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赵家高中教师论坛

教师之家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色医艳情录(30)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色医艳情录(30) 于 13/9/2010, 21:59

 (096)
  
  多年以来,我对吴忠信的感觉不错,甚至有些敬重。这家伙帅气不说,做事情沉稳老练,对事业追求执着,尤其是他对梅颖深埋在内心的那份痴情,很多时候都让我感动。胥波那烂人一直称吴忠信为“闷骚男”,其实这种闷骚男一旦喜欢一个女人,那多半是情比金坚,爱比蜜浓。当年我们三个,吴忠信率先考上研究生,我和胥波兴趣相投,那时候没有网络,经常出入歌厅舞场。我的英文读写本来还行,不过从小生在偏僻的乡村,听力仅限于最简单的对话,第一年我和胥波都是因为英语导致考研卡壳。来年再战,我侥幸过关,胥波第二次名落孙山。这事情让胥波有些刺激,既而发奋图强,成天闭门苦读,连A片都看英文原版,据说他在练习“日”常用语。那次和胥波去舞厅鬼混回来后喝了点酒,醉酒后在他家沙发上留宿。胥波这烂人淫贱到可谓天崩地裂,那天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喊了个女人回来,半夜我被一阵破床的吱嘎声惊醒,恍惚中听见一些奇怪的声音。仔细一听,貌似英文,想胥波做梦都在温习单词,考研应该没有问题。可后来又感觉有些不对,胥波一直重复的念叨“yes/no”,而且语调***。正在我迷惑不解之际,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日你妈,龟儿宝器,学什么鬼叫?”。
  吴忠信一直惦记梅颖,这是医院一个公开的秘密,这事甚至让医院不少渴望隆胸的护士黯然惆怅。不过吴忠信对梅颖的那份心意,我并不感觉有什么不妥,人家恋得单纯没有肮脏的目的,不象胥波,老是给其他男人生产绿色帽子。
  不过今天在吴忠信办公桌上偶然看见兰馨的照片,还是让我感觉震撼和不解,刹那之间我心目中的吴大博士变得陌生起来。难不成他们早就认识?兰馨在我生活中出现得本来就有些突然,虽然以前我一直有些怀疑兰馨和胥波之间的关系,但是一直没有往坏处想。看来这事情有些诡异,必须得找吴忠信问个明白。
  那天吴忠信回来的时候,见到我先是一惊,接着问我小艾今天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我一声冷笑,指着兰馨的照片问他,“小吴,这美女是谁呀?怎么没听你说起过?”。这时候吴忠信一脸的镇静让我有些生气,刚才为他构思若干慌乱的表情一个都没出现,他慢悠悠递了一根烟给我,说小艾,我知道这事情迟早你会知道。吴忠信说完长叹一声,“唉。。。”。我心里又气又急,说小吴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时吴忠信一脸的表情怪异难懂,独自站立在窗前,好象压根没听见我的问题,看样子他在回忆。屋子里突然安静得让人窒息,我实在沉不住气,猛地站起来,我拍打着兰馨的照片,大声说“吴忠信,你现在少他娘的给我装深沉,你和胥波到底给我埋藏着什么秘密?”。我话音刚落,吴忠信缓慢回头,呆呆地望着我,说“兰馨啊,是我这一生最完美的作品。。。”。这家伙当时说话的腔调要是在半夜,一定以为是鬼。我惊呃之余,蓦地冒火,冲上去抓住吴忠信的衣领,一把将他拖到办公桌前,“说,兰馨究竟是你什么作品?你们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当时我声嘶力竭的抓狂,吴忠信视若无睹,稍后他怔怔的望着兰馨的照片,满眼含泪,给我讲述了一段尘封在他心里多年的故事,一段关于他和兰馨以及胥波之间的故事。
  
  听吴忠信讲完,我这才明白,原来兰馨虽然美貌如花,但是胸部明显偏小。那年兰馨来我们医院要求整形,吴忠信亲自为她设计操刀。用吴忠信的原话说,“那次手术堪称完美”。想来也是,和兰馨同床共枕多年,我竟然没有感觉她有任何异样。吴忠信说,那次手术后就和兰馨彼此欣赏建立了恋爱关系。我问他,那后来呢?为什么你们没在一起?听我这么一问,吴忠信的眼里似乎悲愤得要冒出火花来,“后来?小艾啊,女人心啦,唉。。。”。我有些着急,问他后来到底怎么啦?吴忠信说,后来兰馨突然给他提出分手,几天之后,兰馨就跟了胥波。听到这里,我几乎快发疯,我问吴忠信,“兰馨是因为什么给你分手?”。这时候吴忠信分明已经沉入无边的痛苦之中,不停的摇头,说“我也不知道”。
  我越渐迷糊得不行,望着吴忠信我吼道,“这都他娘的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一点不知道?”。吴忠信说你当然不知道啦,那时候你不是去上海二医大进修了半年么?我操他老娘的胥波,他也是做得出来,我问吴忠信,我说那胥波后来又为什么把兰馨介绍给我?吴忠信沉默片刻,说小艾,我估计胥波应该是追求梅颖成功之后,把兰馨转给了你吧。没等我开口,吴忠信说小艾,胥波这人你还不了解么?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相比兰馨,梅颖对他更有吸引力。
  吴忠信的话将我原本就已经破碎的心,瞬间撕裂。这兰馨究竟是怎样一个女人?她又怎么能够任自己象物品一样,在三个男人之间转到转去?如果今天吴忠信的话全部是真,那么兰馨后来又为什么甘心放手让胥波和梅颖喜结连理?她又为什么愿意放弃胥波和我结婚生子?太多疑问,每一个问题都让我痛不欲生。想我曾经游戏红尘多年,到头来恍然若梦,竟然被红尘嘻戏,这人生啊,还真是有报应。
  那天离开吴忠信办公室之前,我心中仍然有很多疑惑,我问他,我说胥波对你差不多有夺“妻”之仇?怎么不见你恨他?看你们后来关系不是一直都还很不错么?听我这么一说,吴忠信淡然一笑,“呵呵,太要下雨,娘要嫁人,随她去吧”。吴忠信这时候的大度让我费解,我问他,“你自今形单只影孑然一生到底是在守侯谁呢?梅颖还是兰馨?”。吴忠信哈哈一笑,那笑身听起来让人感觉恐怖,他笑声刚落,答非所问,口中喃喃自语,“兰馨。。。此生。。。我最完美的作品。。。兰馨。。。”。看他眼神,估计他娘的吴忠信已经疯了。
  
  从吴忠信办公室出来,我恨不能立刻找到兰馨给她质问,然而此时兰馨依然是人间蒸发,这让我心中熊熊怒火无处燃烧,憋闷之情难以言表。我可没吴忠信那书呆子大度能容,胥波你个贱人,你于我不义在先,可怪不得老子现在对你无情。(待续)

查阅用户资料 http://wzx2128.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