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赵家高中教师论坛

教师之家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色医艳情录(29)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色医艳情录(29) 于 31/8/2010, 18:53

(095)
  
  那天我还真是冤枉了高飞,他打来电话,无论我怎么问他,我说高飞,到底是谁帮我垫付的钱?他除了说是一个美女,始终不讲名字,后来我冒火,我骂他,“高飞操你老娘,胃口不是你这样吊的”。电话那端的高飞,显然被我骂傻了,没等他来得及解释,我已经愤然挂了电话。
  稍后高飞再次联系我,听他说完,我才明白。原来他昨天下午从酒店出来,直接就去找张大娘,寻找的过程非常顺利,在江北某小区找到张大娘的家,当时大娘家里除了二老,没有更多的人。高飞说明来意后,张大娘和她老伴倒是热情,说平时几个儿子都是单独居住,逢年过节才回来看望父母。至于那5万块钱,张大娘没有亲自经手,听他大儿子讲,是由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交付。高飞当时说到这里,我问他,我说高飞,张大娘的儿子收钱的时候肯定会写收据对不?高飞说那是当然。我说既然写收据,当然就会写收到某某的钱才对啊,怎么会不知道她的名字呢?听我说完,高飞说艾芝你还真当我是傻B,你以为我没有问这个事情?当时大娘告诉我,听她儿子讲,那女人说直接就写收到“艾芝”的钱就行。
  挂了高飞的电话,我一时陷入纷乱和迷茫,想我经历了那么多女人,到底会有谁在我最艰难的时候出手相助呢?看来还真是红尘易懂,女人是迷。那些有如黄叶从我身边飘过的女人,想必是没人有这个闲心。芹可儿最近倒是钓了一个有钱的老男人,我和她虽说是红颜知己,但是我们平时经济上基本没有往来,连吃饭喝酒都是AA制。秦茹一直渴望和我继续偷情,但是要她突然拿出5万,那还不如直接要了她的命。护士长杨姐的老公生意做得不小,几万块钱对她来说估计问题不大,但是自从她发现我暗恋娟娟,找了重大那个科学家之后,对我的态度突然变得有些怪异。
  难不成会是兰馨?难道是兰馨念及夫妻之情?其实这个时候,我还真是希望兰馨对我回心转意,但是兰馨这么久和我音信渺无,想来她也没有更多的理由在这个时候帮我。是方洁吗?想方洁当时已是穷途末路,如果是她,那真是一场灾难。方洁离开我有太多疑惑和蹊跷,莫不是方洁为了帮我,和李浩私下达成什么协议?想到此,我不禁有些毛骨悚然。
  
  方洁离开之后,我痛过恨过悔过。不过,所有的情绪,都随了时间,有如风吹,逐渐变得平静而淡定。只是每每在夜深人静,我的思绪一接触到曾经和方洁在一起的甜蜜和美好,我的心总会在不经意之间一阵一阵的绞痛。好几次晚上突然从梦中醒来,再也无法入眠,独自一人来到方洁租住在杨公桥的家楼下,偏坐一隅,凝望那曾经熟悉的一窗一户,然而早已经物是人非换了主人。此时,回忆翩飞,我惟有任相思成灾,黯然流泪。
  柯莲自从胎儿出了意外,整个人都似乎变了,先前脸上还若有若无的笑容,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那天小姑娘到家来看我,说艾哥哥,我想和苟欣分手。我一惊,我问小莲你说什么啊?柯莲沉默了很久,后来我才明白,苟圣虽然迫于家庭压力同意苟欣和她的婚事,但是小姑娘总感觉苟圣看她的眼神有些不对,甚至让她经常感觉恐惧,具体是哪里不对柯莲也说不大清楚。我问柯莲,我说苟欣对你怎么样?柯莲使劲的点了点头,说苟欣和他妈妈对我都还好。我说那不就成?只要苟欣对你好就行,我看这小子有情有义还不错。听我这么说柯莲一脸茫然,说艾哥哥,我想和苟欣分手后去找妈妈。小姑娘边说边摸出她那张唯一的照片,想来这女孩一定是随身带着妈妈的照片。柯莲望着妈妈的照片,嘴唇蠕动了几下,没忍住就开始流起泪来。我想小姑娘一定是感觉幸福已经离自己有些遥远,现在的希望又寄托在寻找妈妈身上。我赶忙安慰她,我说小莲你别着急啊,警察一定能找到你妈妈。
  柯莲望着妈妈的照片越哭越伤心,我虽然安慰小莲一定能找到她妈妈,其实我内心有着非常强烈的预感,可怜的女孩,她的妈妈已经不大可能找得回来。正在我不知道怎么进一步安慰小姑娘时,柯莲突然停止了哭泣,把她妈妈的照片递给我,说艾哥哥,你那时候不是一直在问我一个问题吗?柯莲这时候的表情我感觉有些诧异,我说什么问题?柯莲说你问我苟叔叔为什么突然反对我和苟欣结婚。我点了点头,说“恩,是啊,怎么了?”。柯莲说其实我也一直在纳闷,艾哥哥,开始我也一直想不明白。我有些惊讶,我说难道你现在明白原因了?柯莲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望着我问,“艾哥哥,我有一个感觉,不知道该不该给你讲?”。我赶忙说小莲到底什么事情?
  柯莲这时候一定能感觉到我的焦急,她说艾哥哥,其实以前苟叔叔虽然看我的眼神有些奇怪,但是总的说来对我还好。但是。。。柯莲说到这里好象在使劲回忆,看她的表情分明有些纠结。我问她,“但是什么?”。柯莲说你还记得不艾哥哥?以前我一直让你帮我保管着妈妈的照片,那天我实在很想妈妈,找你要回照片之后,苟叔叔对我的态度完全变了。我问柯莲,“怎么?你的意思是。。。”。柯莲说,那天我和苟欣正在家里看妈妈的照片,苟欣还讲我妈妈很漂亮,这时候苟叔叔恰好过来,他也看了我妈妈的照片。我问柯莲,苟圣看了照片怎么啦?柯莲说,艾哥哥,很奇怪,当时苟叔叔看了我妈妈的照片后就脸色发青,摇摇晃晃的差点摔倒,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提出不同意我和苟欣结婚了。柯莲说到这里,脸上的表情除了伤心,更多的还是迷惑。
  这事情不但让柯莲迷惑,我也感到费解。难道苟圣这杂种认识柯莲的妈妈?并且他们之间有着什么特殊得离奇的关系?那天柯莲告别我的时候,我安慰她,我说小莲,这事情你暂时不要给任何人讲,我先想办法去了解一些情况,说不定你苟叔叔应该知道你妈妈的下落。
  
  看不出梅颖这么柔弱贤淑的女人,做起决定来还真有魄力。那天她突然给我打来电话,她的声音听起来还蛮平静。梅颖说艾哥哥我已经决定了。我问她,我说梅颖你决定了什么?梅颖说,我和胥波已经商量好,下星期一就去办理离婚手续。梅颖的这个决定让我感觉甚为惊讶,我说梅颖,你为什么那么冲动?说离就离啊?你想清楚了吗?其实梅颖离婚我内心很支持,胥波这烂人基本上是脑袋生疮脚底流脓,烂透了的角色。但是想到梅颖已经在家呆了这么多年,很是担心她离婚后怎么独自去面对和承担自己的生活。我问梅颖,你离婚后有什么打算?梅颖对今后的人生似乎胸有成竹,她说离婚后带女儿去美国。我当时有些不太明白,后来听梅颖讲我才知道,原来她有一姑妈在美国定居多年,但是一直没有儿女,老来身边没人照顾起居,以前就叫梅颖过去,现在正好,离婚后就移民。我问梅颖,我说那你走了梅书记怎么办呢?梅颖说爸爸么?看他自己,愿意和我过去也行,不过估计他还是想呆在重庆。我问梅颖,我说那胥波同意离婚了么?梅颖淡然一笑,说他呀,估计正中他下怀吧,艾哥哥你知道不?胥波那贱人一直在外面有其他女人,我睁只眼闭只眼,他还以为我傻呢。末了,我问梅颖,我说你们的事情吴忠信知道不?梅颖淡淡的说,“还没告诉他呢”。
  当初我们三人一起分配到医院,一起追求梅颖。吴忠信沉稳而内向,胥波积极而热情,我这人说高雅点是随缘,相信缘分,其实我明白,是内心的自卑在作怪,所以面对梅颖显得有些“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的随意。
  我们三个人之间的关系,就因为一个梅颖,变得异常诡异。你说是朋友吧,可处在一起又仿佛各有心思。说不是朋友呢,又经常聚在一起吃喝玩乐。三人之间,我和胥波走得更近一些,毕竟曾经“同居”一年,胥波这人虽然浪荡淫贱,不过对朋友还不错,喜欢帮忙。吴忠信虽说认识已久,其实彼此交心的机会并不多,在医院这么多年,我还从来没去过他办公室。那天挂了梅颖的电话之后,我决定去找他谈谈。
  华兴医院医疗美容整形中心位于僻静一角,不过房屋的外观和内部装修都非常豪华气派。找到吴忠信的办公室时,他不在。吴忠信有一个漂亮的女助手叫李惠,我曾经见过,在一起吃过两次饭,她一见我很是热情,马上给我倒了一杯水,笑说“呵呵,艾医生,今天怎么有空过来?有什么事情么啊?”。我开玩笑说没什么特别的事,顺便过来看一眼你这个美女。李惠说艾医生你真会说笑,你是来找吴老师的吧?我点了点头,说恩,我找吴忠信谈点事情,对了,小吴不在么?李惠说太不巧了,吴老师刚离开,听他说好象是去医务科,很快就会回来。我说没什么,不着急,我等他就是。李惠安排我随便坐,随后她回了自己的办公室,我这才认真的打量起吴忠信的办公室来。
  吴忠信的办公室还真是大,而且很整洁干净,都不知道是不是李惠那姑娘的功劳。在办公室转了一圈,我坐到吴忠信的椅子上。和他虽说彼此认识的时间不短,但是并无深交,我也不能随便动他的东西。坐在椅子上正昏昏欲睡时,我猛然抬头看见办公桌上有一张照片似曾相识,仔细一看,我当即就是一阵晕旋,兰馨的照片怎么会在吴忠信的桌子上?我以前可从来没听兰馨说过她和吴忠信认识啊,这兰馨和吴忠信以及胥波之间到底存在什么关系?他们到底是怎样认识的。

查阅用户资料 http://wzx2128.yahubb.com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