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赵家高中教师论坛

教师之家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色医艳情录:(34)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色医艳情录:(34) 于 22/3/2011, 19:15

  (105A)
  
  和石渊约定的见面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小时,那傻B仍未现身,而且他的电话依旧关机。他娘的,从没见过和一个男人约会让我这么心急。我说高飞,走,别等了,管他是死是活。高飞说,不慌,再等等,说不定他堵在车上手机没电。高飞的话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不过我想,这么重要的事情,石渊如果不给自己的电话充满电,他即使以后发生点什么意外,那也是死有余辜。再说他本来就住观音桥,步行到这个茶楼,也要不了多少时间。
  等待实在是一种倍受煎熬的事情,尤其是等一个未曾谋过面的男人。高飞最终也坐不住,扭头对我说,“走,艾哥,不等了,我们找个地方去放松”。我问高飞,石渊不是有个以前的女朋友在西华妇科医院么?她的电话你还有没?要不问问她?这时候高飞把自己的脑门一拍,“对对对,我怎么糊涂了”,高飞边说就边翻出那女人的电话拨了过去。我问高飞,对了那女人叫什么名字?高飞想了想,说好象叫王丽,还特别给我强调,王丽是个大胸女人,还蛮漂亮。
  高飞和王丽通完电话,说王丽告诉他,昨天晚上和石渊联系过,但是今天和我们一样,也是始终打不通他的电话。高飞问王丽知道石渊的详细居住地址不,王丽说除了知道石渊是个男的,其余一概不知。
  
  人生有太多无奈,让人无法逃避,在我内心,实在不希望看见方洁和李浩并肩走在一起。不过最近那两个人的身影,却频频在我眼前晃来晃去。听胥波说,李浩公司又成功获得比利时“拜臣药业”在重庆地区的总代理,这家公司的实力我有所耳闻,我想李浩那烂人还真有本事。看来,张艳计划在事业上打垮李浩的想法,应该有巨大的困难。
  这段时间,李浩带着方洁经常光顾华兴医院,不用说,是来公关。看李浩一副满面春风的表情,估计他们的进展还算顺利。这让我异常忧心,听张艳也说过,她最近谈下来的一个品种,和李浩公司代理“拜臣药业”的主打产品针锋相对。按我理解张艳的意思,这次她和李浩的竞争,将是一场生死攸关的战役。据张艳了解,李浩这次为争取“拜臣”在重庆的总代理权,几乎押上自己的全部身家性命。不过,张艳也下了极大的赌注,看来,她是铁了心毕其功于一役,不惜一切代价,要打赢这场不见硝烟的战争。
  然而,以李浩在重庆医药行业滚打10多年所积累的经验和人脉,以李浩无坚不催的公关能力,柔弱的张艳,她参与这场战争的核心竞争力在哪里?她又有胜算几分?那天我有意识的问到张艳这个问题,张艳轻蔑一笑,不过没有具体回答我,这无疑让我为她捏了很大一把汗。
(105B)
  
  华兴医院很大,在重庆乃至整个西南地区,具有足够的号召力。我们医院为“健康重庆”作的贡献应该不小,不过据我观察,华兴医院的医生,为重庆美女“服务”的热情更为高昂。我们医院现在以王凯为首、以胥波和段玉之流为核心力量的色医团队,在整个重庆的色狼界,都是一股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我们医院的门诊量和住院率高得惊人,历来都是在渝药商的必争之地。据张艳透露,一旦攻克华兴医院,“收拾”其他医疗机构就势如破竹,另外的几家三甲医院不说,其余的中小医院,基本上都会跟风使用我们的品种,江湖传说,如果华兴在用的品种而他们没有,都会因为显得缺乏“技术含量”而自卑。
  药品要进入华兴医院,药事委员会是他们必须要拜的佛。我们医院这个药事委员会,说通俗点不如直接叫“房事委员会”,主任委员正是色名远播的王凯;副主任是人称“邱太蔚”的医务科长邱长江;下面几个委员分别是门诊部主任张国理;药房主任蔡俊;外科主任何永红。胥波按理来说应该没有资格进这个组织,都不知道当初梅书记是出于何种考虑,硬是将胥波搞进了这个骚气冲天的委员会,气得以前那个大内科主任差点就跳楼。
  药事委员会采取一票否决,所以那六匹狼谁都牛B得吓人,据胥波酒后透露,他进了那个组织之后,开始还以为只有蔡俊比较正直,后来才听说那烂人当药房主任多年,已经阳痿,有一次为了强行冲动,加量吃了两颗伟哥,稍后就胸闷气促,差点就心脏骤停。
  
  张艳和李浩的战争已经拉开序幕,最终鹿死谁手不可预知。
  先对双方实力做个对比,李浩纵横重庆医药行业10年,经验和人脉张艳无法企及;李浩手下美女如云,公关能力可想而知;张艳也招了几个美女,虽说不能和李浩相比,不过估计很多时候张艳亲自出马,所以这方面两个有得一拼;张艳开现代酷派,李浩驾进口宝马,资金实力悬殊颇大。李浩代理的“拜臣”享有全球盛誉,张艳做的品种纯粹国产,默默无闻。
  如此看来,比之张艳,李浩几乎胜券在握,而且李浩现在有方洁助阵,简直如虎添翼。
  不过张艳初生牛犊,充满仇恨,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案例本来就不鲜见,加上以张艳两个电话就拯救我于水火的能力,这丫头的背景实在有些神秘,所以张艳也并不是毫无胜算。
  
  随着柯莲的婚期将近,这丫头的情绪似乎有所好转,不过看她脸上的笑容稍纵即逝,柯莲应该还是有太多的心事缠绕。
  听柯莲讲,她现在天圣医院的工作还算顺利,不过对妈妈的思念却丝毫没有淡化。那天小姑娘再次给我问起她妈妈的事情,我很是惭愧。最近以来,我一直忙于应付自己的诸多事情,已经很久没找过小童。
  中午休息,我抽空去派出所,小童和另外两个警察正在“打地主”,看他们桌子上摆的钱,赌博的金额还不小。
  小童告诉我,说柯莲妈妈的案子有了新线索。我一听就生气,心想光有线索顶屁用,警察破案才是王道。小童似乎看出我脸上流露的不快,安慰我说艾医生,你别着急,张秀芳这个案子,这次的线索非常铁,不出大意外,很快就会有个结果。我问小童,“很快”是多久?小童一笑,“应该不会超过两个月”。
  告别小童的时候,他把我拉到一边,严肃而平静的告诉我,“小艾你得有个思想准备”。我不解,问他啥意思。小童说,“据我们已经掌握的线索分析,张秀芳的失踪,涉及到一起重大刑事案件,并且,估计她已经不在世了”。虽然我一直都有这个预感,不过从小童嘴里亲自说出来,我还是异常震惊。我问小童,“刑事案件?难不成张秀芳被害?,她一个老实的农村妇女,不可能与谁有什么仇恨,她又没什么钱财,难道是情杀?”。
  小童说,小艾你就别多问了,这事情你还得暂时保密。
  从派出所出来,回家的路上,我压抑得难受。一想到要是柯莲知道她妈妈真如小童所说已经不在人世,这小姑娘该是怎样的心痛和绝望?
  
  石渊真他娘的该死,自从那天失约之后,高飞说就一直打不通他的电话。莫不是还真的被苟贤一伙杀人灭口?王丽也告诉高飞,石渊很久都没有联系她。高飞和我商量,问我是不是应该马上去报案?我问高飞,报什么案?高飞说,就报苟贤杀了石渊啊。我骂他,操,高飞你他妈想死?你凭什么就说是苟贤杀了石渊?高飞闷闷的说,石渊不是失踪了么?我告诉高飞,以中国之大,你联系不上人家就说是失踪?说不定石渊现在其他地方逍遥享乐呢。
  高飞想了想点头认可,不过这烂人看来已经开始在全面溃烂了,他现在才告诉我寻找石渊的真实目的,原来这厮狂嫖滥赌,已经债台高筑,本想找到石渊,以给他通风报信为名,获得苟圣的秘密,进而得点鱼翁之利。
  我骂高飞,你狗日的想钱想疯了?
  高飞很委屈,回我说艾哥,这社会没钱寸步难行啊。
  
  确实也是这个道理,没钱还真不行,想到前段时间,为了赔偿张大娘那五万块,差点就搞得我人生崩溃。一想到这里,我内心就难以平静,帮我垫付那笔钱的人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要匿名帮我?上次托高飞去调查,无果而终。估计大娘一家现在已经差不多消了气,我想,我是应该抽空亲自去张大娘家,问问这个事情了。


查阅用户资料 http://wzx2128.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