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赵家高中教师论坛

教师之家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色医艳情录(33)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色医艳情录(33) 于 8/2/2011, 11:11

(101A)
    刚把自己混乱的人生,做了一次梳理,修剪一些繁枝末节,发现自己除了老婆消失,情人离开,我人生的系统,尚未彻底崩盘。我想这所有的混乱,在我理顺工作之后,都即将迎刃而解。作为一个男人,安身立命的终归只能靠事业,谁他妈成天卿卿我我,爱来恨去,说起不感觉可耻么?
    然而,正当我准备用心工作,努力做好一个医生的本分时,生活又给我开了一个玩笑。这个玩笑不大不小,将刚刚平静下来准备远离红尘的我,再一次推上风口浪尖。
  
    卫生局和医保中心成立了一个“联合调查组”,说医院有人匿名举报我,罪名是勾结医托,介绍公立医院患者去民营医院,非法谋取暴利,并造成严重后果。另外说我滥用职权,为医保病人超标开药。举报信内容详实,图文并茂,人证物证具在,语言极为煽情。按照信中为我罗列的若干罪状,仿佛中国医疗改革失败,都是我一人所致。我操,这傻B极富挑拨之能事,不去做“妓者”简直可惜。
  
    那天我被那一大帮人“请”到王院长办公室,离开的时候,杨姐还以为我被拉出去就要枪毙,她看我的眼神饱含深情和留恋,让我当时甚为感动。娟娟和孙丽也跑前跑后,为胥波通风报信,我明白她们的意思是让胥波来营救我。想一代骚女,竟然有如此人间真情,真的无法不让人动容。
    在院长办公室,王凯脸青面黑,唉声叹气。他对我只顾摇头,我明白他的内心,除了对我大为失望,估计想说我这次是基本上没救。
    王院长把卫生局和医保中心的人一一作了介绍,当时我心里就是一惊。我这很久以前的烂事,居然惊动了卫生局的副局长,看来我这次我是真的在劫难逃了。
    几个tan官污吏简单的问了我几个问题,严厉的告诉我“等候处理”。那几个人走后,我问王凯,“王院长,我这个问题严重不?”。王凯说“小艾啊小艾,你看你自己都做了些啥?”。见王凯一副要死人的样子,我气得不行,心想他娘的,当初你把人家病人家属的肚子搞大,还是一炮双响双胞胎,我面临那么大的困难,冒死出面帮你摆平。如今我出这点小事,你他娘的如丧考妣,有这么严重么?王凯说,之前你这事情,我尽了那么大力帮你藏下来,医院虽然给你处分,说白了那也就是一个形式。不过现在情况看来麻烦,小艾啊,你想想在医院究竟得罪谁了?这不摆命是要弄你下课么?
  
    王凯这话倒突然让我醒悟过来,我他娘的到底得罪谁了?想来对我知根知底的人也就那么几个。是秦茹么?莫不是那次偷欢不成对我怀恨在心?是娟娟和杨姐么?这个时候还不应该考虑这些,当务之急要想办法解决这烂事。我问王凯,“院长,你看我这事卫生局大概会怎么处理?”。听我这么一问,王凯长叹一声,他这一声气直叹得我心扑腾扑腾的跳。“小艾啊,不瞒你说,你得有个思想准备”。我说“啊?院长?啥意思?”。
  
    王凯告诉我,“刚才听他们的意思,小艾,估计你这次麻烦”。我有点沉不住气了,“老王,是不是要开除我?”。王凯说,“小艾啊,还不仅仅是开除那么简单”。听王凯这么一说,看他表情,我心里又惊又怒,“院长,麻烦你老人家爽快点说嘛,不至于要我去坐牢吧?”。
    这时候王凯点上一支烟,深吸了一口,说,“小艾,卫生局的意思,估计还准备要吊销你的医师资格证”。我一听,当即全身冷汗直冒,这不分明是不让我活么?想到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妈不被活活气死才怪。我赶忙求王凯,“王院长,这事情你得帮我作主啊”。
    王凯茫然的摇头,我一时深陷绝望,平时桀骜不逊玩世不恭的我,此时竟然感觉那么深刻的无助。594#  (101B)
    当天,王凯就代表华兴医院,给了我一个处理意见,“停职等候通知”。告别王院长的时候,看他凄哀和无能为力的表情,我蓦地感觉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我是何等渺小。相关职能部门,只要轻轻的扇一丝风,就可以让我彻底的消失于重庆的滚滚红尘之中。不过这时候怨天尤人毫无意义,正所谓,自作孽,不可活。眼前这一切悲剧,导演何尝不是自己?然而想到胥波,他的恶劣程度,比我有过之而无不及,却生活得那么滋润洒脱,我又突然感觉有些委屈和不公。
  
    回到消化内科办公室,一大群医生护士就围了过来,此情此景,应该是展示善良和关怀的最佳时刻,我这人说来是容易“冲动”,其实内心深处更容易“感动”。护士长最先说话,“小艾,保重啊,你这一走,谁来给娟娟送鸡爪爪?”。杨姐的话看似调侃,其实我明白其中的情意。娟娟盯了杨姐一眼,说“讨厌!艾医生,有空到酒吧来喝酒”,我含着热泪点了点头。孙丽比杨姐和娟娟表达得更为煽情和直接,跑过来一把拉住我,说艾医生我不准你走,呆会我就去找胥主任。
  
    孙丽的举动此时让我很是动容,以前只认为她是一个骚到极致的小丫头。想我和胥波称兄道弟10年,尚且如此。你和胥波仅仅皮肉之欢,而且胥波从来视女人为玩物,小小一个孙丽,在胥波那里基本上无足轻重。
    正在这时,胥波拨开围观的人群挤了进来,厉声吼道,“孙丽,把手放开,大白天的拉拉扯扯象什么话?”。没等孙丽来得及松手,胥波环视一周,“都回去,都回去,上班时间搞什么名堂”。
    围观的同事在胥波的吆喝之下,黯然离开,孙丽悄悄回头,对着胥波“哼”了一声。娟娟站在门口,频频回首,估计她在想,我这一走,恐怕以后再没人给她买零食。
    众人离开之后,胥波赶忙递了一根烟给我,“艾哥,你放心,这事情我尽量想法帮你摆平”。我一笑,说胥波,看来关键时刻还是兄弟靠得住。胥波哈哈一笑,随即骂了一声,“操!他娘的,要是我调查到是谁出卖我兄弟,老子和他没完”。我说胥波算了,这事情也怪不得别人。
  
    晚上,一人在家,独自站在窗前,任饥饿难忍,终无食欲。
    山城的夜,万家灯火,每一盏温暖的灯背后,想必都有一个幸福的家。而自己妻离子散,孤寂一人,黑灯瞎火,一时倍感凄然。此时,心里无比痛悔,想自己曾经要不是嬉戏红尘,现在已然是娇妻爱女,其乐融融。
    兰馨啊,你到底在哪里?595#作者:Prince13 回复日期:2009-11-29 12:00:00
  (102A)
    这次麻烦看来确实大,一代风流色医,离江湖游医的距离,似乎已经近在咫尺。
    胥波给我打来电话,听他的声音,真情切切,情深意浓,所有兄弟情谊,尽在言语之中。“艾哥,唉,我已经尽力了”。这时候胥波给我唉声叹气,我反倒还安慰他,我说胥波,又没有死人,看你难过成那样?胥波说,“关键时刻,兄弟我无能为力,惭愧啊,内疚啊”。我苦笑一声,“胥波你内疚个毛,大不了我沦为高飞和郭亮之流,我不相信这和谐社会还能憋死人?”。虽然嘴巴上这样说得轻松,此时我心里还是波涛汹涌澎湃。想我已经是妻离子散,如今又即将成为无业游民,这人生,过得还真他娘的是抄蛋。
  
    柯莲的身体明显有所好转,不过她的情绪还没有完全恢复。那天晚上突然到家看我,问我说,艾哥哥,你怎么憔悴成这样?是不是想方姐姐?柯莲的景况也难,我当然不能让她知道我的事情。我笑说,怎么?小莲我很苍老么?没什么,只是这几天工作太累。
    我的谎言被柯莲当场揭穿,“艾哥哥,你现在没上班了,有生活费吗?我这里有些钱,你先拿去应急”。小姑娘边说边从随身携带的小包里摸出一叠钱,摆在茶几上。
    我把钱抓起来递还给柯莲,低头问她,小莲我的事情你知道啦?柯莲说,艾哥哥,以后你有啥事别瞒我好不?我说都是小事,大事我一定告诉你,别担心,没什么的。
    柯莲说,我知道你没什么钱,我现在也没什么花钱的地方,这个你先拿着,当我还你以前为我奶奶垫付的药费。柯莲说完又把钱递给我。
    小姑娘的举动让我一时有些哽咽,说不出话来。柯莲估计明白我这时候的心思,问我,“艾哥哥,最近有方姐姐的消息么?”。我摇了摇头,说小莲,你是不是也很想方姐姐了?柯莲“恩”了一声,只顾点头。“艾哥哥,我想去找方姐姐谈谈,你看行不?”。我说别啊小莲,方洁既然不愿意见我,肯定有她的难言之隐,别去打搅她。
    那天柯莲告诉我,她又回了天圣医院,继续以前的财务工作。我问她,“小莲,现在苟圣对你怎么样?”。这个问题一下又柯莲伤怀起来,她说始终感觉苟圣看她的眼神很奇怪,但是又不清楚具体奇怪在什么地方,这事情让柯莲异常困惑不解。我安慰小姑娘,我说别管他,做好自己的工作,结婚后你是和苟欣过日子。
    突然从繁忙的工作中闲下来,还真是不习惯,而且在空闲的时候,等待一份决定自己命运的“判决”,这样的难受和憋闷可想而知。
    那天上午,正在家郁闷得想打人的时候,我的电话铃声猛然急叫,张艳找我。这能让人憋出痔疮的日子,对我的每一个问候和关怀,都让我甚为感动。
    接通电话我刚说一声“喂”,手机里就传过来张艳急切的声音,“艾哥哥你现在哪里?”。我说在家。张艳估计感觉有些奇怪,“这上班时间,你呆在家里干嘛?怎么不在医院?”。我说张艳,艾哥哥已经光荣下岗。张艳说你开什么玩笑?是不是生病了?我告诉张艳,“我没病啊,真是下岗了,对了,小艳你找我有事没?”。张艳说,没事,就是顺路过来看看你,你现在到底在哪里?我说真的在家。
  
    张艳有些着急,大声问我,“艾芝你到底怎么回事?”。我笑说,没什么,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张艳说,“那好,你在家给我好好呆着,我马上过来找你”。  (102B)
    我风雨飘摇的人生,在大厦将倾之际,终于得到拯救。然而让我感觉有些悲哀的是,这次救我于危难的居然是一个女人。
    那天张艳匆忙赶到我家,问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当即就说,“我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谁决定停你的职?”。我说,估计是医院吧,王凯通知我的。
    张艳说,你在这里坐会,我去阳台上打个电话。
    正在我揣测张艳究竟去给谁打电话,这时候她已经折返回客厅。没等我来得及开口,张艳又当着我的面拨通一个号码。
    “喂,是我,张艳”。
    “艾医生的事情是你处理的?”。“我和艾医生什么关系?这个你别管”。
  
    “什么?啊?你是不是老糊涂了?要不要我提醒一下你?”。
    “恩?不行,你得马上给我一个答复”。
    “嘿,我说,你是不是想退休了?李局?你少来,我刚给他打了电话”。
    “我说,你们就知道欺负老实人是不?好,等你10分钟”。
    上面是张艳那次电话实录,对方说的什么我无法知晓。我迷惑不解的望着张艳,问她,“你刚才给谁打的电话?”。张艳一笑,“艾哥哥,你别着急,他马上就会给你打来电话”。
    一刻钟之后,我的手机有电话进来,我一看来电,王凯找我。张艳一笑,示意我接。
    电话一接通就传来王凯的声音,“小艾啊,这两天在家休息得怎么样?”。听王凯这么一问,我莫名其妙,说谢谢院长关心,我还好。王凯笑说,“你休息好了就赶快回来上班,医院怎么能少你这样的栋梁?”。我诧异得不行,我说老王你开什么玩笑?我不是已经停职了么?王凯哈哈一笑,“停哪个的职也不能停你的职,对了,明天就回来上班,晚上我请你吃饭,家里还有一瓶好酒,我一直舍不得喝,明天晚上我们俩来个一醉方休”。
  
    王凯这时候对我的态度,比上次我帮他摆平那双响炮还好。我一时感觉有些不太真实,茫然而迷惑的望着张艳。张艳给我温柔一笑,“艾哥哥,你明天就回去上班,有任何事情直接给我电话”。
    我问张艳,你爹莫是不是重庆市长?张艳含笑不语,娇羞得象一朵含苞待放的水仙花。我大难不死,一时有些激动,竟然很傻B的问了张艳一个问题,“小艳,你为什么要帮我?”。我这个傻B问题,直接问得张艳脸色大变,她刚才一脸的娇柔,瞬间没了踪迹。张艳幽幽的喊了我一声“艾哥哥”之后,半天说不出话来。她突然的情绪变化,让我蓦地感觉不知所措。
    那天张艳离开之前问我,“艾哥哥,你想想究竟是谁在背后给你使坏?”,面对张艳的问题,我茫然的摇头。张艳叹了一大口气,“唉。。。你这人。。。。。。”。
    第二天,我准时赶到医院上班。他娘的,两天没来,我的办公室已经改为同事们的餐厅,看来,他们还真以为这回我是死翘翘了。
    我“死而复生”,让他们惊诧不已,最先见到我的是杨姐和娟娟。杨姐见多识广沉稳老练,然而那天还是让她大吃一惊,“小艾,真的是你?你回来了?”。我含笑的对杨姐点了点头。娟娟躲在杨姐背后,一脸绯红,都不知道当时她在想什么。还是孙丽这小女人奔放,一见我就给我来个熊抱,“艾哥哥,你走了我们都好想你哦”。我当时心想,恐怕以后我会控制不住和这个可爱的小护士搞点什么名堂。
  
    几天不见,对同事们的感觉突然起了很多变化,和他们分别打过招呼,正欲回去打扫自己的办公室,这时候胥波迈着鸭步,向我这边摇了过来。(103A)
    那天胥波见到我之后的表情,长时间让我感觉困惑。看他一脸的惊诧和恐慌,就有如大白天遇鬼。当时那烂人,只差没有伸手来摸我的额头,估计他还以为我真的是妖怪。看他目瞪口呆的瓜样,我禁不住笑出声来,“哈哈,胥主任,你娃莫不是中风了?”。稍后胥波回过神,问我艾哥真的是你?我微笑着点头说“恩”。胥波说,你回来做啥?我说靠,我回来上班,你有意见没?胥波这时候一脸的疑惑,“上班?你不是已经停职了么?”。我调侃他,“呵呵,王凯说我是华兴医院的栋梁,他老人家请我回来”。对我的话胥波似信非信,瘪着嘴巴挤了一个“哦”字给我,匆忙逃回他的办公室,我想那孙子应该是马上打电话去核实我的事情。
  
    收拾整理自己杂乱的办公室,太多的感触油然而生。我这破败的人生,他娘的差不多已经无限接近“窝囊”了。其实以我历来的性格,卑鄙淫贱我尚且能接受,惟有这“窝囊”两个字,应该是个男人都讳莫如深。
    想自己的老婆如今生死不明;女儿4岁多,还没听见她清晰的叫我一声“爹”;承诺与我生死与共白头偕老的方洁,最终投入金钱的怀抱,做了李浩的情人;事业停滞不前不说,还差点混成游医;至于老家母亲苍老的容颜,我更是没有勇气去触击。然而更让我有些无地自容的是,在我穷途末路的时候,拯救我的居然是张艳这么柔弱一个女人。
    艾芝,你娃确实够窝囊的了!
    想到曾经意气风发,而如今窝囊至此,说实话,当时我跳楼的心都有。不过一来当心老妈无法承受老来失子的凄楚,二来跳楼死得难看不说,估计还有点痛。
    其实这些都在其次,我想红尘虽苦,依然还有很多乐趣。秦茹就不屑说,偶尔可以娱乐。张艳这姑娘帮了我那么多,如果她对我有想法,我想找个机会给她来个顺水推舟以身相许。
    消化内科这几天简直热闹,三个老护士芳容渐失光荣退休。那天胥波特意吩咐杨姐,说这次我们科室要补充几个护士,你选人的时候,要注意形象和亲和力。杨姐资格有点老,很多时候不太买胥波的帐,当时听胥波这么说就白了他一眼,说“胥大主任,要不你亲自去选?”。胥波自我解嘲一笑,说杨姐啊,我们相信你的目光。
    那天正在办公室,张艳给我打来电话,接通就问艾哥哥在干嘛?我回张艳,“我在无聊,小艳你找我啥事?”。张艳说没什么,对了,最近工作还顺利么?我笑说有你张大小姐关照,我想不顺利都难。张艳说你呸,你个没良心的家伙,怎么感谢我?我哈哈一笑,说小艳我一直都很有想法要感谢你。
  
    张艳嘻嘻的笑个不停,问我,艾芝你准备怎么谢我?我逗她说,“小艳啊,我日思夜想,你对我的大恩大德,我只有‘献身’才能报答”。表面是挑逗,实际上在试探,我确实够卑鄙。
    我刚说完,张艳毫不犹豫的再次“呸”我,随即说,“那好,晚上请我吃饭”。我说没问题,除了火锅,想吃什么尽管说。
    张艳说,那定了,晚上8点,我来接你。 (103B)
  
    那天本来和张艳约的晚上8点,都不知道是她饥饿难忍,还是慌着其他。快下班的时候,张艳再次打来电话,说马上到医院门口接我。
    下午5点半,医院门口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我把车停在一边东张西望,这时候秦茹摇着她那肥硕的身躯,饱含深情,眼神迷离的向我靠了过来。我心里一惊,想这骚娘们上辈子莫不是和张艳有仇?上次张艳坏了我和她的好事,难不成今天她要破坏我和张艳的浪漫之约?
    没待我开口,秦茹羞红着脸悄声说,“艾芝你个死鬼,你上次。。。”。我说秦茹打住,大白天莫说这些,别人听见影响不好。我刚说完,这秦茹又准备要给我撒泼,嚷道你什么意思?你把我当小姐啊?想上就上,想走就走。秦茹的表情异常委屈,我蓦地有些难过,想来我也实在过分,这秦茹虽说人品不好,不过对我向来没有恶意。我说小秦,上次对不起,突发意外。秦茹哼了一声,径直拉开我的车门,一屁股就把自己丢到车上去。我突然慌了神,想张艳马上就到,如果她来看见秦茹在我车上,那么今天晚上别说吃顿饭,估计就是直接给张艳吃点***,她也应该冲动不起来。我赶忙说秦茹,小秦啊你快下来,改天我陪你打麻将,今天晚上我有事,很重要的事情。
  
    秦茹坐在车里,歪着脑袋望着我,“哼,艾芝,你少来!我就知道你在这里等哪个妹妹,我偏不下来,看你怎么办?”。她娘的,没见过这么死缠烂打的女人,秦茹今天真是要命,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乱吃窝边草。
    张艳应该马上就要到了,我心里那个慌,又不好直接把秦茹从车上拉下来,即使想拉还不一定拉得动,秦茹的吨位不小,单是两个咪咪,保守估计,不应该低于30斤。
    看来不耍点花招不行,我说秦妹,那好,我今天晚上请你吃饭。秦茹一听,不清楚她是开心还是以为自己的计谋得逞,笑得很是诡异,说“真的呀艾艾?我想吃羊肉”。我心想妈的你秦茹,再吃点羊肉那还不骚动全城?我说没问题,你先下来,我的车没油了,你在这里等着,我先去加点油。
    听我说完,秦茹从车里一弹就冒了出来,一个猩红的嘴巴差点就亲在我脸上。
    我说小秦,以后你莫化这么浓的妆好不?象个鬼似的。
    我边说边上车,没等秦茹反应过来,我发动汽车一溜烟就跑,仿佛还听见秦茹在喊,“艾艾,快点哟,我等你”。
    看秦茹消失在我的视野之中,我赶忙摸出手机找张艳,“小艳,在哪里?”。张艳说,天星桥转盘有点堵,快了,马上到你们医院。我说你别去医院接我,我在开车,你直接到石桥铺南方花园好不?张艳一听,说艾芝你烦不烦?我这车买了这么久你还没认真坐过呢,今天不行,你必须得坐我的车,你乖乖的在医院门口等我。
  
    这可怎么办?想必秦茹还在那里守望,这两个女人今天要是撞车,那麻烦就大了。我赶忙打通秦茹的电话,“小秦啊,对不起,车坏了,改天请你吃大餐,我得马上去修车”。秦茹说艾芝你骗我的吧?真扫兴,你要是骗我,哼!
    把秦茹之开后,我开车回到医院门口,刚把车停稳,张艳红色的现代酷派象一束风一样飘到我面前,吱嘎一声停得纹丝不动。张艳今天的情绪看来不错,只见她摇下车窗,望着我喊道,“上车,帅哥”。这时候张艳带着墨镜,都不知道她有没有给我抛一个眉眼。
(104A)
    女人还真是很诡异的动物,那天在网上,我异常坦率而真诚的对一个美女说,“小丫,今天下午天气凉快,非常适合某种机械活动,要不我们两个去开房?”。小丫说艾芝你爬,这辈子你都莫要抱这个幻想。我问她为什么?她说艾芝,我们两个太熟,熟人不好下手。我当即就郁闷,她奶奶的,从来都说熟人好办事,惟独这个“事”不行。看来,女人的小心思真是难懂。
    张艳也不另外,刚认识的时候,看我的眼神缠绵悱恻,仿佛随时都可以冒出火来。这倒好,自从相熟以后,我们貌似越走越近,而她的眼睛,却似乎变得越来越清亮。唉,真是后悔那夜张艳受李浩所迫,色诱我的时候,我没有彻底上当。
    那天,张艳把我拉到南方花园科园四路,这条路是重庆比较有名的餐饮一条街。张艳问我想吃什么?其实对我来说,和女人约会,吃饭从来都可以直接忽略。我带着张艳沿街搜索,几百米长街,我瞪大眼睛,硬还是找不出一家装修情调有些“温柔暧昧”的餐厅。看名字就让人大倒胃口,还怎么能让张艳适当的分泌点荷尔蒙?“王胖子火锅”,“李鸭肠”,“秦大妈”,“张二娃”,我操!重庆搞餐饮的人还真他妈恶俗。更有傻B,取名尤为变态,“猪圈火锅”,你他娘的,硬是没读过书?都不知道坐在“猪圈”里面吃饭是什么感觉,据说那家味道还不错,不过我是实在没有勇气进什么“猪圈”。
  
    后来不知道张艳是不是洞穿了我内心肮脏的想法,笑说艾哥哥,吃个饭你还那么讲究?我被张艳一爪撕下面具非常尴尬。我说小艳,艾哥哥一个人随便吃一碗小面都无所谓,可你张大小姐好歹也是开跑车的美女,不找个有格调的餐厅,怎么对得起你这妙曼的身材?听我说完张艳嘻嘻一笑。
    那夜,重庆的冬天,竟然罕有的飘荡着一丝月光。看张艳的表情,我当时心想,估计还有点希望。600#    我和张艳商量后,最终决定去一家私房菜馆,这家餐馆位于二楼,名字我已经不记得。在一个非常偏僻的角落,我和张艳坐下来,叫过小姐要了三菜一汤。俗话说,“三菜一汤,吃了要装莽”,那夜,张艳的言行果然应验了这句名言,边吃就边和我谈起人生,聊起理想。她聊得越是欢,我内心就越急。我尝试了好几次,试着将张艳忽悠进一个暧昧情色的话题,然而张艳似乎很清醒,始终没有落入我的圈套。
  
    后来看天色渐晚,我决定冒险一搏。
    但是旁边一直站着一个服务小姐,让我所有的“操作”非常不方便。我用眼神暗示了她三次,但是那个傻B不知道是故意给我装怪还是压根懂不起,挺直腰干,站得非常伟岸,而且恶心的是,至始至终保持一种含苞欲放的微笑。我当时心想,奶奶的,你莫不是“妇联”派来保护张艳的?我又不要你倒茶也不需要你夹菜,你就这样在旁边看我们吃饭很好玩么?这不是摆明给我们的勾兑制造障碍?
  
    看来,不想法把这个瘟神打发走,还真不好开展工作。
    这时候我眼神无比幽怨的望着小姐说,你这样站着不累么?那边有凳子,去坐吧。小姐说,先生对不起,经理吩咐,客人吃饭我们必须站在旁边服务。我靠,你这分明是装怪,服的哪门子务?唉,要是以后我不做医生开餐厅,凡是一男一女吃饭,任何人不得上前干扰。
    这招失败,我故意把筷子打落在地,“小姐,麻烦你去帮我拿双筷子”,那女人这才迅速转身离开。
    见那瘟神不在,我侧身面对张艳,我的眼神在须臾之间变得温柔起来。可没等我开口说话,张艳率先发言,“艾哥哥,最近你工作怎么样?”。
    我故作没听见她的话,我说小艳,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说完我悄然流露一丝淡淡的羞涩。张艳一笑,问我艾哥哥你梦见什么了?
  
    其实最近我一直没做过什么香艳的春梦,倒是噩梦不断,但是为了向张艳传递一些关于我渴望和她发生点什么的愿望,我正想说昨天晚上梦见和你那个那个,这时候,先前那服务小姐又象一阵风一样飘到我面前,将我所有的暧昧吹得了无踪迹。
    那夜我的所有良好夙愿最终胎死腹中,整一晚上张艳喋喋不休的给我大谈人生和理想。不过在我失望之余,又收获了一条至关重要的人生经验,“离红颜越近,离床边就越远”。看样子,这张艳和我,大有向红颜知己发展的趋势,这让我感觉多少有些害怕。
    自从那夜和张艳吃饭之后,我决定,以后遇到女人,关于人生理想的话题一律免谈,一定要将所有的故事,结束在成为红颜知己之前。
    那夜因为我的所有血液都在下半身涌动,导致我大脑有些缺氧,张艳具体跟我谈了些什么,我现在已经无法回忆,只仿佛记得,张艳说了一些关于怎样报复李浩的计划,另外问我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我告诉张艳说,我打算好好工作,工作之余,治疗一下自己的毛病。
    张艳认真的问我,艾哥哥你有啥毛病?
    我悄悄的望了一眼下面膨胀的裤裆,异常委屈的告诉张艳,小艳,我估计自己已经阳痿。张艳哈哈一笑,随即站起来,说走,我送你回家。

查阅用户资料 http://wzx2128.yahubb.com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