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赵家高中教师论坛

教师之家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国庆盛典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国庆盛典 于 12/10/2009, 11:07

国庆盛典下的尖锐对立,党群一体化的历史选择

张宏良

中华人民共和国60年大庆,在极端紧张的政治对立中平安过去了,极端紧张和尖锐对立的标志,就是整个国庆期间北京禁卖菜刀。造成如此紧张和对立的原因,是极端右翼势力不给中国人民以丝毫喘息的机会,不给中国人民以共同欢度国庆的丝毫空间,而是坚持30年来一如既往的罪恶行径:把每一个重大节庆都当作是侮辱和践踏人民、向人民显示淫威和发泄仇恨的机会。在人民还没有重新聚集到***旗帜下之前,面对反动派的淫威和发泄,人民只能默默容忍,只能默默哭泣,甚至实在忍受不了要去自杀,都只能采取默默的方式,否则就是极左分子就是文革残余势力。中国人民终于在泪水、血水和死亡中深切体会到了没有领袖意味着什么,所以在***再次回归祖国大地的今天,人民不想再继续容忍下去了,发出了一系列反抗和怒吼,政治斗争进入了30年来空前的白热化状态。国庆期间的三件事就反映了当前政治斗争的白热化状态。一是临近国庆阅兵式前几天,突然增加“***思想方阵”;二是富人的《复兴之路》(其实定名为《复辟之路》更符合剧情)取代穷人的《东方红》,对穷人大肆发泄和疯狂诅咒;三是国庆期间北京禁卖菜刀,把***逼到了历史死角。这三件事情不仅反映了当前中国政治斗争已达到白热化状态,同时还反映了当前中国政治斗争进入了极其复杂的特殊历史时期,民权、集权、官权、洋权等相互之间的斗争,纵横交错地彼此缠绕在一起,除了官权和洋权已形成联盟之外,其中任何一方都与其他方面处于难以调和的对立状态,其复杂程度超越了1840年以来中国任何一个历史时期。这种极其复杂的矛盾交错状态,证明了此前我们一直倡导的关于中央集权和百姓民权相结合,关于实行党群一体化的基本主张,是完全符合当今中国实际状况的。

一,临时增加“***思想方阵”的标志性意义

国庆前三天的9月28日,当媒体传来国庆阅兵式临时增加“***思想方阵”的消息时,原本已陷入麻木绝望的底层人民立时一片欢呼,无数人禁不住流下了激动的泪水,许多网民甚至振臂喊出了“胡主席万岁”的口号。因为在临近国庆阅兵式不到10天的时间里,能够打破演练已经超过一年的原有方阵格局,突然增加一个“***思想方阵”的人,只有***主席。人民激动的泪水是可以理解的,如果没有“***思想方阵”,建国60年大庆则又会变成一个单方面控诉人民、讨伐人民,向人民显示淫威的阶级盛宴。人们已经看到了原来阅兵式的安排:四代领导人中的后三代领导人都是各有一个形象方阵和一个文字方阵,唯独开国领袖***没有文字方阵。如此歹毒荒谬的公然践踏历史,公开用1979年代替1949年作为新旧中国的历史分界线,完全是对人民的肆意欺辱。

中国买办集团以及西方资本在中国的总代理,今年伊始,就率领中国政治上的***势力、经济上的买办势力和文化上的汉奸势力,在国内外各个场合以各种方式,公开用1979年代替1949年作为新旧中国的历史分界线,大肆歌颂“后30年的新中国”和疯狂控诉“前30年的旧中国”,特别是在临近国庆的日子里,更是掀起了一浪高过一浪的控诉“30年前旧中国”的政治浪潮。中国买办集团总代理之所以要用1979年取代1949年作为新旧中国的分界线,就在于1949年是“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的历史起点,而1979年则是中国人民再次被踩在脚下的历史起点,甚至连人口只有30万的汶莱都敢于公开瓜分中国领土,因为再小的国家也都知道,当今中国完全依照西方脸色在行事,只要西方人不表态,中国的东西就可以随便抢。而西方人之所以能够充当中国实际上的“宗主国”,就在于中国个别领导人及其所代表的官僚买办集团,自己都把1949年“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的民族独立和民族解放,妖魔化为是闭关锁国的历史时代,而把“帝国主义夹着皮包回来了”的1979年看作是新中国的历史起点。借国庆之机,以方阵排列的方式把***排除在60周年大庆之外,就是要造成新中国是30年而不是60年的“历史事实”,就是要造成开国领袖是邓小平而不是***的“历史事实”,其实质是为推举中国叶利钦创造舆论条件。

所以,国庆阅兵式究竟是安排以邓小平为首的三个方阵,还是安排以***为首的四个方阵,已经不仅仅是一个一般的政治问题,而是一个关乎党和国家命运安排的重大政治问题,是一个关乎民族独立和民族解放的根本政治问题,是一个关乎人民革命和人民利益的根本政治问题,是人民的新中国与权贵富豪的新中国之间不共戴天的根本对立问题。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当人民得知***主席力挽狂澜,突然改变原有计划,坚持把1949年作为新中国的历史起点,坚持把***作为新中国开国领袖时,才会流下激动的泪水,才会忍不住欢呼:胡主席万岁!毕竟在这个根本问题上,***主席和人民站在了一起。

特别是人民注意到,***主席的国庆讲话,是30年来首次没有侮辱人民革命,没有侮辱人民艰苦奋斗的国家领导人讲话,与整个庆典主题形成了十分明显的背离。虽然在人民呼声和人民运动的强大压力下,在***为首的党中央的干预下,这次庆典勉强把***和邓小平放到了同等地位上(其实这是对***最大的侮辱),但是整个庆典主题仍然是以庆祝30年为主,以控诉***、控诉人民革命、控诉社会主义建设为主:国庆前夕播放的《复兴之路》,在声嘶力竭地控诉文革;国庆阅兵式军乐队的演奏,仍然有控诉文革的乐曲;国庆当晚的焰火晚会中,又在重复播放控诉文革的乐曲;整个庆典从头至尾都贯穿着对文革、对***、对人民的控诉。当今中国所有人都知道,控诉文革已经成为控诉***、控诉人民革命、控诉社会主义奋斗的代名词。注意一下国庆阅兵式解说词就会发现,阅兵式解说词(不是群众游行解说词)完全以30周年取代60周年。解说词不是从1949年***阅兵开始,而是从1984年把党和国家置于军队绝对领导之下的邓小平阅兵开始。当时没有任何党政职务的邓小平把国家主席和党中央总书记扔在一边,完全以军阀身份进行阅兵,以枪指挥党的原则代替了党指挥枪的原则,在全世界面前把中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屑一顾地踩在了脚下。邓小平选择这个反常举动具有极深的历史含义,他实际上是在向全世界宣布,中国人民当家作主的时代结束了,那个代表人民利益的党和国家已经再次被踩在了脚下。从那时起,中国权贵富豪面对老百姓时便多了一句口头禅:“你们算个屁呀”,中国现代词典中也多了一个新名词:屁民。这就是中国权贵富豪、文化精英极端仇恨60年大庆、疯狂欢呼“30年”大庆的根本原因,这也是人民群众欢呼60年大庆、愤恨“30年”大庆的根本原因。

究竟是60年大庆还是“30年”大庆,究竟是1949年翻身解放还是1979年翻身解放,已成为官僚买办阶级与人民大众之间不可调和矛盾在国庆大典上的反映。所以,当看到增加了“***思想方阵”时,当看到阅兵式在《东方红》的乐曲声中开始,在《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的歌声中结束时,中国老百姓才会如此激动,才会喊出胡主席万岁的口号。或许有人又会说什么是中国老百姓愚昧,其实,说中国老百姓愚昧的那些人才是真正的愚昧。拥有东方伦理大德的中国老百姓就是这么善良这么好,只要为老百姓哪怕是做一点点儿好事,老百姓就会给予千万倍的回报,西方基督教设置“感恩节”,就是要向东方伦理学习、弥补西方文化的这一伦理缺陷。毕竟30年来中国老百姓被欺辱的太不成样子了,以控诉文革为借口,夺老百姓的性命,扒老百姓的房子,劫老百姓的财产,淫老百姓的妻女,稍有不满和反抗,就被指责为极左分子和“文革余孽”。而在中国精英集团的民主法治词典中,极左分子和“文革余孽”是不享有丝毫人权的,无论怎么处置都可以,如同奴隶社会怎么处置奴隶都可以一样。后来,随着***热的兴起,右派的民主法治词典中又把整个毛派也列入了不享有人权的范围,也就是说,占中国人口百分之九十以上怀念***的人民群众,被排除在中国改革教号称的民主社会之外,被排除在基本人权之外。而这一次,***主席第一次放弃了以往庆典中对***时代的控诉,对人民革命和人民造反的控诉,这对于被指控被诅咒被辱骂了30年的中国老百姓来讲,就如同被压在五行山下500年的孙悟空突然被解放出来一样,自然会有些欣喜若狂!想那大闹天宫的孙悟空,连“玉帝老儿”都不放在眼里,却心甘情愿、忍辱受屈地做唐僧徒弟,就是因为把他从五行山下解救出来的人是唐僧。庆典期间中国老百姓对***主席的情感,就有些类似于孙悟空对唐僧的情感,像孙悟空眼含热泪喊出师傅一样,同样含着眼泪喊出了胡主席万岁。毕竟这是30年来第一次,人民的信仰得到了尊重和承认,毕竟是30年来第一次,让“***思想万岁”的巨幅标语穿越天安门广场。或许眼下还很少有人能够理解到天安门广场从东到西这500米穿越的历史意义,她意味着中国***和中国人民有可能穿越官权阶级设置的政治防火墙,以党群一体化取代党政一体化,开始谱写正反合第三阶段的崭新篇章,实现中华民族由目前的肥大国家向强大国家的历史性转变。

在国庆大典上同时出现截然对立的两个政治主题,不仅是共和国历史上第一次,也是整个人类历史上极其罕见的特殊现象。增加“***思想方阵”和***主席讲话,反映了人民的意愿和呼声,而除此之外的整个庆典活动,甚至包括中央电视台主持人的现场报道,都无不充斥着对***、对人民革命、对社会主义事业直接或间接的贬低和控诉,***的讲话根本就无人理睬。在此我们又一次看到了中国历史上经常出现的皇权玩偶化现象,中国再次进入了类似于历史上“宦官专权”“贵戚干政”的精英民主时代,只是现在“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不再是“宦官”、“贵戚”那种极其狭小的利益集团,而是由政治上的***势力、经济上的买办势力和文化上的汉奸势力所组成的极其庞大的官权阶级。由于这个官权阶级是由***内部滋生出来并且是借助于***的力量发展起来的,所以虽然仇恨***却还必须打着***的招牌,虽然仇恨人民却还必须打着人民的招牌,这就决定了中国官权阶级把***玩偶化、把人民招牌化的历史特征。这个特征决定了现阶段中国左翼进步力量的根本任务,就是恢复***的阶级性质和人民的历史地位。而要完成这个根本任务,打倒官权阶级统治,彻底铲除***基础,单纯依靠***自身力量肯定是不行的,单纯依靠人民群众的自发力量肯定也是不行的,只有依靠党群一体化的政治结合,此外再也没有其他任何能够走得通的道路。

***思想方阵的意义就在这里,就在于为危难中的国家展示了一条新的历史道路。看来,中华民族崛起的整个历史都将属于一个名字:***。记得我曾经在共和国元勋后代纪念***诞辰115周年的大会发言中说过:中国崛起的整个历史都属于***;1919年到1949年的三十年,***领导中国人民站起来了;1949年到1979年的三十年,***领导中国强大起来了;1979年到2009年的三十年,在***思想指导下中国人民成熟起来了;下一个三十年,中国将会继续在***思想指导下实现民族崛起。所以,过去、现在和未来,中华民族崛起的所有30年,都属于伟大的***,属于伟大的中国人民。

二,从全民皆兵到禁卖菜刀——中国进入了“王婆时代”

历史无论是到达尽头处还是在拐角处,必将载入史册的不一定是那些重大事件,但一定会是那些标志性事件。国庆期间禁卖菜刀就是这样的标志性事件,这个标志性事件注定了共和国60年大庆必将载入人类史册。传说中国历史上曾经有过两次管制菜刀的时期,即秦朝和元朝,这是第三次。估计秦朝管制菜刀的传说多半是中国文人伪造历史的产物,今天关于共和国前后30年的历史记载,让我们看到了中国文人在伪造历史方面完全无所顾忌,用谣言来妖魔化自己不喜欢的朝代和人物,是中国文人独有的历史品行。不仅秦朝管制菜刀的传说多半是文人谣传,估计元朝管制菜刀的传说同样是文人的谣传,因为个性张扬的元朝特别看不观那些装腔作势的酸臭文人,所以才被那些酸臭文人妖魔化为管制菜刀。如果秦朝和元朝真的到了经不起一把菜刀的衰弱地步,又如何能够统一天下、入驻中原!然而,无论中国历史上两次管制菜刀的传说是真是假,但是这次60年大庆期间,北京市内却是实实在在的禁卖菜刀,也就是说,中国历史上先后两次管制菜刀的传说,在今天变成了真真切切的现实。无论这次禁卖菜刀是历史上第一次还是第三次,都将作为20世纪末中国改革开放的唯一标志性事件而载入史册,成为流传千年的历史奇谈。至少在未来千年以内的中学历史课本上将会记载:“在人类开始进入大众政治时代的21世纪初,中国出现了为维护社会稳定而禁卖菜刀的历史现象,反映当时中国社会已经脆弱到了极点”。无论现在这一代领导人是否已经知道这个标志性事件,也无论他们对这一事件的态度如何,他们都将会因这一标志性事件而在历史上千年流传。冷兵器时代管制菜刀情有可原,尚且成为流传千年的历史奇谈,而如今一个拥有强大核武器的国家居然经不起一把菜刀,则更会成为历史奇谈中的奇谈。

曾几何时,中国还是全民皆兵、户户有枪(指单位而不是家庭),中国基层单位枪支的普及率超过百分九十,那时年轻人操作步枪、冲锋枪等轻武器的熟练程度,如同现在年轻人玩手机、电脑的熟练程度一样,地方政府和基层官员只关心老百姓射击成绩如何,对枪支的维护保养如何,既不会像美国政府那样天天头疼持枪杀人的血案,更不会像现今政府这样担心会有人持枪造反,人们唯一比较担心的就是有可能会走火伤人。大家偶尔也会谈起历史上或其他国家的兵器管制现象,认为那不过是统治阶级衰弱恐惧造成的海外奇谈,绝不会有人相信类似事情会发生在自己国家。人们宁可相信外星人送来一把菜刀,也绝不会相信政府会禁卖菜刀。那时的中国对外威严强硬,坚决用武力保卫领土完整和国家利益,包括对美国苏联两个超级大国也寸土不让;对内则宽容自信,实行全民皆兵、全民皆武。不像现在这样:对外韬光养晦、决不出头,致使周边国家无一不敢强占中国领土,无一不敢公开迫害华人,世界各国无一不敢随便攫取中国利益,对所有这些中国无一不是仅限于口头抗议;对内则是严加防范,甚至禁卖菜刀。最近,关于前后两个30年的争论越来越激烈,其实,最能反映前后两个30年本质的,就是全民皆兵和禁卖菜刀。从全民皆兵到禁卖菜刀,不仅是国家性质的一个根本标志,更是国家强弱的一个根本标志。并且这两个问题是联系在一起的因果关系,一个敢于让人民拥有枪支的国家,必然是无比强大的国家;相反,一个连菜刀都经受不起的国家,必然是无比软弱的国家,即使把全世界最先进的武器都集中到这个国家,也决不会引起任何国家的畏惧。

如果说,从拥有稳定工作和福利保障到重新被压在三座大山之下,是中国工人阶级的悲剧,那么,从全民皆兵的极其强大沦落到禁卖菜刀的极度虚弱,则是中国政府的悲剧,这是古往今来任何一个政府都绝对不愿意接受的悲剧性现实,更是中国***不愿意接受的悲剧性现实。特别是对于这一届党中央来讲,从一开始就强调以人为本、科学发展,至今仍然在努力推行民生政策,把30年的污水泼在这一代身上显然是不客观不公平的,中国老百姓更是看得十分清楚,所以迄今为止中国老百姓所有的反抗都没有对准***和现在的党中央,瓮安事件火烧的是公安局黑社会而不是县委,通钢事件中被打死的是资本家代理人而不是党委书记,乌鲁木齐游行要求下台的是地方官员而不是***。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既然党中央在推行民生政策,老百姓也知道党中央在推行民生政策,并没有把矛头对准党中央,那么,政府为什么会恐惧,甚至恐惧到了要禁卖菜刀的地步?禁卖菜刀已不是对人民一般的恐惧,而是达到了极端敏感的恐惧程度。可见,在目前党群关系高度紧张的背后,存在着能够制造和驾驭党群之间矛盾的第三种力量,这第三种力量的存在,把中国送入了中国历史上特有的“王婆时代”。这里所说的“王婆时代”并非是指由王婆主导的时代,而是指王婆的命运决定着官民之间矛盾性质的时代。

中国由当初全民皆兵到今天禁卖菜刀,就如同潘金莲由最初宁可下嫁武大郎也决不给财主做妾的卓越女子,最后堕落到为做财主二奶而毒杀丈夫的罪犯一样,完全是由王婆一手造成的。虽然王婆没有直接犯下任何罪行,但是所有罪行无一不是王婆造成,不把王婆处以极刑,难以对世人起到震慑作用,并且对死者——无论是受害者还是害人者——都是极大不公。东方司法理念中“杀人可恕,情理难容”的伟大意义就在于此,当今美国司法制度的历史性变革也是要体现“情理”的作用。所以,如何处治王婆便成为决定当时官民矛盾性质的关键因素。王婆成为考验当时社会天理是否尚存的根本标志:如果把王婆处以极刑,说明天理尚存,老百姓则往往是只反贪官不反皇帝;相反,如果放过王婆,则说明天理已绝,老百姓则贪官皇帝一起反。武松为兄报仇怒杀潘金莲、斗杀西门庆,唯独没有杀制造了所有罪恶的王婆,为什么?就是因为武松坚信天理尚存,王婆会遭受到更加严酷的法律极刑。结果也完全印证了武松的信念,官府把连杀两条人命的武松判处流放,而把没有直接杀人的王婆凌迟处死。所谓凌迟处死,是指用刀片把身上的肉一片一片地割下来,到死为止,比死于一刀的西门庆、潘金莲要痛苦千倍万倍。正是因为还抱有天理尚存的基本信念,梁山起义军才能够接受宋江“只反贪官不反皇帝”的投降路线,否则,梁山起义军早就像李自成那样杀奔京城了。虽然把梁山好汉逼上造反道路的是高太尉、西门庆、张都监等,但是决定造反性质是反贪官还是反皇帝的,却是官府对王婆的处治。因为高太尉、西门庆、张都监等反映的是制度问题,而王婆反映的则是天理问题。制度缺陷可以调整和修正,悖逆天理则只能推翻重建。中国历史上的历次人民起义,之所以有时候只反贪官不反皇帝,有时候则既反贪官又反皇帝,道理就在于此。大宋王朝在当时人民起义的遍地烽火中之所以能够苟延残喘下来没有灭亡,不是因为它本身统治有术,而是因为它还具有处死王婆这最后一点儿天理,人民才没有下决心推翻它,不仅没有下决心推翻它,甚至还主动维护它。这就是为什么人民仍然把投降朝廷的梁山好汉歌颂为英雄,把残酷镇压农民起义的岳飞歌颂为英雄的道德根源。这就是中华民族独有的伟大包容精神,无论一个人、一个政府、一个朝代邪恶到什么程度,只要他还讲一点点儿天理,还有一点点儿天良,还守一点点儿天道,人民就仍然会继续接受他,承认他,甚至保护他,鼓励和推动他重新回归正途。这就是中华民族将要贡献给世界一体化的伟大包容精神,没有这种伟大包容精神的世界一体化,将肯定会成为黑暗中世纪的世界性翻版。

当今中国人民再次表现出了这种伟大的包容精神,尽管自己仍然被压在三座大山之下,但是仍然对于党和政府的每一个进步,哪怕仅仅是口头上的进步,都报之于巨大的欢欣鼓舞。人民对“***思想方阵”的热烈反响就说明了这一点,由于邓小平、***、***三代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个思想方阵,增加一个***思想的方阵,也仅仅是维持平衡而已,但即便如此,人民仍然欢欣鼓舞、激动万分,一时间到处都是“毛主席万岁”、“胡主席万岁”的口号。***主席只是增加了一个“***思想万岁”的方阵,人民就喊出了胡主席万岁,把万岁同样奉送给了***主席,这就是中国人民如父如母的伟大包容精神。本来,从十六届六中全会提出建设公平正义的和谐社会,中国人民就对***主席寄予了再次翻身解放的历史厚望,***主席也有条件比罗斯福和普京做得更好,打造出一个民富国强的和谐盛世。因为当今中国的政治经济基础,比30年代的美国和现在的俄罗斯要好得多。所谓和谐社会就是要让绝大多数人能够安居乐业的社会,要让绝大多数人安居乐业,就必须锄强扶弱、除暴安良,劫富济贫、惩恶扬善,这是古今中外建设和谐社会的唯一道路。中国以往的和谐社会就是通过这条道路建立起来的,当今世界所有国家的和谐社会也都是通过这条道路建立起来的。既有现成的历史经验,又有一党领导的政治优势,还有国民经济高速增长的经济基础,比人类历史上任何一个国家的任何一个时期,都更有条件锄强扶弱、劫富济贫,建成和谐社会。然而,建设和谐社会显然违背了美国等西方国家对中国经济的殖民化目标,违背了国内官僚买办的庄园化目标——以往人们误以为官僚买办的目标是私有化,其实是庄园化,庄园化的特点就是可以随便夺人性命、劫人财产、淫人妻女,而现代社会中任何一个私有化国家都不可能实现这一点——于是,西方国家豢养的美国鹦鹉、邓氏谣言公司培训的现代王婆等一起出动,打着反对极左的幌子,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反毛***反人民反社会主义的反革命浪潮,借控诉文革之名,疯狂控诉***、控诉人民革命、控诉社会主义、控诉公平正义,并且以所谓邓小平政治遗言为依据,在那个“三架马车”之一的老流氓带领下,中国买办集团一大批当初投机革命、现在已投靠美国的省部级干部联合起来,要求摘掉天安门城楼上的主席像,扒掉天安门广场上的纪念堂,全面否定***。

在声势滔天的反革命浪潮压力下,***主席被迫选择了一条不折腾的中间道路,这就是:不锄强而扶弱,不除暴而安良,不劫富而济贫,不惩恶而扬善。杨佳案和邓玉娇案就是不折腾的典型,把杨佳和邓玉娇逼上杀人道路的那几个官员,无论是放在***时代(虽然那时根本不可能发生这类案件),还是放在大宋王朝,抑或是放在今天的美国,都将无一例外地会遭受严惩,唯独放在当今中国则安然无恙。其实这些官员的罪行远远超过水浒中的王婆,如果王婆放在今天则更会安然无恙。无论选择这条中间道路的初衷是善良愿望还是情非得已,这都是一条根本行不通的道路,道理很简单,弱势群体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权贵富豪恃强凌弱的结果;良民不得安宁同样是残暴势力欺压的结果;在中国经济高速增长30年的情况下,绝大多数人的贫困则更是少数人掠夺的结果。所以,不锄强便不能扶弱,不除暴便不能安良,不劫富便不能济贫,不惩恶便不能扬善。在阶级矛盾空前尖锐的情况下,想要不折腾是根本不可能的,你不折腾西门庆和王婆,他们就会折腾武大郎和武松,你不折腾***官僚、买办汉奸,他们就会折腾中国人民。并且对中国人民的折腾越来越疯狂,国内权贵富豪通过资本市场、房地产市场和医疗市场放手抢劫;国际资本把中国资源的绝大部分,变成了西方发达国家人人享有的廉价商品;60年积攒的外汇财富被美国尽数占有;越来越多的周边国家在大肆盗抢中国领土和资源;美欧国家通过贸易立法公开划拨中国财政资金,国内通过“西门庆立法”和“王婆立法”,公开掠夺老百姓财产;男人不走上杨佳道路就只能任人欺辱,女人不走上邓玉娇道路就只能任人玩弄,此外老百姓再也没有其他可选择的活路。最终把老百姓折腾到了群情激愤的绝望地步,不得不依靠禁卖菜刀来维护社会稳定。

从全民皆兵到禁卖菜刀,形成了***从依靠人民到防范人民的历史性转变。人民的菜刀还没有对准***,是因为中国***是***创建的,***内还有包括***主席在内的一大批***的信仰者,***还没有完全放弃***思想的天理天道,更主要的是中华民族还需要一个实现民族统一和领导民族崛起的政党力量。这就是从瓮安事件到通钢事件,虽是潮起潮落烽烟不断,人民却始终没有把矛头对准***的历史根源,不是人民没有力量,而是人民还对***寄予希望。但是,这个希望是建立在***还有能力惩恶扬善的基础之上,如果当人民看到***连诛杀王婆这最后一点儿天理和力量都没有了时,人民就会彻底绝望,就会转而另外寻找新的政治力量。可以说,能否诛杀王婆,已成为中国人民给***出的最后一道历史试题,这最后一道历史试题,将决定***的命运,甚至决定中华民族的命运。回顾一下***主席和***主席两届领导人的反腐历程就会发现,从最初杀成克杰、胡长清,到后来抓捕***、铲除广东帮,再到眼下如火如荼的重庆打黑,中国捕杀的贪官不计其数,可是***现象不仅没有丝毫减少,反倒如同燎原大火般席卷整个中国。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期间杀的都是高太尉、张都监、西门庆,却没有杀过一个王婆。由于王婆是罪恶的制造者,不杀王婆悖逆天理人伦,这就使中国反***斗争一开始就走上了悖逆天理人伦的错误道路,相对于王婆来讲,遭受制裁的高太尉、张都监、西门庆等人无一不是感觉冤枉不公,所以无论杀多少贪官都难以真正起到惩戒这样,最终反而走到了几乎无官不贪的相反地步。在此,现代王婆最常用的辩解就是,西门庆是制度造成的,并非是王婆造成的,因而与王婆无关。其实,王婆与西门庆都是制度的产物,既然制度因素不能饶恕西门庆,也就更加不能饶恕王婆,不要把罪恶的根源和对罪恶的制裁混为一谈。

数年前的俄罗斯和今天中国差不多,经济上遭受到西方国家殖民化的威胁,政治上遭受到西方国家颠覆的威胁,分裂势力闹得国家无一日安宁,国民财富被西方国家反复洗劫,莫斯科上空到处飞舞着美国鹦鹉,意识形态和决策领域占据主导地位的全是王婆。而普京只抓了一个俄罗斯首富霍多尔科夫斯基,就基本上解决了问题,迫使西方国家放弃了对俄罗斯的经济殖民化打算和政治颠覆活动。可是反观中国,同样抓了首富黄光裕,却没有起到任何作用。问题出在哪里?就出在王婆身上,普京借抓霍多尔科夫斯基的机会,从整体上铲除了俄罗斯的王婆,把俄罗斯的王婆交给了10万青年组成的“纳什”群众组织去处理,而“纳什”青年组织就一句口号:“用拳头保卫俄罗斯”。可是中国却没有铲除一个王婆。不铲除王婆,就不是在铲除罪恶,而只是在打击个人,如此一来,反腐斗争就变成了官僚之间泻私愤的党同伐异。这就是为什么同样抓了一个社会首富,社会效果却截然不同的根本原因。俄罗斯抓了一个社会首富,俄罗斯立刻变成了爱国主义大熔炉,全国男女老少都团结在政府周围讨伐西方国家的殖民化阴谋;中国同样抓了一个社会首富,结果却是把政府自己逼到了禁卖菜刀的地步。如果再不下决心铲除王婆,中国***将会彻底毁于王婆之手。回顾这些年的历史就会发现,经济发展、反腐斗争、民生政策等所有事情,之所以最终结果和初衷完全相反,无一不是毁于王婆。如果说制度如同硬件,那么王婆就是软件,只要软件含有病毒,无论硬件怎样更新都是枉然。

被逼到禁卖菜刀的历史地步,表明中国***的领导地位已到了生死存亡的最后时刻,再不铲除王婆就没有机会了,历史留给***的时间不多了。要么是铲除王婆恢复天理,重新实现党群一体化,恢复党的强大力量;要么是让***为王婆殉葬。此外绝没有其他道路。只是让拥有七千万党员的大党为几个王婆殉葬,真是太不值、太冤枉了。但是历史往往就是这么无情这么坚决,如果***不能铲除王婆昭彰天理,那么历史就会抛弃***。

王婆的意义就在于此。

三,穷人的《东方红》和富人的《复兴之路》

历史的回光返照往往特别刺目,罗马末日的最后狂欢最为艳丽糜烂。今年国庆期间上演的《复兴之路》,就是中国改革教退出历史舞台之前的最后挽歌,只是与罗马之夜和后庭花等中外历史挽歌相比,《复兴之路》充满了对人民的刻骨仇恨和极端的历史恐惧,这是其他历史挽歌中很少见到的现象,这也再次印证了此前我们借伊索寓言强调的观点:在中国,害人者比受害者怀有更加强烈的仇恨和恐惧。主流媒体都在把《复兴之路》和《东方红》相提并论,如果单纯从善恶归属的阶级属性来讲,能够与《东方红》的美轮美奂形成对立极端的,只有《复兴之路》。《东方红》是人民登上历史舞台的由衷欢呼,《复兴之路》则是对人民曾经登上历史舞台的疯狂控诉;《东方红》是喜儿的东方红,是穷人的东方红,是人民的东方红,《复兴之路》则是黄世仁的复兴之路,是权贵富豪的复兴之路,是社会精英的复兴之路。

首先,复兴之路这个题目本身就点明了其阶级复辟的历史性质。在此一定要分清楚复兴和复辟之间的本质区别。所谓复兴,是指要把历史淹没了的事物中优秀的因素发掘出来加以发扬光大,目的是要借助历史的力量来砸碎现有的社会枷锁,促进新生事物的成长,而不是要恢复旧有事物。之所以要打起复兴旗帜,是因为不借助以往历史的力量,新生事物就没有历史合法性,就无法战胜旧事物。当初欧洲的文艺复兴运动、日本的王政复古运动,都是要把历史淹没了的优秀文化恢复起来,为新生事物的历史合法性建立基础。我们讲东方文化复兴,也是因为东方文化已经被西方文化所淹没,大学所有专业和讲台已经全部被西方文化所侵占,所以才讲要复兴东方文化,恢复东方文化中和谐互助、天人共存的优秀传统,摆脱西方文化中弱肉强食、相互杀戮的丛林法则。这就是我们不讲民族复兴,只讲民族崛起,只讲文化复兴的原因。东方文化被淹没、并在许多领域被消灭了,所以才需要复兴;而中华民族没有被淹没、被消灭,一直都存在和发展着,根本不存在复兴的问题。那么,为什么中国权贵富豪总是愿意谈复兴,他们究竟要复兴什么呢?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们所谓的复兴其实是复辟,只是觉得复辟这个名词不好听,便用复兴来代替;用民族复兴来掩盖阶级复辟,用阶级复辟来代替民族复兴。所以,必须要搞清楚复兴和复辟之间截然不同的本质区别:复兴是要借助于旧事物之前的历史力量打倒旧事物,促进新生事物的发展;而复辟则是以旧事物完全取代新生事物,彻底扼杀新生事物,如恢复权贵统治,恢复私有制,恢复黄赌毒黑等,就属于典型的复辟。当今中国只有阶级复辟,没有民族复兴;如果要讲复兴,则只有东方文化复兴。

其次,对比《东方红》和《复兴之路》之间水火不容、不共戴天的政治观念,更能反映出《复兴之路》的本质是“复辟之路”,是曾经被打倒的官僚地主阶级控诉和清算人民革命的复辟之路。《东方红》的思想灵魂和根本主题,就是那震撼千古、充满历史自信,让每一个老百姓都***振奋、欢欣鼓舞,如同云雀般明亮流畅的穿云歌声:

霹雳一声震乾坤

打倒土豪和劣绅

往日穷人矮三寸

如今是顶天立地的人

粗黑的手来掌大印

自己当家作主人——

仅开始这几句唱词,就唱出了《东方红》的人民属性,唱出了老百姓翻身当家作主人的历史性质,唱出了穷人也包括在“人人平等”里的伟大人文精神。而在此之前和在此之后的“人人平等”,是不包括老百姓在内的,如同古希腊民主制的平等、自由不包括奴隶一样,现在精英民主中的平等、自由,也同样不包括老百姓。他们把***说了算称为是封建专制,把人民大众说了算称为是法西斯大民主,只有他们一小撮精英说了算才是现代民主,并起了个十分好听的名字——法治民主。

《复兴之路》的所表达的就是对“粗黑的手来掌大印”这一大民主的全盘否定,并且它不像《东方红》否定剥削社会那样,在自信欢快的嘹亮歌声中一扫而去,而是在极端疯狂的变态环境中用极端疯狂的变态声音,歇斯底里地发泄出对人民极端疯狂的变态仇恨。本来,整个《复兴之路》从头至尾几乎都笼罩在浮华奢靡的温软环境中,只是到了控诉人民革命这个地方,突然出现了异乎寻常的紧张和兴奋,翻滚的黑云、怪异的尖啸、变态的疯狂、极端的仇恨,造成了比地狱还要可怕百倍的恐怖氛围,本已经年老色衰的一对老男老女,一下子像打了鸡血一样地狂躁起来,浑身上足了仇恨的发条,眼睛里放射着仇恨的绿光,对人民革命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喷血控诉:

大地说:那十年,她很累很累,因为在她上空有一个沉重的云团;

天空说:那十年,她很苦很苦,因为在她眼底有一场不停的劫难。

小草惊奇的问:参天大树为啥还会折断?

田埂不解的说:杂草怎么比麦苗还光鲜?

还是30年来不变的逻辑:老百姓是杂草,精英是麦苗;民众是任意践踏的遍地小草,官僚是不可触动的参天大树。文革打倒了官僚,折断了参天大树,所以是黑暗的云团,是历史的劫难。人们应该都还记得,在官僚暴露出***嘴脸之前,文革最大的罪名就是“迫害老干部”这棵参天大树。在此我们看到了右派荒谬绝伦的善恶标准和逻辑判断:迫害干部并没有错,有错的是迫害老干部;如果是迫害新干部,把文革上来的新干部投入监狱,则不仅没有错,还属于民主法治的伟大改革;折断老百姓这些小草没关系,老百姓本来就是可随意践踏的草民;但是绝对不能折断权贵富豪这些参天大树,否则就是滔天大罪,就是千古劫难。

《复兴之路》把改革列为继***领导的辛亥革命、***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之后的第三场革命,但是,它所有的仇恨几乎全部集中到了这第三场革命对象的头上,因为其它两场革命的对象都是精英,只有这第三场革命的对象是人民大众,是穷苦百姓。中国精英之所以无比仇恨中国人民,就在于中国发生了一场建立大众政治的革命。而其他所有国家的所有革命,则无一不是建立精英政治的革命,革命的基本内容始终是这一帮精英代替那一帮精英,人民大众不过是精英统治相交替的工具,从来没有威胁到精英统治本身,所以各国精英对人民大众并没有特别的仇恨。而***领导的建立大众政治的革命,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对精英统治本身的革命,这就必然引起了中国精英集团对中国人民特别的仇恨。这种仇恨在疯狂发泄30年后,至今仍然没有丝毫衰减的迹象。***新政提出建设和谐社会,就是要化解这种历史仇恨,可是30年来中国精英集团对人民大众肆无忌惮的清算和掠夺,已经使他们走上了一条不归路,特别是当中国精英集团中的买办汉奸势力勾结上西方帝国主义以后,在国外安排好子女和财产以后,对中国人民的清算和掠夺便祸及到了下一代乃至下几代身上,不再仅仅是革这一代中国人的命,甚至包括中国子孙后代的性命都成为了这第三次革命的对象,以按揭和期货的方式透支给了阎王爷。《复兴之路》中污蔑人民革命的那句“大地感觉很累很累,天空感觉很苦很苦”正在现实中应验,资源和环境等生态灾难已经到了随时爆发的崩溃边缘,有条件人们的国籍在纷纷外迁。包括《复兴之路》演职人员中有多少人持有海外护照,或者亲属财产已转移国外,恐怕都是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看着《复兴之路》中关于大地和天空编造的谎言,不由让人想起了宗教学说中的冥冥报应,多年来总是以天伐民,以地伐民,结果走到了天、地、人共愤的极限。如果不顾天怒人怨地继续把改革当作第三次革命,继续无所顾忌地革老百姓的命,那么迎来的必将是真正的大革命。通钢工人阶级提出的“改革已死,革命万岁”,就是对《复兴之路》控诉革命的历史回答。

最后,就艺术形式来说,把《复兴之路》和《东方红》放在一起进行比较,显然是对《东方红》的严重亵渎。艺术是心灵的外在形式,是灵魂的外在表现,有什么样的灵魂,就有什么样的艺术作品。《东方红》的总导演是周恩来,那是一群经过千锤百炼的纯净灵魂,必然产生诉诸人们心灵和精神的高尚艺术作品,所以才有了《东方红》那恢宏高远、大气磅礴、干净明亮、蓬勃向上,如雪山般纯净,如野火般热烈,如行云般流畅的完美艺术形式,使人的心灵得到沐浴,精神得到升华,如同看到了那光华四射的辉煌天堂;而《复兴之路》则是一群肮脏的灵魂(否则不会对人民产生如此强烈的仇恨),如同在狎妓的浪声嗲语中酿成的糜烂秽物,完全是在诉诸于人们的感官,刺激人们的欲望,从背景到人物,从音乐到语言,从声响到色调,全都笼罩着浮华奢靡、光怪陆离、灰暗凌乱、怪异鬼魅、猥琐丑陋、沉闷压抑的诡秘氛围,不由自主地把人带向了地狱之路。可以说,把人引上精神升华的天堂还是引入肉感泛滥的地狱,是以《东方红》为代表的***时代的大众文艺作品,和以《复兴之路》为代表的精英时代的金钱文艺作品之间最根本的区别。这就是近30年来中国没有产生一部文艺作品、没有产生一个文学家、艺术家的原因。30年没有产生一部文艺作品和一个文学艺术家,这在中国历史上还是很少有的罕见现象。

我们之所以要指出《东方红》和《复兴之路》在艺术上的根本不同,是因为他们同属于各自时代的代表性作品,作为大型音乐舞蹈史诗这样的时代标志性作品,往往能够十分深刻地反映一个时代的历史本质,以及十分清晰地展现一个时代发展的历史趋势。走进《东方红》,无论是官员学者、文人名流,还是工人、农民等普通劳动者,大家感觉到的永远是向上,向上,还是向上,情感在向上,精神在向上,灵魂在向上,个人在向上,社会在向上,一切都在向上,显示着整个中华民族都在向上;然而《复兴之路》带给人们的却是截然相反的萎靡感觉,舞台上数千人的滚来滚去不仅没有形成磅礴气势,反倒如同一大群盲目拥挤的待宰羔羊,如同奥运会主题曲的淫软呻吟已成了中国沦为“西方二奶”的艺术写照一样,《复兴之路》那一盘散沙的凌乱狂欢,再次显示了一种极其不详的历史预感。当然,这只是属于官权阶级的不详预感,而绝然不是我们民族的不详预感。

据说《复兴之路》正在拍成电影准备在全国播放,全国各地也将会再次出现对人民革命、对***的疯狂咒骂。只是现在对人民革命和***的咒骂,与多年前已大不相同,多年前对人民革命和***的咒骂,会迷惑许多人,而现在对人民革命和***的咒骂,只会唤醒更多人,并且他们咒骂得越疯狂,人民觉醒得就越彻底。

一个基本事实正在越来越清晰地展现在人民面前,这就是:

***回来了!再次回到了人民中间,再次回到了祖国大地!

这就是我们认为正反合大势已成,中国必将进入民族崛起的第三阶段的基本依据和坚定信念。

查阅用户资料 http://wzx2128.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