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赵家高中教师论坛

教师之家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色医艳情录(27)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色医艳情录(27) 于 20/6/2010, 21:52

 (092)
  
  那夜真是见鬼,方洁家的灯火先明后灭,我再次折反回方洁家门口,足足呆了两个多小时,分明感觉屋里有人,却任我叫得声音嘶哑,敲得双手发疼,始终无人回应。后来我去小区门口找保安,我问他,我说你今天看见一个叫方洁的女人回来没?那保安盯了我一眼,说我刚来这里上班不久,不认识哪个叫方洁。我说她大概二十四五岁,身高约一米六五,长发,身材苗条。保安低头沉思后说,你描述得太抽象,这样的女人,小区一天进进出出不下百人。想来保安的话也有道理,方洁虽然漂亮,但无让人过目难忘的特色。
  后来实在没有办法,我回家后柯莲和苟欣还是客厅看电视。一见我柯莲就站起来问,“艾哥哥你找到方姐姐没有?”。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气后说,“柯莲,今天真是奇怪”。柯莲说哎呀艾哥哥很急人,到底怎么了?我说感觉方洁应该在家,为什么就不给我开门?听我说完,小姑娘一脸惊诧不解,说不会吧艾哥哥,方姐姐那么喜欢你,怎么会这样?柯莲话音刚落,竟然伸手来摸我额头,稍后说艾哥哥你是不是生病发烧了?
  坐在沙发上,我无限茫然和失落。柯莲帮我倒了一杯水,说艾哥哥,要不我们现在去报警?我说算了,明天看情况再作打算。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大亮,我再次去找方洁,依然和昨天晚上情况差不多,只是这时候已经没有昨天晚上那么明显的感觉屋里有人。
  上班之前,我给胥波打了电话,我说有事情需要耽搁一会。胥波这人虽然烂贱,不过还算耿直,工作上给我帮的忙不少。胥波说艾哥你有事尽管去忙,你的病人我安排其他医生处理。
  挂了胥波的电话,我直奔三峡广场,找到旅行社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始上班。接待我的正是上次那个小姐,待我把情况说明,我赶忙问她,去九寨沟的团是不是已经回了重庆?那小姐听我说完,随即把我叫到里面办公室,看她表情,甚是神秘,神秘中仿佛又包含有其他我一时无法读懂的内容。她问我,艾医生,方洁是你什么人?她这么一问,我更是迷糊,我说是我未婚妻啊怎么了?这时候她说,艾医生,去九寨沟的团昨天下午已经回来,说来你女朋友还真是万幸,那么严重的车祸,她居然一点没伤。。。没等她说完,我惊奇的问她,“啊?昨天下午已经回来了?”。那小姐看我表情后望着我,说艾医生你怎么啦?我说很奇怪,方洁回来怎么一直没联系我?这时候她说艾医生,听跟团的导游回来讲,方洁这姑娘车祸后行为非常反常。。。没等她说完,我插话问,“反常?麻烦你说具体点”。此时那小姐欲言又止,让人异常着急。稍后她说,艾医生,听说方洁当时从医院体检出来后情绪失控,行为异常。我问怎么个异常法?她说具体我也说不清楚,毕竟我没在现场,只是听导游讲而已。我说那
  导游现在哪里?她想了想,说导游已经回家修养,她被这次车祸惊吓得不轻。
  
  从旅行社出来,看来方洁还真是出了什么状况,这时候依然无法拨通她的电话。难不成她在体检中查出什么重病了?我想即便如此,她也没道理回重庆后给我玩失踪。
  第三次去方洁家寻找,依然无果。打遍她所有朋友的电话,没有消息。这方洁真是急人,未必她悄然回了永川?当天我急速开车去她老家,问了她隔壁的邻居,都说没看见方洁回来。这事情看来麻烦,我越想越心慌,越想越迷糊,方洁啊,你到底怎么啦?你去哪里了?
  接下来几天,方洁仿佛已然人间蒸发,八方打听,寻访无终。那段时间,不知道我是如何度过,短短几天,我体重骤减,似乎又苍老憔悴了10岁。见我如此,柯莲也是大为着急,和苟欣一起,成天四处打听方洁的下落。
  
  随着时光流逝,我心渐死。
  方洁从我的世界消失,消失得那么突然和蹊跷,留给我太多痛苦和疑惑。那段时间后来我甚至在猜想,难道方洁是因为母亲暴病离世,加上事业山穷水尽,横遭车祸,惊吓过度而导致精神崩溃做了什么过激的傻事?
  不,我当时所有的猜测,都被那次无意之间的偶遇,无情的一一击破。
  方洁压根没有自杀,她也并没有离开重庆。
  那天在医院门口,我和她差点撞了个满怀,当时我还以为大白天见鬼,惊得我一脸惨白。待我醒悟过来,确认眼前这个女人就是我朝思暮想的方洁,正欲给她一个久别重逢***的拥抱,这时候,我蓦地发现跟在方洁身后有一个人,一个男人,而且,这个男人我认识,他不是别人,正是李浩!
  这个场面甚为尴尬而诡异,一切文学作品和电影里面有关于重逢的***画面,一个也没有出现。除了惊诧还是惊诧,我无法将眼前的所见视为现实,我只希望是一个噩梦。然而,当时的一切,分明就不是幻觉,也不是梦。那天我怔怔的望了方洁很久,她神色凄楚而慌乱,分明就想躲闪回避。
  我,方洁,李浩,三个人成等边三角形站立,表情各异,心思难懂。
  彼此沉默无言,时间在那一刻仿佛凝固,我的思绪混乱得一塌糊涂。
  稍后我问,“方洁,为什么?”。
  此时方洁转头望着远方,而她的眼神,飘忽得让人心慌。
  “这都是为什么啊方洁?”,方洁不停的摇头,我声嘶力竭。
  
  那次偶遇,方洁最终没给我任何解释,甚至都没和我说上一句话,在她转身牵着李浩的手,怅然离开的那一瞬间,我的世界,所有的希望和梦想,我曾经憧憬的一切美好,在那一刻,彻底幻灭而死亡。
  原来,我和方洁所谓的爱情,那些所谓的坚守和坚贞,终归只是南柯一梦。
  当然,我之所以确认那只是一场梦,因为后来,方洁亲口告诉我,“艾芝,原谅我,我们不合适,你给不了我想要的生活,你甚至都不能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我。。。”。方洁给我的理由无法争辩,我惭愧得无言以对。
  后来,听胥波说,方洁已经成了李浩的情人。
  再后来,听说方洁回永川卖掉老家的房子,偿还了银行的贷款。结束自己的生意后,方洁又回到了李浩的公司。
  所有的一切,都仿佛在一场春梦之后,悄然回到了原点。然而我心里却隐约感觉,方洁的故事到此并没有结束,或许,她的故事,现在才刚刚开始。
(093)
  
  生活给我开了个玩笑,在我不相信爱情的时候,方洁翩然而至。而当方洁用她的真纯,唤醒我灵魂中那些虚空,在所有的灾难和困苦即将否极泰来,感觉幸福就在不远的前方触手可接的时候,方洁却悄然离去。而方洁离去的时候,甚至都没有给我留下一个背影,或者给我挥一挥衣袖。
  就在方洁离开我之后不久,苟圣和他老婆亲自到我家,把柯莲和苟欣接了回去。当时苟圣似乎已经有所妥协,承诺给苟欣和柯莲单独买一套房子,并且在春节之前,择一良辰吉日为他们完婚。
  那天柯莲从我家离开的时候,频频回首,小姑娘的眼神,包含太多对我的怜惜和不舍。那段时间,柯莲亲眼见证了我所有的疼痛和凄苦,好几次柯莲站在我卧室门口,无声的守着我,任我在黑暗的夜里悄然泪流。
  方洁离开了,柯莲也走了,兰馨依然没有消息,好在曾经困扰我多时的“燃情坊事件”被苟圣一笔勾销。我曾一度混乱得天昏地暗的人生,在转了一圈之后,仿佛又回到起点,回到刚刚认识方洁的时候,那时候方洁也只是李浩公司的一名业务员。
  历经风雨,在所有繁花凋零之后,我蓦然发现,浮华红尘,我已然是一个孤家寡人。
  
  很久没有联系老家的亲人了,人在极度消沉的时候,无疑就会想家。而当时,我对于家的概念,恐怕就只有曾经相依相守的父母姐妹,以及老家那些依然风光不老的山水。那夜,我再次醉酒之后,我孤寂的泪流满面,拨通妈妈的电话,我问,“妈妈您还好吗?”。电话里面,老妈接连咳了几声嗽,冷冷的说,“你还记得有我这个妈啊?”。我明白,老妈的声音虽冷,但是她老人家的心肯定很热。我说妈,你的儿子迷路了,你的儿子已经混淆了白天黑夜,分不清东南西北。。。老妈明显能感觉我的情绪,我竟然呜呜的在电话里哭泣起来,儿子在母亲面前,永远都是小孩。想必母亲当时一定吓得不轻,紧张的问我,“幺儿啊,你到底是怎么了?。。。”。我说,“妈,别担心我,我喝了点酒,妈妈,我想回家!”。
  
  那段时间,工作特别忙,压根就没有时间回家。
  那天中午,我正恹恹的在办公室休息,胥波撞了进来。我和方洁的事情,他完全清楚,胥波递一支烟给我,安慰我说,“艾哥,想开点,不就是一个女人么?”。我点上烟,望了胥波一眼,没有说话。胥波说艾哥,方洁那样的女人,贪慕虚荣,不值得你一往情深啊,你说是不?我知道胥波这烂人找我不会仅仅是跑来给我安慰,我问他,胥主任你找我啥事?胥波哈哈一笑,说还能有什么事?没事,看你成天郁郁寡欢,找你随便聊几句。我心想胥波你这黄鼠狼给鸡拜年,还能安什么好心?一见胥波那烂荡的笑脸,想起他挑拨我和梅颖,把我母亲说得那么难听,我就气得不行,我这人肤浅,心中藏不住事情。我问胥波,“你他娘的好久去精神科进修过?”。我这问题问得胥波半天没有回过神,稍后胥波问我,“艾哥你这话啥意思?”。我说胥波,既然你不是精神科医生,你什么时候给我妈诊断过有精神病?听我这么一问,胥波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说艾哥,你娃莫不是因为方洁抛弃你之后疯了?我一笑,说对,胥波,我是疯了。
  也不知道当时胥波是否明白我的意思,后来闲聊一阵,胥波说艾哥,在重庆你还担心找不到女人么?只要你开口,我随时把女人给你直接送到床上。我笑说还是你胥大主任厉害,对了胥波,你最近和梅颖怎么样?胥波冷笑一声说,“还能怎么样?新生活,各管各”。我骂他,我说胥波你个烂人确实烂,你看你在外面找那些女人,哪一个能和梅颖比?你说你咋就这么贱,把自己的老婆放在家里独守空房,成天在外面惦记人家的老婆,你说你累不累啊?我刚说完,胥波哈哈一笑,说人就他妈有这么贱,俗话说得好啊,老婆是人家的好,娃儿是自己的乖。听胥波的话,看来这烂人还真是没救,这时候我说胥波,你小子得担心点,还记得吴咪咪当初怎么警告你的不?听我这么一说,胥波当即就“拷”了一声,说老子的家事,要他龟儿子操心?我提醒胥波,我说当初吴咪咪爱梅颖也是爱到骨髓,象他这种读书读得呆头呆脑的傻子,你还真不能不把他的话当回事。对于我的劝告,胥波很是不屑,说“毛,他娘的吴忠信,艾哥你去问他现在要不要梅颖?老子马上送给他”。
  那天胥波离开办公室之前,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回头问我,“艾哥上次托你办那事情怎么样了?”。我问他啥事?胥波说,“你看你看你真还是神了,人白,人血白蛋白”。我说哦原来是这事情,不过最近事太多,忘了,再说16床那个癌症病人已经去了天堂,你说我怎么开?我话音刚落,胥波怅然若失,说那有机会再说,对了,23床你刚收的病人,我看你就开在他身上如何?我说嘿胥波,你他娘的那么有钱,就不能自己买点药送给你表哥?一定要报销在其他病人身上?胥波一笑,说当一辈子医生,这等小事都不能占点便宜,你说这人生还有什么意思?
  
  自从方洁离开之后,我也再没有那么急迫的寻找兰馨。不过有一件事情,应该是时候把它弄得水落石出了,到底是谁帮我垫付的那几万块钱?那天上午快下班之前,我去了一趟病案室,把张大娘的病历找了出来,记下大娘住家的详细地址,我给高飞打去电话。我问高飞你现在哪里?高飞接到我的电话,故作惊讶,嚷道“妈呀艾芝你居然还活起的?”。我骂他高飞你少他娘的阴阳怪气,下午有空没?高飞说,“艾哥我白天随时有空,啥事?你老人家直接吩咐”。我说那今天下午你去帮我打听一件事情好不?我随即把关于我和张大娘一家的恩怨前前后后给高飞讲得很清楚。高飞说,“艾哥,日,我会不会也遭他们一家毒打哦?”。我说怎么会,这事情和你无关,你只需要去找到张大娘,问一下当初是哪个赔的钱给她们就行。听我说完,高飞勉强答应下来,末了,这烂人开玩笑说,“艾哥,我冒着生命危险给你办事,回来你得给我找个慰安妇行不?”。我骂高飞,我说你娃应该马上去死。
  那天下午我一直在等高飞的电话,可一直到下班都没有他的回音,我心想难不成这高飞又泡妞去了?我有点着急,前后打了几次他的电话都无法接通。直到晚上11点过,我的手机才猛然一阵急响,我赶忙抓起来一看,当即就是失望。原来以为是高飞,结果看来电显示,梅颖找我,这么晚,她找我干嘛?我有些纳闷,赶忙按了接听,刚一接通就传来梅颖“哇哇哇”痛哭的声音,这声音在寂静的夜,听起来尤为让人心疼而恐惧。我赶忙问她,“梅颖你怎么啦?。。。”。(

查阅用户资料 http://wzx2128.yahubb.com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