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赵家高中教师论坛

教师之家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色医艳情录(25)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色医艳情录(25) 于 27/2/2010, 09:52

(086)
  
  柯莲的命保住了,然而她肚子里的胎儿,却因长时间缺氧窒息死亡。当时我看见从手术室里被推出来的柯莲还在输血,我瞬间惊恐得呆立在原地,半天说不出话来。此时吕教授分明能读懂我内心的痛苦,拍了拍我的肩,说小艾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
  吕教授话音刚落,我蓦地醒悟,一把抓过苟欣,怒吼道,“你他娘还学医的?你读书读到牛屁股里了呀?难道你不知道小莲的预产期是这几天?她摔倒后为什么你不马上送她到医院?”。眼前发生的一切,早已经让苟欣这孩子痛苦不堪,我这一吼,这小子吓得不轻,边哭边说,“是小莲让我找你,当时一直打不通你手机,打你办公室电话也没人,再说小莲让我到医院找你的时候还没有流血。。。”。
  这时候手术室的过道乱成一团,苟圣的老婆和他抓扯在一起,近乎疯狂的声嘶力竭。苟圣异常狼狈,放任他老婆对他边辱骂边扯打,苟欣无疑伤心欲绝,呆望着眼前的一切,显得漠然而无助,看他的表情,分明就是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样子。他这种表情,让我此时想到柯莲的未来,心里感觉异常焦虑和恐慌。
  
  在吕教授和护士的斥责和招呼下,苟圣一家终于静下来,稍后我陪苟圣的老婆为柯莲办好了住院手续,我去病房看望小姑娘的时候,这丫头一脸苍白,还在麻醉之中没有苏醒过来。看柯莲躺在病床上娇弱的样子,真是让人无比心酸痛楚。
  苟欣和她母亲留在医院看护柯莲,苟圣和我离开病房的时候,她老婆流着眼泪恶狠狠的骂他,“苟圣你个贱人,等老子回来我们就去离婚。。。”。苟圣似乎想上前安慰他儿子几句,但终于在苟欣充满仇恨的目光中猥琐的退却了回来。
  
  回到医院办公室,方洁还在等我,不过看样子最近她应该是心力憔悴,趴在桌子上睡得还比较深,喊了几声她竟然没有醒过来。待我把她摇醒,方洁当即就瞪着一双眼睛望着我,问我刚才到底去了那里?我这才把柯莲的事情给她讲清楚,听我说完,方洁简单而不带任何情绪的“哦”了一声,仿佛是听完一个和她毫无干系非常遥远的故事。此时方洁的表情让我感觉异常陌生,我无法将眼前这个冷漠得近于残酷的方洁,和之前在医院门口那个热心救助柯莲奶奶的女人联系在一起,这种感觉让我害怕并且不解,到底是什么让方洁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
  看方洁一脸的疲惫,我给她冲了一杯咖啡。方洁说她今天再次找了胥波和王凯,我问都不想问她就能从她的眼神中猜出结局。我安慰方洁,我说小洁,你不要再去找他们好不?我们想想其他办法,对了,上次我那几个同学让你送资料过去,你送了没?方洁一听,冷冷的说,“就你那几个同学?我呸,没一个是好东西”。我有些疑惑,我问方洁你这话啥意思?方洁似乎压根就没听见我的问题,自顾喝着咖啡,我心里有些生气。我说小洁,难不成我那几个当主任的同学,你一家都没有做成?我这么一问,方洁盯了我一眼,说艾芝你烦不烦?拜托你给我闭嘴,这个社会夫妻之间都靠不住,更莫说什么同学。方洁的话把我说得一楞,感觉半天摸不着头脑。不过想来也的确有些悲哀,这社会人情比纸还薄,在利益面前,无论什么感情都显得很虚无而微不足道。
  那天方洁离开我办公室之前,问我艾芝你和那个秦茹是不是还纠缠不清?这个问题让我讨厌,但是我不好发作。我说小洁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你何必旧话重提?再说这事情以前也给你讲过。方洁对我的回答没有表态,问我说艾芝,那今天中午你和张艳在医院门口是咋回事?我一听心里很纳闷,难不成方洁一直在跟踪我?我说小洁你别想太多,我和张艳一清二白,今天是偶然遇见闲聊几句而已。这时候方洁说了一句话让我郁闷了好几天,这话本来应该只有我妈有资格对我说,方洁说“艾芝你好自为之”。好自为之?靠!这话要不是从方洁嘴里说出来,就是院长这样说我也会当即冒火。不过心里虽然很不愉悦,但是我还是非常理解方洁最近的情绪,太多的压力让她暂时迷乱而扭曲,眼前的方洁,并不应该是她的本来面目。我相信,一旦她的景况有所改观,依然能找回从前那个活泼开朗单纯善良的小洁。
  那天方洁最后说,“我晚上有个应酬,不能陪你吃饭,对了,最近联系上兰馨没?”。我说方洁,你别担心,兰馨要是再不和我联系,我就是冒着生命危险也去武汉找她。
  
  那天方洁刚走不久,胥波就拱了进来。这烂人一进门就甩了一根烟给我,笑说艾哥你帮我个小忙。我说胥大主任你什么事尽管吩咐。胥波听我这么一说当即不爽,收敛了脸上***的笑容,说你看你看你又来了。我问他,“究竟啥事?”。胥波问我,艾哥16床是你的病人?我点了点头,说胥波你又想打他什么鬼主意?胥波说16床是个癌症病人对不?我说是啊怎么?这时候胥波叹了一口气,说艾哥我有个表哥得了直肠癌,他没有医保,现在需要用几瓶人血百蛋白。听这烂人一说,看他故作的忧愁状,我就猜到他起的什么歹猫心肠。我说胥波,你这不是害我吗?你知道现在人白多少钱一瓶不?胥波说我当然知道,现在人白紧俏,我们医院好象是700多一瓶。我说胥波,你要我把人白开在16床身上,你不会不知道贵重药品需要病人签字认可吧?胥波说这你就放心好啦,你只管给我开,其他事情我自会安排好。我说胥主任你这恐怕不太合适,我现在的处境你应该知道,如果再出点小纰漏我得成江湖游医,现在医保中心查这些事情查得特别紧,你怎么就不自己开?听我这么一说,胥波给了我一个夸张的表情,说艾哥,医保中心那几条野狗我早已经驯化成犬,你知道我现在又没经管床位,不太好直接给他处方,艾哥你就帮我这一次,出了事情我帮你担待。
  那天我终于还是没有耐住胥波的巧舌如簧,勉强答应了他。离开的时候,胥波给了我一个会心的微笑,说艾哥改天我们去奥龙夜总会玩,听说那里新来了几个俄罗斯小妹,我请客。
  
  最近一段时间,始终有几件事情压在我心上,沉重得让我无法呼吸。帮我垫付那5万赔偿金的到底是谁?他为什么要帮我?到底又是因为什么事情,让苟圣冒天下之大不讳对柯莲提出悔婚?方洁山穷水复的景况能否在短期之内柳暗花明?柯莲在身体康复之后,能否安然面对失去小孩的现实?柯莲和苟欣的未来究竟何去何从?唉,真是让人焦愁。
 (087)
  
  认识方洁以来,我第一次发现她对我撒了谎。而她这个谎言,估计是个男人都不太能接受,当然,我也并不能例外。
  柯莲出事那天下午,方洁到医院找我,离开的时候,她说晚上有个应酬不能和我一起吃饭。按说以方洁的职业,有点应酬本应该是司空见惯。不过那天晚上,她应酬的不是哪个医生,也不是哪个主任或者院长,她去找了李浩。
  这事情是第二天段玉亲口告诉我,那天段玉给我打来电话,说艾哥,你猜我昨天晚上在科园四路看见谁了?我说段玉你少给老子来这套,莫不是你又看见兰馨了?段玉说艾哥你爬嘛,昨天晚上我和老婆去南方花园吃饭,在一家私房菜馆看见方洁和一个男人在一起。我说段玉你少他妈给我挑拨离间,方洁约个男人吃饭比你老婆来月经都还正常,难道你不知道她的工作就是以吃喝玩乐为主么?段玉这时候给我卖起关子,说你就不想知道方洁和谁在一起?我说段玉,你是不是安心要惹我冒火?段玉说艾哥你莫生气,昨天晚上方洁和李浩那烂人在一起吃饭,并且看她们的样子。。。没等段玉说完,我“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挂了段玉的电话,我直接找方洁。这时候方洁的电话一直占线,我心里异常窝火,想我艾芝***一生,认识方洁以来尚且能洁身自好,你个方洁倒好,在我面前纯洁如玉,却背着我跟李浩那贱人暗渡陈仓。这时候越想越闹心,正在这时,秦茹手里提着一大袋东西走了进来。看见这骚女人我就有气,我说秦大博士,你找我干嘛?听我这么一问,秦茹脸上刹那间泛起红晕,把她手里的袋子往我办公桌上一放,娇声说,“人家上次去海南给你带的咖啡,一直没空给你送过来。。。”。我说秦茹,你心意我领情,你这咖啡太好我喝不习惯,你带回家让你老公慢慢品尝,我还是喝我的雀巢。
  秦茹分明没有体会到我这时候心里的烦躁,问我说艾芝,你到底啥意思?难道我去了一趟日本你就另找新欢?听秦茹这么一说,我本想直接冒火,但是念及她这样读书读傻了的女人,你还真不能以常人的思维来考虑事情,说不定她心里就想,我和你艾芝上了床我就是你的人。我说秦医生,我和张艳没任何瓜葛,至于方洁么,我是准备和她结婚,我们以前的事情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好不?
  我话刚说完,看架势这秦茹竟然要给我耍泼,把我办公桌上的东西往地下一掀,说艾芝,你说得轻巧,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你就这样想耍赖啊?秦茹边说边哭泣了起来,她这一哭,搞得我一时不知所措。我赶忙安慰她,我说小秦你先回去,你看你在这里闹象什么话?我们的事情以后再说好不?
  秦茹这时候明显感觉到我的心虚,说艾芝,我从来没想过要干涉你的生活,但是你必须得答应我,除了兰馨和方洁,你不准和其他任何骚女人来往,你答应我不?看面前的秦茹一副死缠烂打的样子,我心里不胜其烦,我说秦茹,这是上班时间,你快回你办公室,其他医生护士看见可不好。秦茹确实有点泼,说艾芝你现在怕了?你知道怕当初为什么要找我?听这骚娘们的话把我当场气晕,可又还不好发作。我强忍怒火说秦茹,那事情怎么就怪我?我没有强迫你好不好?
  秦茹又呜呜呜的哭了起来,稍后说艾芝,你今天不给我说清楚,我就在你这里不走。我说秦茹,我们之间那事还有什么好说的?不就是个一夜qing?我嘴巴上这样说,心里想好你个秦茹,见过偷人的,没见过偷人还偷得这么理直气壮。这时候秦茹竟然蹿上来想抓扯我,说艾芝你个没良心的,我们仅仅是一夜qing那么简单?呜呜呜。。。
  秦茹的吵闹让我心慌意乱,办公室门口不断有医生护士和病人家属路过。看来再不想办法把这个奶牛打发走,我多半要出事。我说秦妹,求你了,姑奶奶你先回去好不?秦茹说艾芝你今天不答应我,我就是不走。
  我正欲就秦茹的那个无理要求暂时给她一个暧昧的答复,这时候办公室的门口传来一句话,“答应你?老娘来答应你。。。”,我迎着声音一看,张艳。还没等我开口问张艳你怎么来了,这时候张艳已经到了秦茹的面前。张艳的突然出现,秦茹傻了,呆立在那里正欲解释什么,张艳一巴掌就打了过去,说“滚,再来这里闹事,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张艳这一巴掌着实把秦茹打得晕头转向,待她稍后反应过来正准备和张艳抓扯的时候,突然发现面前的张艳和她根本就不是一个重量级,捂着自己的脸对张艳说,“你这个狐狸精,你拽什么拽?不就是一个卖药的小贩,你有什么了不起呀。。。”。秦茹边说边往门口退,张艳哈哈一笑,说我就是药贩子怎么啦?告诉你秦大博士,我张艳有本事让你在医院呆不下去,你信不?我还正准备去你办公室找你,没想到你还自动送上门来。
  
  张艳今天无疑给我解了一个围,不过想到这秦茹多半给医院某位高层“喂”过奶,我有些担心张艳以后在我们医院的业务。这时候张艳明显看出我心里的担忧,说艾哥哥你别瞎想了,没事的,我还有事情先走一步。还没等我完全反应过来和张艳说几句,这时候张艳已经象一只蝴蝶翩然而去,留给我一个姣好的背影在门口一晃而逝。
  
  当天晚上联系上方洁,我直接去杨公桥找她。我赶到她家时,方洁已经吃过饭,在家里整理一些票据,我开门见山,直入主题,我问方洁,我说小洁你昨天晚上请谁吃饭啊?方洁听我这么一问,随即望了我一眼,估计这时候她已经猜到什么。说怎么?我和谁吃饭需要给你汇报么?方洁的回答让我惊异,我说方洁,你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以前那个温柔善解人意的小洁去那里了?方洁说艾芝你罗嗦什么?你有什么想法直接说就是。我说方洁,你干嘛又去找李浩?你怎么就那样。。。没等我话说完,方洁说艾芝,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很想知道我为什么找他是吧?那我告诉你,现在只有他能帮我,你知道吗艾芝,法院的传票又寄到家里了,你说我能怎么办?你告诉我啊,艾芝,现在谁能帮上我?只有李浩那杂种能帮上我,你明白吗?
  方洁边说边哭泣起来,听方洁这么一说,我突然感觉最近一段时间,我忙于自己的事情,忽略了太多对方洁的关心和照顾。我安慰方洁,我说小洁你别着急,我明天就去卖二手房的公司登记,便宜一点的话,我的房子应该很快就能卖出去,便宜一点没关系,等这事情过了,以后我们再一起努力赚钱买更好的房子。我刚说完,方洁猛地扑进我怀里,紧紧的抱着我,呜呜呜的痛哭起来。
  那夜方洁哭累了最终静下来,看着她安静的躺在床上,给她盖好被子我正欲离开回家,这时候有电话进来,我一看,很奇怪,这么晚了梅颖找我干嘛?当着方洁的面我不好接梅颖的电话,我慌忙告别方洁,一出门就给梅颖重拨过去,刚接通就传来梅颖伤心的哭泣声,“艾哥,你现在哪里?呜呜呜。。。胥波他。。。。”。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