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赵家高中教师论坛

教师之家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色医艳情录(22)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色医艳情录(22) 于 13/1/2010, 18:45

(080)
  
  苟圣这杂种做的事情,真是让人匪夷所思,在柯莲身怀六甲,即将与苟欣举行婚宴之际,突然提出悔婚。
  那天,当柯莲失魂落魄的出现在我家里,在她哭泣的讲述清楚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当时,说实话,我杀人的心都有。我问柯莲,苟圣到底是因为什么在这时候反对你和苟欣的婚事?柯莲说艾哥哥,我也搞不太清楚,虽说我一直感觉苟叔叔看我的眼神有些怪异,但是平时对我还算好。
  这事情突如其来,让我异常震惊,震惊之余,又有太多疑惑。按照常理,这等大事,怎能如此儿戏?再说当初苟欣追求柯莲的时候,还是苟圣亲自给我提亲,而且看苟圣的态度,对柯莲也是万分满意。难道最近柯莲出了什么重大得无法原谅的过错?
  我问柯莲,我说你这几天到底做了什么?听我这么一问,小姑娘满脸委屈,说艾哥哥,我和平常一样,没做什么呀。柯莲边说边哭,看小丫头凄楚的样子,真是让人心痛。我赶忙问小莲,那苟欣目前是什么态度?
  柯莲呜呜呜的自顾抽泣,稍后说,艾哥哥,其实他们一家除了苟叔叔,都非常喜欢我,我也不知道我哪里做得不好,苟叔叔今天下午突然提出这事情,苟欣和他爸爸大吵了一架,还差点打了起来。听柯莲这么一说,我当即更是惊诧,实在想不清楚,这苟圣到底是出于何种考虑?
  
  把柯莲暂时安顿在家休息,我联系上方洁,把小姑娘的变故大概给方洁讲了一遍。方洁一听,无疑大感意外,说马上过来陪我去找苟圣要个说法。考虑到方洁最近烦事缠身,她的处境比之柯莲,除了没有怀孕,并不轻松。如果此时让方洁陪我一同前往找苟圣理论,还真不知道会惹出什么事端。我说方洁,你就安心做你自己的事情,我一个人去找苟圣就行。
  
  原本以为我混乱的人生,在妥协于苟圣之后,会在须臾之间变得异常清晰。然而,这所有的一切,仅是红尘一梦,全都被渐次而来的纷扰,无情地击打得体无完肤。方洁的事业江河日下越陷越深;兰馨再一次失约,将离婚变得遥遥无期;柯莲妈妈依然渺无音讯;母亲在老家身体也越来越差;而今,就连柯莲触手可及的幸福都灰飞烟灭。我的人生,能混乱到如此地步,看来也确实需要境界。
  我这所有的纷乱,头绪无从查找,当务之急,毫无疑问应该是找苟圣。
  
  那天下午苟圣接到我的电话一点也不惊奇,说小艾我知道你要找我,这样,晚上7点,我在女人广场4楼老树咖啡等你。
  焦虑的等待让人倍受煎熬,好不容易等到约好的时间,我赶到老树咖啡“皇马”包房找到苟圣,原本想一见就给他一顿暴打,而当我的目光一接触到这杂种憔悴得异常夸张的老脸时,我所有的悲愤都在刹那间泄了气。
  苟圣一见我马上就站起来招呼我坐,随即递了一根烟过来,说小艾你可千万别激动,听我解释。我点上香烟深吸一口,说苟圣你他娘的是不是疯了?苟圣听我这么一骂,当即哀声叹气,看他表情,似乎他心里埋有太多委屈和无奈,说小艾你知道不?我一直在考虑小莲和我家苟欣的事情,我承认我们一家都喜欢这丫头,但是小艾,柯莲和苟欣实在有些不合适,门当户对不说,他俩的性格和各方面的层次相差太远,我很担心他们结婚后不会幸福。
  听这烂人一通貌似合情合理的鬼话,我气不打一处来。我说苟圣你这狗娘养的,当初是谁跑来找我为苟欣提亲?当初是哪个王八蛋说柯莲这好那好?当初是哪个孙子给我赌咒发誓说不会亏待柯莲?苟圣,你他妈要还是个男人,这事情你自己看着办。
  
  我刚骂完,苟圣说小艾你莫说了,唉,你不知道,为这事苟欣那小子今天差点没有拿菜刀砍我,我家老母亲还说要上吊自杀,我够烦的了,小艾你就不要再说了好么?
  我说苟圣,我艾芝不傻,你就直说柯莲到底是哪里得罪了你?小姑娘究竟什么地方不合你意?此时苟圣目光呆滞无神,似乎还隐藏着某些细微得不易觉察的慌乱,对我的问题分明就充耳不闻,只顾埋头喝茶抽烟。
  稍后苟圣抬头望着我说,小艾,这事情暂时摆一摆,大家都冷静下来再商量怎么善后,你看好不?我一听这烂人的话就想打人,我说苟圣,你他娘的你倒是可以摆一摆静一静,人家小姑娘肚子里的孩子能摆不?眼看就要瓜熟蒂落,你让人家怎么冷静?
  苟圣似乎也感觉这个问题有点棘手,考虑了一会说小艾,要不麻烦你帮个忙?我问帮什么忙?苟圣说你先带柯莲去医院把孩子做掉。听这杂种这么一说,我再也控制不住心中愤怒,蓦地站起来,一巴掌打在苟圣脸上,骂道,你他娘的还是人么?柯莲肚子里分明就是你家骨肉,眼看就要生产,打掉?那么简单说打就打?
  我这一巴掌似乎把苟圣打清醒了,他并没冒火也不还手,说小艾我确实该打,你打得好。听苟圣这么一说,看这贱人此时一脸的无奈,我竟然对他徒生一抹同情和怜悯。我问苟圣,柯莲和苟欣的婚事难道真没有回旋余地?对我这个问题,苟圣当即就点头,我明白,看来苟圣这次是铁了心要棒打鸳鸯。
  
  那夜和苟圣在老树咖啡的理论毫无结果,当我匆忙赶回家准备给柯莲做点饭菜时,小姑娘早已经离家而去。茶几上摆着一封信,看那歪斜的笔迹,我明白这信应该就是小莲离开时候的留言。我慌忙把信抓了起来,刚读几句,我就忍不住泪如泉涌。
081)
  
  看茶几上柯莲的留言,我明白,小姑娘已经离开我了。
  柯莲的信虽然文笔不太通顺,但是我明白她要表达的内心。柯莲大意说艾哥哥,感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关爱和帮助,但是我来到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一个悲剧。爸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抛弃我们一家去了天堂,奶奶已经不在。其实艾哥哥我明白,你一直给我希望,但是我心里异常清楚,能找到妈妈的可能性非常渺茫,我也一直用这个信念来欺骗我自己,这应该是我还能坚持活在这个世界唯一的理由。
  把柯莲的信读完,我才知道,小姑娘原来和苟欣已经私奔,并且没有说明去向。但是我分析,以柯莲目前的身体情况,这俩小孩不会离开重庆走远。想苟欣这小子也够痴情,在这时候还能明辨是非,与柯莲不离不弃,这恐怕是我当时还能稍感宽慰的地方。
  
  在第一时间我联系上方洁,把小莲的情况给她讲得很清楚。方洁一听非常焦急,说马上就过来找我,陪我一起去寻找柯莲。
  正欲去找苟圣,这杂种先我一步打来电话,问我小艾你知道柯莲和苟欣的消息不?我说当然知道你想干嘛?苟圣听我这么一说,当即笑道那就好那就好,小艾快告诉我,她们现在哪里?我说苟圣,我正准备问你这个问题,我只知道她们已经私奔。苟圣这才明白,叹气后说唉,那糟糕了,苟欣身上可没什么钱啊,小艾这可怎么办?我说还能怎么办?饿死呗,饿死小莲一个,饿死你家儿子和孙子,你这狗日的,还不快去找她们?我这么一骂,苟圣很是受用,说小艾拜托你,一定要想办法找到她们,这样,我们分头去找。
  
  挂了苟圣的电话不久,方洁就赶到我家。最近几天,方洁本来已经够烦够累,这事一出,她脸上的焦虑了无边际,看在眼里实在让人心疼。我安慰方洁,我说小洁你千万别担心,想必小莲现在和苟欣在一起,一时半会出不了事,再说苟欣毕竟受过良好教育,她们不会做出什么傻事。
  我和方洁一起,寻访了我们认为她俩最有可能去的地方,可直到天黑,依然毫无结果。苟圣也差不多全家出动,甚至动用了他一切关系,然而寻找柯莲和苟欣一点消息也没有。
  这事情看来异常麻烦,倒不是担心他俩会迷路走失,小姑娘身体本来就不好,我非常担心柯莲身怀有孕,万一有什么闪失,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接下来几天,我的所有生活都围绕着寻找这俩小孩。这柯莲和苟欣毕竟还不成熟,估计他们不会体会到我们焦急的感受,一连好几天,都没主动给我打来一个电话,想到此,我心里对小莲竟徒生一些哀怨来。
  这天下午,处理完手上的事情,我正在办公室无聊,段玉急冲冲跑来找我,一进门就表情神秘,悄声问我艾哥,嫂子回重庆这么大的喜事你也不吱一声?这时候听段玉提到兰馨,我气不打一处来,我说段玉,谁他妈给你说兰馨回来了?段玉一笑,说艾哥你不梗直。我有些纳闷,问段玉你啥意思?
  此时段玉退到门口,把办公室的房门关紧,说艾哥,昨天晚上听我老婆讲,她看见兰馨了。我说段玉,你少他娘的打胡乱说,兰馨现在武汉,你老婆在哪里看见她?段玉说你别激动听我说完,我老婆昨天下午逛解放碑,好象看见嫂子和一个男人在一起。听段玉这么一说,我蓦地从椅子上弹了起来,紧张的问段玉,你老婆看见兰馨和哪个男人在一起?段玉说艾哥,老婆告诉我,那个男人她好象见过,但是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好象就是我们医院的医生。我心里越发有些诧异,莫不是段玉老婆认错了人?想兰馨在重庆朋友并不多,以她的性格,更不可能这三年时间在武汉搞个什么网恋,悄悄跑重庆来见网友?我问段玉,你老婆确定看见那个女人就是兰馨?段玉叹了一口气,说艾哥,我骗你干嘛?再说你也不是不知道,嫂子和我老婆见过那么多次面,怎么会认错人?
  段玉的话瞬间把我搞得迷糊,我感觉好象越来越看不清楚自己的人生,我问段玉,那你老婆看见兰馨在做什么?段玉欲言又止,让人很是着急,我说你他妈的别磨蹭好不?段玉说艾哥你可别生气。我说我和兰馨早完蛋了,你有屁快点放。这时候段玉望着我,似乎在揣摩我的内心,稍后说,我老婆看见兰馨和一个男人手牵手进了杨子岛酒店。段玉刚一说完,赶忙递一支烟给我,说艾哥,也说不定是我老婆看花了眼认错了人。
  虽说段玉是转述她老婆的话,可信度并不太高,但是这消息依然还是让我感觉痛苦和迷茫。想到兰馨最近异常的表现,我越想越害怕,难不成在我心里一直单纯的兰馨,竟然有什么事情隐瞒着我?
  那天段玉正准备离开我办公室的时候,我问他,我说段玉,你实话告诉,你老婆看见和兰馨在一起那个男人是不是胥波?这时候段玉的表情看起来异常坚定,说艾哥你想什么呢?我老婆分明就认识胥波那烂人。他这么一说,我有些羞愧,这烂事居然怀疑到自己的朋友。可除了羞愧,我心里更是疑惑万分,想这兰馨在重庆还能认识谁呢?
  
  寻找柯莲和苟欣的事情没有任何进展,段玉带给我关于兰馨回到重庆和某个男人的消息,压得我一时喘不过气,这几天我浑浑噩噩的消磨着我沉重的人生。方洁最近早出晚归,也不知道她到底在做怎样的垂死挣扎。我所有的压力,都找不到释放的出口并无从排解。那夜少许喝酒之后,在方洁家里,拥抱着方洁一阵亲吻后,我借在酒意委婉的说,小洁我昨天晚上做了个梦。方洁问我梦见什么?我假装害羞,说小洁我说不出口。方洁一楞,说你个色情狂还有怕羞的时候?我叹了口气,说小洁,我昨天晚上梦见和你那个了。方洁装莽,问我“哪个?”。我说就是那个啊。这时候方洁似乎看出我眼神里飘着的那丝***,一把推开我,怒道,“艾芝,你去死,少给我来这一套,你就使劲意淫嘛,意淫还可以强身健体”。方洁这么一骂,我身体里面涌动着那些有如游魂的荷尔蒙,刹那间变得气若游丝,并最终消失在浓浓的黑夜之中。
  我身体的躁动在方洁那里再一次没有找到归属,那夜我被酒精和冲动折腾得异常难受,感觉浑身紧绷瘙痒难耐,当时我甚至在心里嗔怪责骂方洁,“妈的没见过这么坚贞的女人”。
  
  时间在寻找柯莲和为方洁的事情四处奔波求人之中悄然滑过,我混乱而沉重的人生,却在我本就已经麻木的生活中,再一次给我上演了一出“屋漏偏逢连夜雨”,而这一场雨,将我早已经坠入深渊的灵魂,仿佛突然给它压上一块巨石,让我永世不得超生。
  那天上午11点,我刚在办公室坐定,孙丽猛地推门进来,只见这骚娘们满脸惊慌失措,“艾主任,快跑,你快找个地方躲起来。。。”。我一时莫名其妙,心想这骚护士今天莫不是疯了?正想问她什么事,这时候我办公室的门已经被几个壮硕的男人堵住了去路。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听见其中一个男人说,“就是他,就是他把妈妈介绍到天圣医院”。
  我一听,大惊失色,看几个壮汉的表情,我心里当即明白,我最担心的事情,我妥协于苟圣的合作,终于出大事了。
(082)
  
  我混乱得濒临破溃的人生,比之胥波,真是天壤之别。胥波娇妻爱女,事业风调雨顺,一副志得意满、游刃有余的样子。这命运啊,还真是难说。胥波介绍了那么多病人去天圣医院,从来就没出过差错,而我胁从于苟圣的合作,没过多久就出了事。
  张大娘本来是我经管的病人,因胃溃疡入住我们科室,一段时间的治疗后好转。据我观察,这张大娘家经济状况还不错,那天我联系医托把张大娘送到天圣医院,没想到苟圣那杂种,给人家本就已经好转的病情,治来治去花了大娘一家3万多,竟然整成了胃穿孔。
  
  那天在办公室,孙丽见势不对赶忙跑来给我通风报信,可惜为时已晚,待我反应过来,我已经被张大娘几个儿子堵住了去路。后来才搞清楚,张大娘的大儿子在重庆做建筑,手下工人不止300。那天伙同张大娘几个儿子一起来我们医院的还有一大泼五大三粗的建筑工人,混在人群之中叫嚣的,还有几个长期贽伏在医院门口的“医闹”。
  
  那天这一大群人突然出现在我办公室门口,不容我辩说和解释,只听见其中一个人大喊一声“给老子打”,我没来得及作出任何反应就被他们打到在地。此时我无法还手,也无力还手,想必这群人把他们心中积压多时对医生的怨气一起发泄在我身体上。我双手抱头,趴在地上,任鼻血长流。此时,我竟然没想到求饶,仿佛这一顿暴打对于我是求之不得,混身的疼痛已经麻木,而心在没有彻底死亡之前,我感觉了他们已经把我的办公室砸得稀烂。这时候,我屈辱的灵魂在触击到某些细节时,唯有任眼泪悄然滚落。在他们拳脚交加如雨点般落在我身上时,我没有想到兰馨,也没有想到方洁,我想到的是老家母亲那干涸的眼神,想到的是远在武汉女儿的天真。
  
  这伙人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打算,我仿佛听见门外有人在大声斥责,估计是科室的同事想给我解围,但是门口被挤得水泄不通,也不知道胥波这时候去了哪里。那天当医院的几个保安慌忙赶到的时候,根本没起任何作用,有一个保安多说了一句话,竟然也惨遭一顿拳脚。我当时躺在地上心想,就这样被打死也好,死了就没有任何纷扰和烦恼。
  我感觉已经快撑不住,这时候听见一个女人大声哭泣呼号的声音,“求你们放开他,求你们别打了。。。呜呜呜。。。”。当我在喧嚣的嘈杂重中分辨出这是方洁时,方洁已经整个人趴在我身体之上,以拥抱的姿势保护着我。
  此时方洁旁若无人,她悲戚的哭声让刚才的一切瞬间凝固,“求你们别打了,呜呜呜。。。艾哥,你这是怎么了?告诉我啊,他们为什么打你?呜呜呜。。。”,方洁这时候的哭声让我无地自容。
  
  也不知道那天是因为方洁的出现,还是他们压根就打累了,后来他们停止了对我的毒打。其中有一个男人,看样子估计是张大娘的大儿子,他说艾医生,这事情你看怎么解决?此时我浑身疼痛得难以吐出一个字,而方洁压根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抱着我的头,帮我擦去脸上的血迹后,流着眼泪呆呆的望着我。我能感觉到,这时候方洁全身都在颤抖。
  这伙人见我没有表态,其中有人又开始怂恿,有人说把这种奸医押到外面去游街,有人说把我直接送派出所,还有人说带我去找院长,更有人实在恶毒,说这样的医生留在世上也是害人,干脆打死算了。
  
  那天这伙人后来到底怎么离开医院,当时头痛欲裂已经无从回忆。不过这事情闹得实在太大,医院调查后给了我处分,撤消我华兴医院消化内科副主任职务,至于是否开除我医生的公职,还有待进一步商讨后作出决定。另外张大娘一家提出了5万块的索赔,医院让我自己承当,这事情本来无可厚非,但是我当时根本没钱。张大娘的儿子说了,不赔钱就天天守在医院门口吵闹。
  这事情让我痛苦不已,那天找胥波借钱,他告诉我说刚又买了一套房子,穷得加油的钱都没有。段玉的情况我知道,这家伙平时消费大手大脚,手里基本上没什么积蓄。那几天我实在筹不到钱,张大娘几个儿子还真是天天来医院闹事,看来,这事情非得把我逼死才行。
  
  那段时间我真是连跳楼的心都有,可放不下的东西还多。正在我焦头烂额之际,那天战战兢兢去医院上班,突然发现那几个让我恐惧而烦躁的人居然没有来。我有些诧异,悄悄一打听,才明白居然已经有人为我给张大娘一家付了5万赔偿金。我当即有些纳闷,心想医院这次是良心发现,给我解了这么大一个围。我赶忙跑去问王凯,我说王院长,是不是医院为我垫付了那笔钱?王凯一听莫名其妙,稍后说小艾你想得出来,医院怎么可能给你出这个钱?听王凯这么一说,我心里更是大为疑惑,想方洁最近已经山穷水尽,恐怕吃饭都快成问题。难道是兰馨?难不成兰馨真的已经回了重庆?难道此时兰馨念及夫妻之情,在我危难之际出手相助?
  本来想就这事情问问兰馨,可自从她上次说来重庆失言之后,再也没有打通过她的手机。
  
  方洁这丫头的命也是苦,本来自己的事情已经足够她忧心,那天我被打之后回家,方洁一直陪伴着我,她的眼泪压根就没有停过。问了我好几次到底是怎么了?她这问题我实在无法回答,我总不能把这事情的原委给她说得一清二楚,我只能撒谎,我说方洁,最近我实在太累,不小心出了点医疗事而已。此时看方洁眼里无边的忧愁和焦虑,我明白我的谎言,方洁并没有相信。
  
  柯莲和苟欣离家出走之后,到目前依然没有任何音讯,我越来越担心,想这丫头预产期已近,再不找到她们俩,保不准会出什么大事。自从我上次出了意外之后,最近苟圣对我的态度有了大的变化,再也不象以前那么成天追我要病人。估计从我带给他的那些患者身上,他早已经赚回了为我付“燃情坊”的那笔敲诈金。
(083)
  
  好在华兴医院和媒体的关系一直维持得不错,我和苟圣合作惹出的烂事,最终没有被好事的重庆媒体暴光,这无疑给了我的工作保留了很大的回旋余地。那天王凯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给我一番情深切切、语重心长的教诲,说小艾啊你咋就那么傻,这些事情怎么能做?你看你。。。有什么难处你直接对我讲嘛。听王凯这么一说,我心里鬼火直冒,心想你个烂人,这时候还卖什么乖?方洁的事情我求你那么多次,总是寻找借口推三挪四。我说王院长,都是我不好,辜负您老多年栽培。
  王院长说小艾,对了,医院对你的处理已经下了文件,今天叫你过来,就是给你讲这事情。我一听,心里蓦地有些惊慌,看他脸色,莫不是我真的已经被开除?想到此,我的额头悄然冒汗,我赶忙问他,我说王院长,医院怎么处理我?估计王凯这杂种看我惊慌失措的样子在心里暗自发笑,只见他稳了稳神,稍后说小艾,这次啊要不是我帮你说了很多好话,你肯定得被医院开除,小艾你知道不?书记已经把你的事情上升到政治高度。
  听王凯这么一说,我心里略微感到宽慰,心想也不枉我平时帮你那么多骚忙。我说王院长,感谢您对我恩重如山,以后有什么须得着我的地方,你尽管讲,小艾在所不辞。王凯这时候满足的表情,看上去似乎有些***,说小艾,医院对你的最终处理。。。说到这里,这老淫虫竟然给我卖起关子,端起茶杯接连喝了好几口,直憋得我心慌难受。我问王凯,到底怎么处理我的?此时王凯不慌不忙,放下茶杯说小艾,医院决定给你“开除留院察看一年”的处分。
  我一听有些不解,我问这到底是开除还是没有开除?王凯说小艾我是感觉你最近的智商越来越不对。从今天开始,这一年当中,你各方面表现得不错的话,医院继续用你,如果你再出什么差错,对不起,一年后你得走人。我说王院长,这相当于“死缓”对不?王凯点了点头,说差不多就这意思。
  
  医院给我的这个处理不可谓不重,但是于我,已经感觉万幸,毕竟还给了我一次机会。我当时心想,我这烂事如果被“妓者”给暴光,估计我得从此沦为高飞之流,成为一代游医。想到这里,我突然又记起那个最近一直困扰我的事情,究竟是谁在暗中帮了我这么大一个忙?要不是及时帮我付了张大娘一家5万的赔偿,这时候我还真不知道我会坐在哪里。难不成这世界还真存在观音菩萨?
  那天在离开王凯办公室之前,我还是再次厚着脸皮说,“王院长啊,你看方洁最近的情况越来越糟糕,是不是能考虑帮她一把?帮她进一个品种到医院?”。这时候王凯正色道,“小艾你看你,咋就这么不懂事呢?我才帮你把那鬼事情摆平,这还又提这事?不是摆明给我出难题么?”。看王凯的表情确实在生气,我也感觉有些过分,赶忙说院长对不起,让你费心了。我嘴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其实在骂,他娘的你个王凯还真是小人,当初惹出那些骚事要我帮忙的时候,就差点没跪下来喊我艾爷爷,这一当了院长,整变了个人似的。王凯似乎读懂了我内心的不满,递了根烟给我,说小艾你也别太慌,等你这事情平息下来再说,不过你还是先去做一下胥波的工作,让他打个报告上来。
  
  从王凯办公室出来,我准备这就去找胥波,在路上想到方洁,我难受得要命。心想自己深爱的女人,这么点破事我都无能为力,真是羞愧得让人想死。
  胥波最近对我的态度好得让我诧异,不愧曾经有同居之缘。那天我刚进他办公室,这烂人赶忙又是递烟又是泡茶,说艾哥看你这么憔悴兄弟我还真是心里不好受。我苦笑一声,说胥主任,有你这句话就已经足够,也不冤我们兄弟一场。胥波说艾哥你看你又来了,我们兄弟之间没有什么主任不主任,你直接喊我名字,或者干脆象以前,喊我烂人都要得。其实这时候我喊他主任早已经没有之前那种调侃的意味,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我的内心悄然滋生了太多自卑,想我和胥波以及吴忠信同时进医院,现在一个成了专家,一个家庭美满事业有成,而我呢?离江湖游医仅半步之遥。思绪及此,怎一个“悔”和“痛”字了得。
  或许在胥波心里,我依然还是以前的艾芝,其实我心里明白,现在的我早已经回不到从前。这种发自灵魂的变异须臾之间让我感觉惊恐,不知道从何时,我已经感觉和胥波之间,出现了莫大的缝隙和裂痕,这种感觉非常奇怪,此时胥波对我的亲近竟然让我感觉异常生疏和遥远。
  
  那天我再次对胥波提起方洁的事情,这烂人说艾哥,你知道为什么你的人生如此混乱不?我说胥波,你请赐教?胥波说,艾哥我忠言逆耳你莫生气,我说话直,你这人啊,其实就两个字害了你一生。我疑惑的望着胥波,我说你能否讲明白点?哪两个字害了我?
  此时胥波深吸一口烟,挪步到窗前,抬头望着远处的歌乐山,给了我一个深邃的背影,稍后回头说,艾哥你知道不?“情义”两个字害了你一辈子。听胥波这么一说,我反复地念叨“情义”两个字,可我最终还是没有明白。我问胥波,我真是被“情义”害了么?你能不能给我说清楚一点?胥波说艾哥话已至此,你应该明白,我不多作解释。其实我心里清楚,胥波的话貌似很有深度,其实压根没触击到我灵魂,我所有的混乱,应该与“情义”并无关系,大抵都源自于我曾经的玩世不恭才对。
  那天就方洁的事情与胥波再次没有达成任何约定,我虽然心里很不舒服,不过还算能理解胥波,人在其位,身在江湖,有太多的言不由衷和身不由己也很正常。
  
  最近对于方洁,我除了牵挂和担忧之外,更多的还是内疚。
  不知道这丫头从哪里打听到我被毒打的原委,那夜在她家里,方洁趴在床上哭得伤心欲绝,说艾芝,我从来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在我心里的艾哥一直不是一个随波逐流的男人,告诉我,这都是为什么啊艾芝?你为什么为了钱那么不择手段?你知道你这样做我有多伤心吗?你知道我从来不是一个太物质的女人,为什么你却为了钱那么残忍?艾芝,你告诉我,曾经那个在我心里完美的艾哥到哪去了?方洁边哭边说,我羞愧难受得无法解释,惟有呆站在一边任泪水长流。
  那夜看方洁的情绪分明是已经崩溃,是啊,连她心中唯一的那根精神支柱都在瞬间倒塌,这可怜的方洁能不伤心绝望吗?然而目前所有的这些,仅仅是将方洁置于万丈深渊的悬崖旁边,后来紧接着发生的那件事情,才最终真切的将曾经单纯善良的方洁彻底毁灭。

查阅用户资料 http://wzx2128.yahubb.com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