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赵家高中教师论坛

教师之家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色医艳情录:(36)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色医艳情录:(36) 于 11/7/2011, 11:43

(106A)
  
  多年以来,我的人生总是暗流汹涌旋涡丛生,先前的***,早已经被时间和太多的变故,冷却至冰点。很多时候想来,我还真的有些悲哀,事业停滞不前了无希望,婚姻形同虚设冷暖不知。蓦然间,已然感觉自己有如行尸走肉,冷漠地游移于冰凉的红尘。
  
  这一次寻访张大娘依然顺利,那天正好是周末,大娘的几个儿子都在。我真诚的送上精心准备的礼品,说明来意之后,看大娘一家的表情,分明已经原谅我。这时候张大娘的大儿子,才给我讲清楚了整个事情的原委。
  原来,那几天,张大娘一家在医院闹得天翻地覆,后来一个女人找到他们,替我赔偿了五万之后终于把这事情了结。我问那女人叫什么名字,大娘一家都摇头。不过其中有一个人详细给我描述了那女人的相貌特征,以及大概的身高体重,我心里当即就明白了几分。
  暗中帮助我的那个女人,正是张艳。
  这事情当时让我匪夷所思,我一直以为要么是兰馨,要么是方洁,实在没有想到张艳在那时候对我出手相救。
  当天晚上,我给张艳打去电话,我开口就问,“小艳,你为什么要帮我?”。电话那端,张艳故作茫然,问我,“我帮你什么了?”。
  我说,那五万?
  张艳嘿嘿一笑,你都知道了?
  我轻轻的“恩”了一声,眼睛忽地变得潮湿起来,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张艳倒是无所谓,说都过去那么久的事情,我差不多已经遗忘,亏你还惦记?
  我说,小艳,谢谢你,我会尽快还你。
  张艳说,艾芝你烦,谁要你还了?这样吧,算我暂时放在你那里。
  我问张艳,你现在哪里?
  张艳说,在家呢,怎么,有事?
  我吱唔了半天,心事难以表达,还是张艳快言快语,笑说“艾芝,是不是想感谢我?那要不现在请我喝酒?”。
  我说那好啊,你想去哪里?
  张艳说,去“得意世界”,“爱上”酒吧。
  我逗她,张艳你爱上谁了?那里人太多,很嘈杂。
  张艳说,人多?酒店人不多,挺安静,要不我们去酒店?
  张艳当时说话的腔调一点不象调侃,我都不知道是应该开心还是其他,我赶忙问张艳,“那你看我们去哪家酒店?”。
  听我这么一问,张艳哈哈大笑,“艾芝啊艾芝,你还是那么色,你就不能单纯一次么?”。
  我突然有点懵懂,问她,张艳原来你在逗我?
  电话那边张艳一直“咯咯”的笑个不停,稍后她说,“不开玩笑了,艾哥哥,我马上到你家楼下接你,我们去喝几杯,顺便给你谈谈这几天的工作情况,看来我还真的有点小看李浩那贱人的能力,你得帮我出出主意”。
  我说张艳,帮你出谋划策可以,不过我得求你一件事情。
  张艳问,艾哥哥,啥事?
  我说,小艳,拜托你,以后类似的玩笑,麻烦你开明显一点好不?艾哥哥的身体很脆弱,经不起折腾啊。我话音刚落,张艳“呸”了我一声,说艾芝你该遭,谁叫你那么色?
  
  和张艳约好,我快速收拾洗刷下楼。此时,重庆的夜,灯火阑珊,流萤飞舞,暗香浮动,仿佛每一个角落,都充满让人迷乱的诱惑。(待续)
 (106B)
  
  李浩在重庆医药界的能量,的确了得。那夜在爱上酒吧,听张艳说,整个重庆主城的10家三甲医院,李浩公司已经拿下5家,张艳进了三家。现在还剩下江都和华兴医院,按照张艳的分析,李浩近期签下江都医院已如囊中取物。我问张艳为什么?张艳听我这么一问,当即就是长叹一声,稍后面露难色,欲言又止。看张艳的表情,我有些着急,“到底怎么了?小艳”。
  这时候张艳端起杯子,一仰头就是一大杯红酒,“艾哥哥,看来方洁还真是变了”。我有些不解,望着张艳问,“她什么变了?”。张艳盯着我问,你现在还爱方洁吗?我本来喝了点酒就有点头昏目眩,加之酒后情绪失去控制,我说,还爱个屁。我明白我自己,虽然嘴巴上这样说,其实我的内心,对方洁还是有太多留恋。或许张艳也意识到这一点,她考虑了很长时间,说艾哥哥,你知道不?李浩已经在江北给方洁买了一套房子。我一笑,说买就买呗,和我无关。
  张艳告诉我,说以前江都医院的张主任亲了方洁一下,方洁随手就是一耳光。然而现在,方洁已经为李浩出生入死冲锋陷阵了。张艳的话老是浮于表面,给我太多想象空间,看来她还真是做生意的料。我问她,小艳你这话啥意思?张艳说,非要我说得很明白么?我点头说“恩”。
  接下来,张艳把方洁最近的一举一动给我讲得一清二楚,说方洁为了帮李浩签下江都医院的合同,跟多个男人上了床,其中还包括那次被她打了的那个张主任。听张艳说完,我苦笑一声,狂吞一大杯酒,伴随着酒精的刺激,我心里蓦地燃烧起熊熊仇恨的火焰。张艳看我脸色不对,赶紧安慰我说,“艾哥哥,你别想了好不?都过去的事情了。现在这个社会,笑贫不笑娼,女人为了钱,做出任何选择,其实都很无奈,你说是不?”。
  张艳随后给我分析了她和李浩之间的格局,当前李浩公司已经全面占先,如果她再不能拿下华兴医院,按照她和厂家的合同,莫说要挤垮李浩,自己都极有可能因为破产而出局。想到当初张艳信心满满的样子,我一时无比困惑,我问张艳,问题究竟出在什么地方?张艳摇了摇头,叹气后说,我也感觉奇怪,按理说李浩那贱人不应该这么厉害啊。
  最后我问张艳,那进我们医院现在情况怎么样?希望大吗?
  面对我的问题,张艳的表情依然很迷茫,她告诉我说,“有希望,没把握”。我就有点纳闷,张艳帮我搞定那烂事,只拨了两个电话,而现在进一两个品种就真那么难?此时张艳似乎读懂了我的内心,说艾哥哥,很多事情你还不了解,在金钱、美色和权利之间,男人很多时候都不能轻易作出选择,你明白吗?
  我不明白。
  张艳一个柔弱的女人,为了洗却曾经被侮辱的仇恨,竟然把自己搞得深陷淤泥难以自拔,看着实在有些让人心疼,想到她在我最艰难的时候,给我那么大的帮助,我想,我应该为她做点什么。
  我问张艳,“你打算什么办?”。
  张艳给我的回答让我震惊,她说“只能继续前进,别无选择,大不了到头来玉石俱焚”。
  我问她,小艳我能帮上你什么忙不?
  张艳望着我一笑,问我,你愿意帮我吗?我赶忙说,当然愿意。
  看来张艳对我的回答非常满意,她温柔的望着我说,艾哥哥,做我们这一行,没一个男人很多时候还真是不方便。我笑说,那是当然了,这世界终归还是男人之间的游戏。听我说完,张艳正色道,“艾哥哥,我问你,如果我要你辞职帮我,你愿意吗?”。
  张艳这问题,无疑在刹那之间把我置入两难。如果不答应帮她,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一来张艳对我本就有“再生”之恩,二来张艳如今境况确实异常艰难。但是一想到我要辞职,那我瞬间就会沦为李浩之流,成为奸诈的药商。
  我问张艳,你没开玩笑吧?张艳说,没开玩笑,和你说正经的呢。
  我说,那好,你给我点时间,容我考虑一晚上好不?张艳微笑点头,随即端起酒杯,“艾哥哥,来,干!”。

查阅用户资料 http://wzx2128.yahubb.com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