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赵家高中教师论坛

教师之家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色医艳情录(17)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色医艳情录(17) 于 13/12/2009, 20:18

(068)
  
  华兴医院急诊科留察室。
  张艳躺在洁白的病床上,头上缠着纱布,左边脸肿得象个馒头,一双好看的眼睛眼泪汪汪。见张艳这个样子,我明白了刚才在电话里,她的腔调听起来为什么那么奇怪。未等我开口,张艳说艾哥哥你来了?此时张艳楚楚可怜,我赶忙问她,我说张艳你怎么了?张艳怯怯的望了我一眼,说艾哥,我对不起你,对不起方洁,你找方洁是吧?方洁已经回了永川。看张艳的样子分明就是被打,我紧张的喊道,“张艳,你说呀,到底是怎么回事?谁打你了?”。
  
  张艳听我这么一吼,眼泪汨汨而下。听她断断续续的说完,我才明白了这眼前发生的一切。原来,李浩一直对方洁贼心不死,见我和方洁的感情日趋牢固,这才胁迫张艳勾引我以达到离间我和方洁的目的。我问张艳,李浩怎样威胁你?张艳告诉我,李浩说如果张艳不配合他,就让张艳在重庆的医药界无法立足,并且将张艳以前做他情人的事情暴光。
  
  至于后来张艳为什么被打,到底是谁打她?对于张艳是个迷,只是据她估计,很有可能就是李浩叫人所为。因为听张艳说,李浩原计划是让她和我上床之后再拍下一些性爱照片,但是那夜,张艳在酒店洗澡出来之后变得异常清醒,她放弃了和我上床的打算。张艳说到这里,我心惊得异常难受,此时我望着躺在床上娇弱的张艳,毫无狠意。
  
  张艳说,艾哥哥,我没事,你快去找方洁,方洁是个难得的好姑娘,她回她妈妈里去了,你赶快去永川,我已经给她解释过这事情。我说张艳那好,你好好养伤,我去永川接方洁后再来看你,有什么事情就给我打电话。张艳看我表情应该明白我没有记恨于她,温柔一笑,说艾哥哥,你一定要好好哄一下方洁,她是一个敏感而脆弱的女孩。说完张艳叹气一声,“唉。。。方洁肯定不会原谅我了”。
  
  告别张艳,我直接去找老马。我问老马张艳情况怎么样?没什么大碍吧?老马说小艾你别太担心,目前看来小张只是一点皮外伤,头皮一伤口比较长,缝了13针,还好CT显示,没有颅内出血的迹象。老马说完使劲摇了摇头,“都是些什么人啊,还真是能下手,这么娇柔一小女孩”。
  
  从医院出来,我慌忙给老妈打了电话,我说妈冰箱里面有菜,你自己弄饭吃,别等我,医院有事情很忙,我处理完再回来陪你。老妈这时候情绪似乎稍微平静下来,说你工作要用心啊,别出什么差错,你别操心我,我吃了饭去找孙婆婆。
  挂了老妈的电话,我又找方洁,她依然是关机,打她妈妈的坐机,无人接听,真是让人烦躁。
  
  我决定先去找李浩那贱人。
  赶到李浩的办公室,这烂人还仰头坐在班椅上,手里拿着几张照片在欣赏。李浩一见我,当即象弹簧一样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满脸堆笑,说小艾你来了,找李哥我啥事?李浩边说边摸了一根烟递给我。我推开他的手,问他,李浩张艳是不是你叫人打了的?李浩看我表情应该明白我的来意。转过身去哈哈大笑,说小艾啊,我们兄弟之间何必为女人伤了和气,你说是不?不他妈就是一个女人么?我本就心烦意乱,听这烂人这么一说,怒气难抑,随手抓起一根独凳就向李浩砸了过去。李浩慌忙躲避,只因了这烂人腰肥体胖,躲闪不及,被我一凳子砸在他脑袋上,还好,仅仅是一根塑料独凳,估计最多只砸了一个青包,未见血流。
  我怒气当头,加上本来比李浩身强体壮,李浩见势不对,边叫边逃,这时候隔壁办公室跑出几个人,不明就里,也不敢妄动,只是拼了命的拉住我。
  后来我离开李浩公司的时候,那烂人在我转身那一刻,说艾芝,你他妈别嚣张,老子绝不会放过你和方洁那骚娘们。
  
  待我赶到永川,已经是晚上7点。一直拨打方洁和她妈妈的电话,方洁的手机依然关机,她妈妈的电话依旧无人接听。可当我赶到方洁妈妈楼下时,发现她家里分明亮着灯,我倍感疑惑。
  匆忙跑上楼,边按门铃边喊方洁的名字,几分钟后居然没一点反应。难不成方洁和她妈妈此时并不在家?想到此,我蓦地无比怅然。当我恹恹下楼,回头一望,方洁家里刚才还亮着的灯火,此时已经完全熄灭。
(069)
  
  三年前兰馨带着女儿远走武汉;前几天在燃情坊惨遭勒索;昨晚和张艳在爱上酒吧暧昧被偷拍,我的人生混乱得有如一团乱麻,并且乱得用快刀都斩不断。然而我明白,追根溯源,我所有的混乱只因了一个字,色。而我“色”的根源又在那里呢?从下往上一看,我色的根源估计不仅仅在于一根不安分的小鸡鸡,更多的应该还在DNA。
  
  这个“色”字害了我一生,其实很多时候我都会忏悔,特别是高潮后那如坠深渊的失落,仿佛将我整个身体和灵魂都要吞没。有好几次在深夜,我都很有想法挥刀自宫,但是分明又有些怕痛。更多的时候,我总会在酒后莫名惆怅,诘叹我的人生就宛如做爱,欢娱总在须臾一瞬,而忧伤绵绵却无穷期。
  
  那夜在永川,看方洁家的灯火先明后灭,摆明就是家里有人。我当时敲门而无回应,估计是方洁和她妈妈一同在考验我的真诚和耐心。这时候我如果就此放弃逃回重庆,那我不遭天打也得被雷劈。
  我这人善于冲动,当时我差点就来了个跪地负荆请罪,但是方洁母亲家对面那个老太太很不懂事,一直开着门盯我,让我很放不下面子。我隔着门,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凄哀而婉转,我喊“方洁,开门啊,方洁。。。”,喊了数次依然没有动静,我寻思恐怕不来点肉麻的这门多半是叫不开,我随即回头狠命的盯了那看热闹的老太太一眼,那老太太这才慌忙关门把脑袋缩回她屋。见四周无人,我又开始喊,“方洁,开门啊,你不开门我就一直跪着不起来”,喊完我随即使劲跺了一脚,想必屋里方洁的母亲以为我真的跪下了。
  
  正准备加大分贝和忧伤度再喊几嗓子,这时候方洁母亲家的门吱呀一声开了一条缝,我赶忙一把拉住门随即拱了进去,看方洁母亲的表情,她一定是知道了所有的原委。我心想这事情估计麻烦,阿姨曾经被丈夫出轨后抛弃,对我这样的事情一定深恶痛绝。我赶忙把带来的礼物放在茶几上,关切的问,阿姨您老身体好些了么?方洁母亲看我一脸憔悴和真诚,盯了我一眼,这才指着沙发喊小艾你坐。
  
  我说阿姨,昨天的事情完全是误会,您老千万别担心。方洁妈妈望了我一眼,长叹一口气,说“小艾啊,上次我就给你说过,方洁这丫头13岁就跟我,怪可怜的,她爸爸的事情你也晓得,这丫头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你说你多大人了?你不是给我说过你会好好照顾小洁的吗?原以为小洁找个年龄大的男人会疼惜她,你看你都做了些什么?唉。。。”。
  听方洁妈妈这样一说,我当即羞愧得无地自容。我说阿姨,昨天的事情估计小洁已经给你讲了,我是被人家下套。方洁妈妈说,小艾你如果不是个臭鸡蛋人家苍蝇叮得上你?阿姨这话一针见血,直达我灵魂,我蓦地脸红,刹那无语。
  
  趁无语之际,我赶忙给老人家削了个苹果。我说阿姨你放心,我再不会让小洁受半点委屈。阿姨这时候情绪似乎平静很多,脸上溢满慈祥。见时机已熟,我问方洁妈妈,我说阿姨,方洁现在哪里?阿姨这才抬手一指,说小洁哭了一天,现在卧室休息。我说阿姨,那你先坐会,我找小洁聊聊好不?
  
  阿姨点了点头,我这才战战兢兢去找方洁。卧室的门虚掩,我推门之前想,方洁估计还在哭。可我进去一看,方洁站在窗前,望着外面漆黑而幽远的夜空,给了我一个裙袂飘飘秀发飞扬的背影,这背影可让人异常难懂,看不清方洁的表情,假如此时方洁给我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倒还好办。这女人在冷静思考的时候,状态异常危险,任何意想不到的结果都有可能在她蓦然回首那一瞬间发生。这些经验都是以前兰馨那所学校教会我的,当初兰馨刚发现我出轨那会,天天哭得暗无天日,我以为会发生意外,却倒安全。后来兰馨不哭了,这女人一旦欲哭无泪,或者哭得泪干而绝望的时候相当危险。那天兰馨独站窗前,沉静得让人诧异,正是那一次,要不是我眼捷手快,说不定兰馨就从18楼纵身而下了。
  
  此时方洁对我视若无物,我满腹甜言蜜语竟然无从说起,憋得我异常难受。我莲步轻移,挪到方洁身边,不敢贸然有任何亲密举动。其实我当时很想悄悄从身后给她一个温柔的拥抱,但又非常担心她转身就是一耳光。后来我想,此情此景,估计给方洁来个此时无声胜有声更能打动她。
  我安静的站在方洁旁边,作玉树临风忧郁状,两个人彼此平行而又沉默,静得能听见方洁娇弱的心跳和她温柔的呼吸。我轻叹一口气,抬头望向窗外,今夜繁星满天,月华如水,我想此时再不应景的给方洁来个表白,那岂不是浪费这月夜的浪漫满屋?思绪及此,我随即深情的背了一首诗—
  我如果爱你/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如果爱你/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来清凉的慰籍/也不止像险峰,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甚至日光/甚至春雨/不,这些都还不够/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做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 听懂我们的言语。。。
  我刚把这首我曾经最喜欢的情诗背完,方洁徐徐回头,在我和她目光交接那一瞬间,我读懂了方洁一生的温柔。

查阅用户资料 http://wzx2128.yahubb.com

2 回复: 色医艳情录(17) 于 24/1/2010, 17:29

已阅

查阅用户资料 http://wzx2128.yahubb.com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