管中窥豹,只见皮毛。有时候想来,这些所谓黑幕,我揭露了又能怎样呢?而作为一个医生,更深层次的黑幕我又究竟知道多少?所以,我还是选择从我身边的医生写起,就让奸医的黑血,流淌于我们的情色故事之中吧。
  
  另有一件事情,应该是我决心把这个故事写下去最大的原因。
  前不久,口腔科的段医生,段玉,在给一个漂亮的少妈妈拔牙时,估计是色心飘荡,媚眼纷飞,把人家一颗好牙拔掉了坏牙还在。少妈妈的老公找到医院,说要么赔一万要么打掉段医生一颗门牙。奇怪的是,后来,钱也没赔,段医生牙也没掉,而少妈妈居然掉到段医生的床上去了,听说,还为他打了一次胎。
  我就纳闷段医生到底使了什么魔法,问了他好几次,后来他说,小艾你这个故事点击上50万我就给你讲。
  我说那好,我一定努力。
  
  色医的故事,从那天晚上,我遭遇一次传说中的“仙人跳”开始。

查阅用户资料 http://wzx2128.yahubb.com
 001
  医者,父母心。
  这应该算本世纪最恶毒的一个谎言,要是每个父母都流淌着医生一样的黑血,这世界,简直不可想象。
  
  结婚之前,兰馨曾温柔的问我,说小艾,你当初为什么选择做一个医生?我轻拥过她,说我母亲身体一向不好,为了母亲的健康,我报考了重庆医科大学。
  从兰馨成我老婆开始,我就担心,这辈子我不会是一个好人,我居然可以打着“善良”的幌子,来欺骗一个深爱自己的女人。其实,我成为医生,完全是鬼使神差,阴差阳错。我清楚的记得,高考时,我的所有志愿都在“苏杭”,只单纯的因为,听说那两个地方出美女而已。
  
  后来,我的担心残酷的得到了验证。三年前,一个女人从广州飞到重庆,我和这个女人被兰馨活捉在南方君临大酒店。之后,兰馨带着女儿,远走武汉。离开的时候,兰馨没有忘记眼泪,却忘记了和我办理离婚手续。
 002.
  中午,高飞就给我打来电话,说艾哥这次我是彻底完了。电话里听他的声音,我就感觉这回他出的乱子一定不小。我问他怎么了?他吱唔了半天,我才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高飞是我在重医的同学,毕业后分在沙区一大型工厂医务室。他父母以前在小龙坎农贸市场卖黄鳝,后来赚了钱,开了一家建材公司。高飞在医务室鬼混一年后辞了职,终日流连于风月。两年后玩累了又准备回医院做医生,这时候他所学那点可怜的医学常识,早已经连同他稀薄的精液,被他遗忘在女人的两腿之间。估计,他已经分不出人的肝脏在左边还是右边了。
  
  后来,高飞去了大坪青楼医院。这家听名字象妓院的医疗机构,以前是驻渝某部的门诊,被几个福建来的农民,倒腾成了一家颇有知名度的性病治疗基地。用他们的广告词来说,“打造重庆男人性福的4S店”。
  我们毕业那年的医生,托卫生部政策的福,免考获得医师证,高飞也不例外。正所谓久病成医,高飞这几年,除了爱滋病,什么性病他没有亲自体念过?所以,他的特长正合福建农民的意。
  不过,青楼医院也实在是过分,凡是女人进去,不是盆腔炎就是宫颈糜烂,凡是男人进去,不是淋病就是梅毒。最离谱的一次,听高飞说,前几天,有一个从贵州大山里来的师院学生,因为被男朋友强行夺去初吻,担心怀孕,去他们医院检查,被一个慈眉善目的女医生,热情的做了一个“无痛人流”,优惠价,680。临走时,头发花白的老医生,拉着小姑娘的手,千叮万嘱,说回去一定要注意营养啊,小姑娘眼泪汪汪。我想,那个飘着小雨的下午,除了她自己,没有人知道,她的眼泪是因为感动还是身体某处在疼痛。
  听高飞说,这老太太来头还不小,据说是重庆某著名三甲医院的妇科教授,享受国务院特殊政府津贴,听起来让人肃然起敬。
  
 003
  
  高飞出事,意料之中,只是没想到,他这次事故,让人感觉有些意外。
  这家伙虽不学无术,但是头脑聪明,没过多久,就被几个福建农民“打造”成一个优秀的泌尿“专家”。听他自己吹嘘,去年有一个摩配老板,因酒后小便有些刺通,被他以“前列腺炎”医了18万,我当时不相信,还骂他,你个傻B以为我也是傻子。那几天,高飞天天抽的是软中华,后来,他还真被医院奖励了一个“新马泰7日游”。
  这次,高飞究竟是被以前的病人还是竞争对手整了,他自己也不清楚。重庆的男人我想应该性福,先前就有4家医院,天天在电视上吆喝为重庆男人的性福保驾护航,最近又在渝北新开了一家“银光男科”医院,投资方据说是首都来的,其实,业内人士都清楚,幕后老板依然是福建人。
  
  高飞在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几近哭泣,这个成天黄色小调不离口的“专家”,说今天上午有个“红体恤”找他看病,尿急尿频,高飞一翻望闻问切,开了一张化验单。
  
  问题就出在这化验单上。
  
  当时高飞望着化验单,满脸愁云,红体恤问他怎么了,高飞说弟娃你麻烦,红体惜先是一惊,指着化验单问他,说医生我到底怎么了。高飞没有说话,只是摇头。红体惜又问,医生淋球菌后面这个(—)是什么意思?高飞说,这个(—)表示你感染了淋病。红体恤有些疑惑,问他,医生这个(—)应该是表示没有吧?高飞使劲摇头,说弟娃你不懂,这个(—)表示你的淋球菌还躺着在睡觉,医学上称之为“细菌休眠状态”,弟娃,你要抓紧治疗哟,趁它还没睡醒就治好,等细菌醒过来你就麻烦了。
  其实上面的对话,高飞不知道重复过多少次,也不清楚究竟忽悠了多少人,但是,这一次,他搞错了对象,据说,红体恤是江北区某局长的公子。
  要命的是,这一次,高飞的整个忽悠过程被红体恤身边那个人悄悄录了音摄了像,而且,那个人自己说是重庆商报的记者。
  
  更要命的是,被高飞指鹿为马诊断感染了淋病的化验标本,压根不是“红体恤”的尿,而是一杯颜色偏淡的老阴茶。
004
  
  现在的记者,本就是一帮无事生非、生怕把小事整不成大事的无聊之徒,而高飞的事情,偏偏就是记者最喜欢的题材,医慌关系历来就是一个敏感话题,看来,高飞这次应该是在劫难逃。
  
  我说,高飞,你们医院领导也是真他妈傻,就不知道在化验单上做手脚?高飞说,自从上次有个傻子拿着医院的化验单,去三院临床检验中心复查发现问题遭罚款8万后,老板交代,以后化验结果一律要严谨正规,具体操作由医生的嘴巴来完成。为此,高法还专门研究出了一套令人叹为观止的“细菌休眠论”。
  
  高飞就差点没有哭,我安慰他,说没什么,你们老板早已经不是福建农民,他们现在的背景是某投资集团,连卫生局都得卖他们面子,再说,你们医院上次有个孕妇活生生死在手术台上,一尸两命,母子不保,几个医闹提着菜刀守在医院门口,后来还不是一样摆平?
  高飞说,艾哥,这次不一样,他们完全是有备而来,如果媒体一暴光,我就真的只有远走“高飞”了。
  
  我说,你娃该遭,怪你妈老汉没把名字给你取好。
  高飞说,艾哥你莫开玩笑,我都想死了,对了艾哥,你认识商报的记者不?
  我说高飞,商报我就认识一个记者,女的,跑娱乐新闻,简称狗仔队,一夜温存后早就没有联系。
  高飞说,艾哥,艾大爷,无论如何,你尽快帮我去找一下那女的,一个单位,她们应该认识,熟人好说话啊。
  我说,今天下午肯定不行,我们科室有事情,很忙。
  高飞有点着急,说艾哥,拜托了,搞定这事情我请你嫖娼,双飞都可以。
  我说,去你妈的高飞,我试试看嘛,你们医院领导晓得这事情不?
  高飞说当然知道啦,我现在都焦麻了,艾哥,晚上我等你消息,明天如果见报我就完了。
    005
  
  最近几天,我们医院在搞什么打击药贩子的“整风运动”,整个医院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中。内科住院大楼进门大厅,有一个好事者用粉笔写了一行字,“医药代表与狗,严禁入内”。
  
  不知道长期开着一辆宝马四处招摇的李老板看见这个有何感想,李浩是我的学长,比我高两级,这家伙以前就一药串串,积累一定人脉后自己代理了几个品种,从奥托到普桑到雅阁,再从雅阁到宝马,三年换了4个车。保守估计,单是我们消化内科,他一个“奥美拉唑粉针”,三年赚了不低于200万。我在网上查过,他的代理价大概在3块5,进我们医院是65块8,给我们的回扣差不多15块一支,单单是我,一个月也不止开出300支。
  李浩其貌不扬,但是为人耿直大方,和我们科室关系还比较融洽,他手下清一色的美女,个个身材窈窕,笑容迷人,特别是那个叫方洁的姑娘,前凸后翘,纤腰盈盈。每次她一来,总是搞得整个科室雄性荷尔蒙随风飘扬,充满一股骚味,就连我们主任王教授脑袋上那几根枯萎的秀发,也会因为她而显得异常光亮。
  
  在我的春梦里,方洁至少和我缠绵了不下5次,而生活中,她和我总是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这个距离让我很是烦恼,我曾经委婉地给李浩表达过我的意思,但是那家伙总是给我打太极,说什么要相信缘分的鬼话。
  上次在陈家弯可茗茶楼打牌,无意之间说到方洁,段玉说,艾哥你要是把她搞到床上,我送你两条中华。我当即就郁闷,问他为什么,这个老情圣说的话意味深长,“你自己看她的眼神嘛”。
  
  今天晚上,李浩请我们科室医生在沙坪坝菜根香吃饭,挂的羊头是他儿子生日,我知道,今天其实是结算回扣的日子,另外沙坪大酒店的VIP卡好象已经到期,应该更换了。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段玉给我说了一个事情,说艾哥你晓得不,娟娟昨天晚上遭徐涛上了,我当时差点晕倒,娟娟是我们科室才招聘不久的护士,长得清纯可爱,她的到来,给我一潭死水激起了一丝涟漪,从娟娟的眼神,我也感觉对我很有好感。徐涛我也认识,普外招聘的一个临时医生,长相极为庸俗,但是这家伙和我们护士长关系极好,经常有事无事往我们科室跑。
  我严肃的问段玉,你说的都是真的?
  段玉吐了一串悠长的烟圈,说,信不信由你,反正听徐涛讲,娟娟下面毛毛很多,水也不少。
  
  我丢了一句“去你妈的”给段玉,直奔消化内科护士站,娟娟不在,我把护士长拉到一边,小声求证这个事情。护士长说,“具体我也不清楚,我只晓得她们昨天晚上去喝了酒,后来一起去KTV”。
  我突然变得忧郁,心想他妈的,看来我还真不了解女人。

查阅用户资料 http://wzx2128.yahubb.com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