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赵家高中教师论坛

教师之家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色医艳情录(20)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色医艳情录(20) 于 24/12/2009, 16:17

(075)
  
  爱到极致,情到浓时,早已经淡了甜蜜,更多的却是伤害。
  约请张艳吃饭,被方洁无意的撞个正着。那夜的方洁,在一阵抓狂之后,在我无力的辩解和安慰之后,陷入纷繁的忧伤与焦虑之中。在方洁家里,方洁趴在我怀中,象一只被主人遗弃的小猫,哭得异常凄楚而又无助。
  然而此时的方洁,除了让她放纵自己的情绪,让她任自己的眼泪如黄河溃堤,任何对她的劝慰都显得多余。其实此时我异常清晰的读懂了方洁的内心,她应该不是一个鸡肠小肚的女人,她只是抓住我和张艳的疑似暧昧,来发泄自己积郁在内心那些无法排解的情绪。
  方洁在医院的业务每况愈下,差不多已经快到山穷水复的地步,以前的销量持续萎缩,而开发新的医院毫无进展。所有的这些,即便是一个伟岸的男人,也无力承担,更何况方洁这一柔弱的丫头。
  那夜方洁终于哭得泪干而安静下来,望着我,眼睛里写满凄哀和彷徨,再次问我艾哥你到底什么时候娶我?我明白,方洁在我这里的归宿,已然成了她挣扎于人生的旋涡之中,抓在手里最后的一根稻草。然而当她发现,自己抓住的这根稻草都飘忽不定时,方洁内心的郁闷和迷茫,无疑沉重得让人心碎。我告诉方洁,我说小洁,很快了,兰馨马上就回来,我和她办妥离婚手续,我们就去结婚。方洁对我的话似信非信,只是把脸贴过来更紧的拥抱着我。
  
  第二天上午,张艳在第一时间打来电话,非常关切的问,艾哥你昨天晚上送方洁回去跪键盘没有?我说张艳昨天晚上很不好意思。张艳分明知道我想表达什么,说艾哥没什么,女人都这样,如果你是我的男人,被我逮住和哪个美女私下约会,哼,我可不会象方洁那样,只是站在门口给你打个电话,要是我呀,直接就进来掀了你们的桌子。听张艳这么一调侃,我笑说张艳你凶,我怕了你好不?挂了张艳的电话,我当时心想,这张艳对我,怎么分明就是一霉婆?她在我生活中一出现,保准就没什么好事,难不成这张艳就是传说中那个红颜祸水?
  
  自从把赵大爷送到天圣医院,我一颗悬在半空中的心,时刻都没有落下来。除了担心他们的医疗和护理质量,更担心苟圣那杂种高举在手的屠刀。那天中午休息,我抽空去了一躺天圣医院,正好柯莲也在上班。柯莲一见我就笑,这小姑娘看来还不错,一张笑脸幸福得象花儿绽放。柯莲问我,艾哥哥你是来看我呀?我笑说小莲,艾哥哥过来看望一个朋友。听我这么一说,柯莲脸上悄然滑过一丝细微的失落。
  找到赵大爷的病房,此时老人家正躺在床上输液。大娘坐在旁边,精神委靡,一见是我赶忙站起来,表情很是吃惊,问我“艾医生,怎么是你啊?”。我说大娘,你坐,我来看看大爷的情况怎么样。大娘说艾医生你实在太好了,你那么忙,还抽空来看我家老头。大娘说完就是叹气,“唉。。。”。我明白大娘的哀叹里面包含的内容,我问大娘,我说怎么你们住这个单间?这住院费应该不便宜吧?听我这么一问,大娘一脸的迷茫,说不知道,进来的时候,他们说没有其他大房间,只有这个。
  
  不知道赵大爷是昏迷还是熟睡,我和大娘聊天的时候,赵大爷一直紧闭着眼睛没有说话。跟大娘道了别,我再次去找柯莲,小姑娘正在算帐。我说小莲,你帮我查查内科住院部29床那个赵大爷的帐目。柯莲问我,艾哥哥,29床?那个癌症爷爷是你什么人?我告诉柯莲,说他也不是我什么人,一个朋友的父亲。柯莲在电脑上一查,说艾哥哥,那个赵爷爷入院的时候预交了5000,现在帐上还剩下1374。我一听当即又气又惊,我说这才两天啊,就用了3000多?我赶忙叫柯莲把赵大爷这两天的费用清单打印出来。柯莲听我这么一说,有些为难,“艾哥哥你可别生气,苟叔叔交代过,除了病人家属,任何人不能在病人出院之前,查看和索要这些单据”。我问柯莲,苟圣现在办公室不?柯莲说艾哥哥你去看看吧,刚才好象都在。
  苟圣这时候并不在医院,他的办公室房门紧锁,问了好几个人都摇头不知苟圣的行踪,包括苟欣都不知道。我拨打苟圣的手机,他的电话已经关机,想必这杂种不知道又跑哪里洗脚按摩找小姐去了。
  
  离开天圣医院时,我对柯莲说,我说小莲啊你苟叔叔回来后,麻烦你叫他打个电话给我。柯莲点了点头,说艾哥哥我知道了,对了,艾哥哥你最近好象有什么事情是吧?我说没什么啦,小莲你别担心我。
  正欲告别柯莲,小姑娘喊住我,这时候柯莲刚才一脸的幸福已经没有任何踪影,只见她满脸忧虑,问我艾哥哥,我妈妈最近有什么消息没?我赶忙说,小莲你别着急,警察叔叔很快就能找到你妈妈。末了柯莲问我,对了艾哥哥,我上次给你的照片还在吧?我问柯莲,你是说你妈妈的那张照片?柯莲点头,我说那当然在啊,艾哥哥给你保持得很好。柯莲听我这么一说,笑说艾哥哥,你下次什么时候过来的话,把照片带给我看看好吗?我很想妈妈了。
  
  又有很久没有高飞的消息,听郭亮说那烂人最近又坠入情网,正恋得水深火热。那夜高飞突然打来电话,说艾哥,你马上到三溪口来吃鱼。我说高飞,这大半夜的你叫我跑那么远就为吃个鱼?真以为我是饿死鬼投胎?高飞说艾哥你开车也就不到20分钟,再说了,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想和你商量。我说高飞,你个烂人和我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是不是又带了个美女要给我炫耀?高飞说艾哥你爬,人命关天,事关重大,你赶快过来。我考虑了一下,说那好嘛,但是高飞,吃饭可以,我可不能陪你喝酒。
  刚挂断高飞的电话,兰馨给我发来消息,问我小艾离婚的事情准备得怎么样。我懒得发消息,直接回拨过去,电话接通后我说兰馨,没什么好准备的了,我同意离婚,另外考虑到希希的情况,我同意女儿跟你。兰馨听我这么一说,赶忙说那就好那就好。挂断兰馨的电话之前,我说兰馨,虽然我同意女儿跟你,不过我有个请求。兰馨说小艾你讲。我说,希望你这次回重庆,把希希带在一起,除了我想看一眼女儿外,我妈现在病重,也必须要见见自己的孙女。
  我刚说完,电话那端就是一阵让人窒息的沉默。
(076)
  
  我本无意让我的人生写满悲情,我也无意让我的故事充满巧合,然而世事实在难以预料,那夜高飞约我吃饭,有意无意中给透露的那个消息,象一个巨大的黑洞,瞬间将我生活中的某些人、某些事,紧紧的捆绑在一起,并无情的将所有这些,吞噬于其中。
  那夜我驱车赶到三溪口,找到高飞时,这家伙已经独自一人,在一家鱼庄的小包房里喝起了闷酒。高飞一见就招呼我坐,稍后他事先点的菜送了上来。我问高飞,这深更半夜的,怎么想起大老远跑这里吃饭?这时候高飞表情神秘而紧张,叹气后说艾哥,有件事情我一直埋在心里,不知道该不该说?我盯他一眼,我说妈的你高飞,什么时候你个烂人变得这么沉稳而深邃了?有什么屁赶紧放出来,担心憋出痔疮。
  
  高飞说,艾哥我们兄弟之间也不是外人,我考虑了几天,这事情也只能对你说。我说高飞你少他娘的罗嗦,是不是不小心又给哪位大姐播种后生根发芽了?高飞说,要真是那样倒好,艾哥,你感觉苟圣这人怎么样?高飞这么一问,把我搞懵了。我说苟圣么,和你一样,烂人一个,不过估计比你还烂得彻底一些。
  高飞说艾哥,你觉得苟圣仅仅是个烂人?我问高飞,难不成这世界还能找到什么词比“烂人”还淫贱还可恶?高飞问我,艾哥你感觉苟圣最近有没有什么变化?我说他的变化一直都有啊,越变越烂,从外到里,都逐渐在发霉发臭。高飞问我你能不能正经点?我笑说我本来正经,和你在一起,想正经都难。
  此时高飞一脸疑惑,猛地灌了自己一大杯啤酒,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看他表情,仿佛这世界曾经每个人买了他妈的黄鳝都没给钱。高飞问我,艾哥难道你没发现苟圣最近越来越憔悴?我笑说高飞,苟圣不憔悴才怪,工作繁忙,压力也不小,再说成天找小姐,“日”理万“鸡”, 高飞你说,就凭你的身体也吃不消对不?高飞说,艾哥听说你和苟圣关系还不错,你真没发现他有什么问题?
  我说高飞不开玩笑,最近我是感觉苟圣有些不对,曾经嗜酒如命,戒了;曾经赌博成性,戒了;曾经那些野兽般豪爽的笑容,没了。听我这么一说,高飞若有所思,自顾喝酒。我问高飞,你说这苟圣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的事情?看他那张脸,好象他的世界比我俩还苦大仇深?你说他是不是被哪个女人缠上了不能脱身?
  
  高飞摇了摇头,问我艾哥,你知不知道苟圣好象一直被人敲诈?
  听高飞这么一说,我异常惊讶,赶忙问他,我说高飞,你这话啥意思?高飞说,艾哥我们话已经说到这里,不瞒你说,以前我上夜班,苟圣经常叫我陪他打牌,后来那杂种居然戒赌,我就感觉纳闷。我说人家苟圣愿意弃娼从良你有什么好纳闷?高飞说你别打岔听我说完好不?我说那好你继续,我吃东西。
  高飞说,后来我上夜班,有好几次不经意听见苟圣打电话,听他说那些鬼话阴阳怪气,分明就是有人在敲诈他。我说高飞,人家苟圣被你敲诈关你毛事?说不定他是哪次嫖娼被拍了***,也说不定哪次泡妞遭了仙人跳,你说对不高飞?我嘴巴上虽然对高飞这样说,其实此时,我的思绪在迅速整理有关于苟圣的一切信息。因为,我隐约感觉我那“燃情坊”鸟事,多少和苟圣有些关系,只是一时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他就是敲诈我的幕后黑手。
  
  高飞问我,艾哥你真认为苟圣这事和我没有关系?我一笑,说高飞,难不成你还有本事敲诈他?高飞眉心一皱,说艾哥如果你知道这个敲诈他的人,你就不会认为和我没有关系。我说耶,你个高飞挺能干的嘛,这案子你已经破了?
  这时候高飞表情之神秘,说艾哥,那次夜班,我路过苟圣的办公室,你知道不?听苟圣说的话,这个一直敲诈他的人就是我之前那个夜班医生。此时听高飞这样说,我虽然心里有些惊讶,但是表情依然镇静。我说高飞,别去管那些烂事,你上好你自己的班就行,苟圣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估计有什么小辫子落在人家手里。
  高飞说,那夜听苟圣的电话,好象那个医生敲诈苟圣的数目还不小。我问好多?高飞说,2万。我说2万很多么?高飞说,2万是不多,每个月2万你觉得多不艾哥?
  我越来越惊讶,我问高飞,你是在苟圣医院上班呢还是在那里当间谍?这些事情苟圣能让你听得清清楚楚?高飞说难道你还不了解那杂种的脾气?一急起来声音就失控。
  
  我良好的记忆在这时候起了作用,我记得上次在天星桥遇见苟圣,当时他老婆就说苟圣天天晚上睡不着。而且据柯莲讲,听说苟圣在家行为异常诡异乖张,难道所有这些都和他被敲诈有关?听高飞讲,敲诈苟圣的数目并不小,难道他有什么惊人的把柄落在那个夜班医生手里?
  想到这些,我心里蓦地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我说高飞,人家的江湖恩怨,你就不要去瞎掺合好不?
  这时候高飞站起来,刻意去看了看包房的门是否关紧,然后转身回来,俯在我耳边说了一句话。这话如飓风惊雷,瞬间让我有一种心脏骤停惊恐而窒息得无法呼吸的感觉。
(077)
  
  那夜在三溪口,看高飞那神秘的表情,我就猜到他会带给我一个惊人的消息,然而实在没有想到,他压低声音说出的话,竟然让我那么震撼,惊得我瞬间目瞪口呆。
  高飞说艾哥,苟圣有一兄弟叫苟贤你知道不?那天晚上夜班,无意之中听见他两兄弟在商量一件事情。我问高飞,他们商量什么?高飞说,苟贤好象提议苟圣,直接把那个夜班医生除掉。我说:“啊?高飞,真有这事?可不能乱开玩笑”。高飞说,我在想估计是之前那个夜班医生一直没完没了的敲诈苟圣,这杂种有些不堪重负。我说高飞,如果真象你刚才所说,一个月要人家2万,莫说苟圣,再大的老板都喊来不起。
  听我这么一说,高飞点了点头,问我,艾哥你觉得我是不是应该去派出所报案?我一惊,我说妈的你高飞,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你知道不?苟贤可不象他弟弟苟圣那么简单,人家可具有浓厚的黑社会背景,再说这事情与你关系并不明显,你去多事干嘛?高飞叹了一口气,说艾哥,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我们就这样袖手旁观?
  我说高飞,你娃现在突然良心发现了?以前你干那些好事,哪件不比杀人放火严重?高飞说,艾哥,你可一直是我的偶像,咋现在变得这么麻木不仁了?其实我当时实在是有些小人之心,想到我自己的“燃情坊”,我无比痛恨这些行敲诈勒索的烂人,我想那夜班医生真要是被苟圣兄弟找人杀了,他也是罪有应得。
  不过转念一想,那医生虽然可恶,但也罪不至死。我说高飞,这事情你暂时不要吱声,就当什么都不知道。你上你自己的班,不过还是小心留意一下苟圣兄弟的情况。此时高飞一脸的惊恐,点上一根烟,说艾哥,我真打算不在苟圣那里干了,他妈的什么医院嘛,分明就一黑社会,想起都可怕。看高飞的表情并不象开玩笑,我安慰他,我说高飞,事情可能也没你想得那么严重,说不定就是人家苟圣兄弟之间无聊时的空话。高飞说毛,艾哥你真以为我是三岁小娃?谁他妈没事把杀人挂在嘴边当空话?
  我说高飞,要不这样,你暂时继续在天圣医院上班,现在也不是我们应该报警的时候,我先找柯莲私下去了解一下这个事情,问问以前那个夜班医生的情况,机会合适的话,如果能找到以前那个医生,叫他收敛一点,免遭杀身之祸。
  听我这么一说,高飞一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他点了点头,无奈的答应我的建议。
  
  第二天我抽空就去天圣医院,一来把柯莲妈妈的照片带给她,小姑娘最近对妈妈的思念明显写在脸上,另外顺便去看了看赵大爷。赵大爷的病情急转直下,看样子在世的时间已经不多,这事情让我异常心痛。我转身去院长办公室,依然房门紧闭,苟圣不在。
  离开天圣医院之前,我把柯莲叫到门外,简单的问了一下小姑娘最近的工作和生活情况。看柯莲的眼神,这丫头的景况应该还不错,只是她脸上若隐若现的一丝忧伤,分明让我感觉她内心依然有什么疼痛一直在折磨着这可怜的女孩。
  我说柯莲,你有空的时候,帮我去问问那些老员工,了解一下以前那个夜班医生的情况。柯莲有些疑惑,问我艾哥哥,你和以前那个医生有什么关系么?我说也没什么特殊的关系,你一定要注意,千万不要让你苟叔叔知道这事,你明白不?听我这么一说,柯莲更是一脸迷糊,稍后她说艾哥哥,既然你不愿意告诉我,那我就不多问了,我听你的,我悄悄帮你打听一下以前那个夜班医生的情况,有消息我就联系你。
  正欲告别柯莲,小姑娘突然问我,艾哥哥你最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看你那么憔悴,都象40多岁的人似的。此时看小莲对我无限的温柔和怜惜,一丝莫名其妙的感动悄然袭上心头,我一笑,说小莲艾哥哥没事,你别担心好不?把你自己身体照顾好。对了,看你肚子都那么明显,快生了吧?我这么一问,柯莲脸上刹那羞红,低头不语,稍后抬头望着我说,艾哥哥,下个月18号,我和苟欣办婚宴,你一定得来。我有些惊讶,真是替小姑娘开心,想柯莲的幸福触手可及,我异常欣慰,不过心尖一角,在欣慰的同时,蓦地有些其他的情绪悄然涌动,让我有些说不出的难受。
  
  兰馨即将返渝,这事情让我既喜既忧。
  想到须臾之间,即将见到朝思暮想的女儿,那种带有彷徨的期待,感觉无以言表。兰馨与我曾经同床同枕,耳鬓私磨,然而一别就是三年多,我那张原本可以随时登陆兰馨的床票,早已经过期作废,成了摆在抽屉里一份见证和缅怀我们曾经那些美好的收藏品。旧日夫妻将要重逢,却没应有的喜悦,我还真没想清楚,我应该用怎样的表情去迎接兰馨?
  
  方洁最近的变化,让我越来越体会不到爱情的甜美。我在纳闷,和方洁没有恋爱之前,为什么我反而显得轻松惬意?我甚至有些怀疑自己,难道我这人还真不能承当与爱情同生共存的责任?
  那天方洁对我说,她再一次去找了胥波和王院长,看她绝望的表情和眼神,我不需要问就已经猜到结局。方洁边哭边说,艾哥,王凯给我的暗示已经非常明显,你说我应该怎么办呀?看到方洁深陷泥沼,我却无能为力,心里异常辛酸而疼痛,此时我除了叹气,竟然无语,连一句恰当的劝慰都无从出口。方洁越哭越伤心,稍后望着我,一脸的凄楚无助,说艾哥,我用房子抵押贷的款马上到期,你说我应该怎么办啊?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我妈去住大街吧?

查阅用户资料 http://wzx2128.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