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赵家高中教师论坛

教师之家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色医艳情录(14)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色医艳情录(14) 于 29/11/2009, 14:19

 (062)
  
  很多时候我在想,我所经历的人生,估计太多的悲哀,都源于我不大相信“爱情”。我一直认为,爱情不过是一个打发寂寞的借口。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于爱情我这么消极,其实我也未曾被哪个女人伤害过,或许是我把“爱情”想得太美好,也或许是看惯人间太多悲欢离合、聚散依依,也或许我这人本就放荡不羁、玩世不恭。
  在我心里,爱情在任何时候比之亲情,都显得轻渺如烟,矫情而微不足道。我甚至都怀疑,这世界是否真的还有爱情,看身边多少夫妻恋人,有几对能携手一生恩爱以终老?梁祝化蝶双飞,终究只是美丽的神话,除了让人缅怀,更多的是叫人诘叹。
  我想,爱情即便是真的存在,估计也是此一时彼一时,如花开花谢、潮张潮落,飘忽而无定期,唯有亲情千丝万缕、血脉相连。
  虽然我并不曾怀疑在那段时间,我真爱方洁,但是在我清醒和理智的时候,我依然无法在女儿和方洁之间做出清晰的取舍,这事让我异常迷茫。
  
  那天早上,一醒来我就拨通兰馨的电话。几个星期没有联系,似乎变得有些生疏,我问兰馨,我说你具体什么时候回重庆办理离婚的事情?兰馨情绪看来不错,笑说小艾你想清楚了?你同意放弃女儿的监护权?我告诉兰馨,我现在并不清楚你的生活和工作状态,等你回重庆我们见面再谈这事情好不?如果你的条件更利于希希的成长,你的意见我并不是不能考虑。兰馨说,那好啊小艾,我尽快回重庆,下星期吧。我说兰馨,你一定得把希希带回重庆,我很久没见女儿,很想她。兰馨说那好吧,到时候再说,随即她悄然就挂了电话。
  
  苟圣去帮我问“燃情坊”那鸟事看来遇到麻烦。
  他中午给我打来电话,说小艾你马上到我医院办公室来一躺。我赶到苟圣的办公室时,这家伙还趴在桌子上打鼾,我摇醒他,随即给他点了一根烟。苟圣一见我,把他肥大的脑袋摇得象个拨浪鼓,表情看起来痛苦得比我都难受,边哀边叹,说小艾啊,你这次的事情看来有点悬。听苟圣这么一说,我当即一惊,赶忙问,“苟哥,怎么就悬了?”。苟圣说,“小艾你知道不?我问了,这事压根就不是苟慰那小子干的”。
  
  听苟圣说完我才明白,原来是燃情坊那小姐“胖妹”勾结一群黑社会所为,这群混混专门以此讹诈各路嫖客,他们策划精密,手段卑鄙而又残忍,勒索了不少人,从未失手。到这时,我似乎才彻底明白当时离开燃情坊的时候,胖妹看我那富有深意的眼神,难不成她见我长相斯文,对我心生同情?
  
  不过我心里依然有太多未知,我问苟圣,“苟哥那你说他们是怎么知道我的工作单位和其他私人信息的?”。苟圣说小艾你傻B啊,他们当然有跟踪你。我说那夜我分明没有发现有人在我身后,苟圣这时候嘴巴一瘪,指着我说“小艾你你你。。。。被你发现还他妈叫什么跟踪?”。被苟圣这么一问,我蓦地羞愧得脸红,心想连这卖猪肉的也这么轻易质疑我的智商,我艾芝这几年也实在是越混越憔悴越混越糊涂了。
  
  听苟圣这么一说,我心里曾经燃烧起来的希望瞬间冷却到冰点,望着苟圣,我突然感觉自己竟然那么无助,思维在不经意间触击到方洁纯净眼神的那一刹那,甚至心生太多恐惧和慌乱,我似乎都能想象,一旦方洁知道我这丑事,头也不回含泪离开我的画面。
  苟圣这时候那双眼睛仿佛已经洞穿了我所有心事,递一支烟给我,说小艾,你也莫那么悲观,这事情虽然难,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我深吸一口气,说苟哥,你无论如何得帮我想个办法,你知道我的情况,我压根没什么钱不说,这事情绝对不能让方洁知道。苟圣一笑,说小艾我肯定会尽力帮你,我尽快就去找苟贤说这事,你知道不?苟贤和敲诈你的那个团伙老大有些交情。听苟圣突然这么一说,我很是惊喜,我问他苟哥真的呀?这时候苟圣脸上的微笑显得有些怪异,他说,“小艾你也是,好的不学跟我学嫖娼”。
  
  那天我请胥波吃饭要他帮方洁和张艳进药的事情,一时没有下文,这烂人最近一段时间似乎在刻意回避我,除了上班时间,业余基本上和我没什么交接,也不知道他一天在瞎忙什么。有好几天晚上梅颖在半夜给我打来电话,除了问我是否知道她老公的行踪,还隐约非常委婉的表达了一丝寂寞的意味,尤其是张艳生日那天晚上,被方洁再次拒绝之后,我象一条快要憋出毛病的疯狗,开车一路狂奔回家,洗了半个多小时的冷水澡才终于将欲火彻底扑灭。那夜梅颖打来电话问我,说艾哥当个小小的科室主任应酬就那么多?我开玩笑说梅颖,时代不同,你可别小看现在一个科室主任,比你老汉当书记的时候事情还多。听我这么说梅颖长吁短叹,想必在电话另一端,这个我曾经暗恋多日的大众情人,已经俨然就是一副寂寞怨妇的模样。当时我有些想法异常猥琐,心想这梅颖要不是胥波的老婆,估计这深更半夜的电话,终究会聊出些什么故事来。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话看来不假。
  近段时间,我的生活已经足够混乱不堪,和兰馨离婚的事情也似乎因为希希再次陷入僵局;方洁的工作虽然还算顺利,不过从她偶尔不小心流露的眼神来看,对我争夺女儿的监护权分明有些埋怨;另外寻访柯莲妈妈依然没有太多消息,特别是我那恶心的“艳照门”事件,简直象一颗随时都可以爆炸的核弹,让我寝室难安。
  然而仅仅这些,仿佛对我折磨还不够多,那天老妈突然给我打来电话,说“幺儿,过两天我准备来重庆,好几年没看见孙女了”。老妈的要求并不过分,不过对我来说,如果让老人家知道我在重庆生活的全部,无疑会再次引发一场家庭灾难.
(063)
  
  很久没有高飞的消息,都不知道这家伙是否已经羽化成仙,我也穷事缠身,没心思联系。那天下午他突然给我打来电话,喊我马上到江北大石坝,说和郭亮在“胖妈鱼庄”等我,另外说他又搞定一个美女,要介绍我认识。我身心俱疲,正欲找个借口推脱,高飞说艾哥,兄弟几个经久不见甚是想念,你必须得来。
  
  等我赶到江北,郭亮和高飞正在点菜要酒,高飞旁边坐一女人,看似和他异常亲热,这女人一脸浓妆艳抹,粉底足足打了三寸,年龄恐怕不低于40,身材估计比他妈还胖。和他们一一打过招呼,我当即就心想这烂人还真是不挑食,大学时高飞就喜欢搞姐弟恋,和一黄色录象厅的老板娘打得火热。我一直就没搞懂,一般说来,喜欢姐弟恋的男人要么是心智不熟,要么就是贪享便宜,图个吃饭开房不出钱。可这高飞压根就不缺钱,你要说他不成熟,他还偏就不服,说自己17岁就遭他妈妈隔壁摊位卖泥鳅的大娘破了处。
  
  高飞明显比郭亮心细,看出我满脸憔悴,问我说艾哥你莫不是日夜操劳过度导致肾虚?我心有难言之隐,一时不方便诉说。我说高飞,最近我工作太忙,没休息好而已。高飞对我的解释分明不信,说艾哥兰馨不在重庆,你又不需要做家庭作业,课外作业如果实在太多,兄弟几个愿意为你效犬马之劳。高飞说完顺势***一笑,他笑声未落,旁边的胖大妈一耳光就轻轻的扇了过去,“你个贱男人,担心老娘阉了你”,高飞赶忙侧头在大娘脸上亲了一口,当即就是满唇白粉。他娘的,没见过打情骂俏也居然可以整得这么恶心。
  
  稍后高飞说,艾哥,我不想在天圣医院上班了。我说怎么高飞,莫不是你想学你爹,回小龙坎卖黄鳝?高飞说你爬嘛老艾,我老汉早不卖那骚东西,艾哥说实话,这班确实上起没意思。我有些不解,我问高飞,你以前不是还感谢我么?怎么突然就没意思了?高飞说你不晓得,苟圣那杂种,最近戒赌,晚上那个难熬,和坐牢没他妈什么分别。我当即有些诧异,我说苟圣以前不是那么好赌么?高飞说,是啊艾哥,最近老板看起来好象出了什么事,看他经常在办公室发神,那家伙定力够好,说戒就戒,还真是服他。我说高飞,人家苟老板刚找了个漂亮儿媳妇,愿意洗心革面重新开始,戒烟戒酒戒赌好事情啊。高飞听我这么一说,表情有些失落,说好个毛,人生短暂,不吃不喝不嫖不赌,活起还有什么意义?
  
  我说高飞,说正经的,不开玩笑,你真打算辞职?高飞点了点头。我问他,那你打算辞职后做什么?回家帮你妈老汉打理生意?高飞摇头,说艾哥你不是不知道,我对做生意没什么兴趣。我说高飞,你娃的人生又在开始迷茫了,你想没想过,30多的男人,以后天天抱着简历逛人才市场,你不觉得丢人么?考虑到高飞旁边的美女并不美,我说话也就没顾忌到她的感受。高飞叹了口气,思考一阵说,那好嘛艾哥,我还是暂时继续在天圣坐牢。
  
  陪他们吃完饭,高飞找个理由就把他那胖大姐打发了,随后说艾哥走,好久没到白寺驿去耍,上次那个小姐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说非常思念我。自从经历“燃情坊”事件后,我听见“小姐”俩字就过敏,我说去你妈的高飞,小姐是思念你的人民币才对。高飞听我这么一说,一本正经道,艾哥你咋就那么俗,好象小姐就不是人似的,再说你在重医的时候,不是发誓要找个妓女做老婆?我一笑,说烂人我确实还是事情,你和郭亮去玩,对了,白寺驿不近,你们开我的车过去,我自己打的。高飞和郭亮看我不象撒谎,也没有坚持。末了,我把车钥匙递给高飞,我说你们去那里一定要小心注意安全。
  
  段玉曾经给我做过一个总结,说艾哥其实你是个典型的三不男人,“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我回段玉说,我承认我是三不男人,但是我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不诱惑、不欺骗、不隐瞒、不强奸”。段玉笑说,艾哥你厉害,偷人都能偷到政治高度,真是服你。我说段玉,性这东西,我一向并不看重,只要是两情相悦,上个床也无所谓道德不道德对不?我曾经在《艳遇实录》中说过一句话,“性,我无法用爱来承受之轻,爱,我无法用性来承受之重”,这就是我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段玉听我这么一说,随即给我一个拥抱,说艾哥偶像,要是所有人都象我俩这么前卫时尚,估计这社会彻底就一动物世界。
  
  我确实从来没把性和爱混在一块,有时候我安慰自己都在想,当初和兰馨在一起,即便是我身体出轨,也并不代表我不爱她。“爱”到底包含怎样的意思?是责任? 是付出?是关怀?如果说一定要赋“爱”以那么多条款桎梏,我甚至都怀疑我究竟还敢不敢爱。遇到方洁后我收敛了许多,但实话,我都不清楚我能否坚持得住,我实在不能保证方洁就一定能改变我的“性爱观”。
  
  那天下午,方洁突然给我打来电话,说艾哥我妈妈生病了,我得马上回永川。听说她妈妈生病,我很是着急,我说方洁那我请假陪你回去。方洁说算了来不及,再说你今天下午不是要到女子医院会诊么?我告诉方洁,我可以推掉这些工作。方洁很善解人意,说艾哥,估计妈妈病得不重,我还是希望你做好自己的工作。最后方洁说,艾哥,我已经在陈家坪马上就坐车,别担心,妈妈没事的。
  当天晚上11点过,我在家无事,刚跟方洁通了电话,方洁说她妈妈是冠心病发作,现在已经平稳。听方洁这么一说,我当即宽心。正欲给苟圣打个电话,询问一下我那丑事的进展,、这时候我的手机猛地响起,一看来电,张艳。接通后张艳就问我艾哥睡觉了吗?张艳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听起来异常诱惑,我赶忙说没有没有,怎么?你找我有事?张艳随即一笑,说那好,我现在“爱上”酒吧,你过来陪我喝酒.
.(064)
    
      等我赶到江北,郭亮和高飞正在点菜要酒,高飞旁边坐一女人,看似和他异常亲热,这女人一脸浓妆艳抹,粉底足足打了三寸,年龄恐怕不低于40,身材估计比他妈还胖。和他们一一打过招呼,我当即就心想这烂人还真是不挑食,大学时高飞就喜欢搞姐弟恋,和一黄色录象厅的老板娘打得火热。我一直就没搞懂,一般说来,喜欢姐弟恋的男人要么是心智不熟,要么就是贪享便宜,图个吃饭开房不出钱。可这高飞压根就不缺钱,你要说他不成熟,他还偏就不服,说自己17岁就遭他妈妈隔壁摊位卖泥鳅的大娘破了处。
    
    高飞明显比郭亮心细,看出我满脸憔悴,问我说艾哥你莫不是日夜操劳过度导致肾虚?我心有难言之隐,一时不方便诉说。我说高飞,最近我工作太忙,没休息好而已。高飞对我的解释分明不信,说艾哥兰馨不在重庆,你又不需要做家庭作业,课外作业如果实在太多,兄弟几个愿意为你效犬马之劳。高飞说完顺势***一笑,他笑声未落,旁边的胖大妈一耳光就轻轻的扇了过去,“你个贱男人,担心老娘阉了你”,高飞赶忙侧头在大娘脸上亲了一口,当即就是满唇白粉。他娘的,没见过打情骂俏也居然可以整得这么恶心。
      
    那天下午,方洁突然给我打来电话,说艾哥我妈妈生病了,我得马上回永川。听说她妈妈生病,我很是着急,我说方洁那我请假陪你回去。方洁说算了来不及,再说你今天下午不是要到女子医院会诊么?我告诉方洁,我可以推掉这些工作。方洁很善解人意,说艾哥,估计妈妈病得不重,我还是希望你做好自己的工作。最后方洁说,艾哥,我已经在陈家坪马上就坐车,别担心,妈妈没事的。
    当天晚上11点过,我在家无事,刚跟方洁通了电话,方洁说她妈妈是冠心病发作,现在已经平稳。听方洁这么一说,我当即宽心。正欲给苟圣打个电话,询问一下我那丑事的进展,、这时候我的手机猛地响起,一看来电,张艳。接通后张艳就问我艾哥睡觉了吗?张艳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听起来异常诱惑,我赶忙说没有没有,怎么?你找我有事?张艳随即一笑,说那好,我现在“爱上”酒吧,你过来陪我喝酒。
  
  我说高飞,说正经的,不开玩笑,你真打算辞职?高飞点了点头。我问他,那你打算辞职后做什么?回家帮你妈老汉打理生意?高飞摇头,说艾哥你不是不知道,我对做生意没什么兴趣。我说高飞,你娃的人生又在开始迷茫了,你想没想过,30多的男人,以后天天抱着简历逛人才市场,你不觉得丢人么?考虑到高飞旁边的美女并不美,我说话也就没顾忌到她的感受。高飞叹了口气,思考一阵说,那好嘛艾哥,我还是暂时继续在天圣坐牢。
    
    陪他们吃完饭,高飞找个理由就把他那胖大姐打发了,随后说艾哥走,好久没到白寺驿去耍,上次那个小姐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说非常思念我。自从经历“燃情坊”事件后,我听见“小姐”俩字就过敏,我说去你妈的高飞,小姐是思念你的人民币才对。高飞听我这么一说,一本正经道,艾哥你咋就那么俗,好象小姐就不是人似的,再说你在重医的时候,不是发誓要找个妓女做老婆?我一笑,说烂人我确实还是事情,你和郭亮去玩,对了,白寺驿不近,你们开我的车过去,我自己打的。高飞和郭亮看我不象撒谎,也没有坚持。末了,我把车钥匙递给高飞,我说你们去那里一定要小心注意安全。
    
    段玉曾经给我做过一个总结,说艾哥其实你是个典型的三不男人,“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我回段玉说,我承认我是三不男人,但是我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不诱惑、不欺骗、不隐瞒、不强奸”。段玉笑说,艾哥你厉害,偷人都能偷到政治高度,真是服你。我说段玉,性这东西,我一向并不看重,只要是两情相悦,上个床也无所谓道德不道德对不?我曾经在《艳遇实录》中说过一句话,“性,我无法用爱来承受之轻,爱,我无法用性来承受之重”,这就是我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段玉听我这么一说,随即给我一个拥抱,说艾哥偶像,要是所有人都象我俩这么前卫时尚,估计这社会彻底就一动物世界.
(064)
  
  解放碑,得意世界“爱上”酒吧。
  重庆的酒吧名字取得很有意味,明知道这地方压根和“爱”扯不上半点关系,还偏偏就喜欢什么“真爱”、“爱上”,从这点就大致可以看出,重庆这座貌似华丽之都,本质上依旧是一个没什么文化底蕴的乡镇。
  那夜张艳半夜突然打来电话,叫我到“爱上”陪她喝酒,开车赶望解放碑的时候,我一路上都在揣摩这狐狸精给我卖的什么药。难不成她要趁方洁不在,给我表演一次酒后失身?俗话说朋友之妻不可欺,按理来说张艳约我单独喝酒应该是一大忌讳。
  
  到了酒吧,在一个背角的小包房找到张艳,此时张艳早已经醉眼朦胧。我刚一坐下,她直接就递了一杯红酒过来,问我艾哥咋跑了这么久?我笑说沙坪坝到解放碑不近啊,我一路油门踩到底,见人超人见车超车,想到有个美女等着命都不要你还嫌我慢?听我这么说,张艳一笑,说艾哥你少贫嘴,来,干。我端起酒杯和张艳碰了一下,随即问她,我说美女这大半夜的找我有何吩咐?
  
  张艳勾着首,柔顺的头发遮住了她所有表情,她不停的晃动手里的酒杯,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稍后她抬起头,说艾哥我找你没什么事情,就想喝酒,难不成非得有事才能见你?看张艳此时一脸的落寞,我赶忙开玩笑说,你张艳叫我,艾哥随叫随到,而且还保证不迟到不早退。这时候张艳突然给了我一个难题,问我,艾哥你很爱方洁是吗?如果她直接问我是否决定给方洁一个未来,我还能当即给她一个肯定的答案。不过是不是“爱”我真无法回答,我虽然渴望和方洁朝朝暮暮结婚生子携手一生,但我实在不敢确定这就是爱。
  
  张艳见我一直埋头喝酒,想必是对这问题有些为难,随即说艾哥,方洁可是难得的好女人,你可得要珍惜她。说完她一直盯着我,盯得我都感觉脸红。我说张艳你放心,我会对方洁负责,我肯定会善待她。张艳听我这么一说,猛地灌了自己一大口酒,笑说那就好那就好。这时候我发觉张艳的微笑似乎有太多我读不出含义的东西,甚至感觉这微笑看起来有些可怕。
  
  张艳的酒量还真是惊人,想必是平时经常应酬锻炼而来,我也因为被“燃情坊”那鸟事搞得郁闷,和张艳一杯接一杯的喝了不少。看张艳的眼神,似醉非醉,我一直以为自己阅女人无数,可这张艳我还确实读不懂。
  我提议又要了一瓶酒,给张艳倒了一杯,我说张艳,非常感谢这段时间你在工作上对方洁的帮助。说这话我没有任何调侃的意思,显得非常真诚。张艳说,哎呀艾哥你莫说这些,方洁是我的好姐妹,姐妹之间互相支持关照是应该的。我笑说张艳,我替方洁再敬你,来干。张艳扬手就是一杯,稍后说,“艾哥,不瞒你说,我觉得啊,方洁还是不太适合做我们这行”,张艳说完不停摇头,叹了一口气。我问她,张艳你这话怎讲?张艳嘴巴一动,欲言又止。
  
  后来张艳才说,艾哥你知道不?自我和方洁合伙以来,所有的业务合同基本上都是我签下来的,唉,也不是我怨她,只是感觉方洁真不应该来淌这个浑水。我叹气说,都怪我当初没有挡住她,不过张艳,既然方洁已经进来,你可得多担待一些。张艳点头说,那是当然了,我不帮她,方洁早已经做死,你信不艾哥?我赶忙又敬张艳一杯酒,说那是那是。
  
  酒吧这地方非常容易拉近两个人的距离,声音嘈杂,不脸挨脸说话基本上听不清。喝酒的过程中,张艳早已经不知什么时候把脑袋耷拉在我肩上,她这个动作对我来说非常惊险,我这人面对诱惑免疫力极低,我很是担心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失控的故事。正在我心猿意马的时候,张艳眯着一双狐狸眼问我,“艾哥,你确定方洁真的爱你吗?”。听张艳这么一问,我当即就点头,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方洁对我的感情。张艳见我点头点得那么坚定,笑说艾医生,那你可得担心哦,担心方洁哪天甩了你。
  
  那夜张艳的眼神以及她说的话真是让我无法琢磨,我甚至都不太明白一晚上酒喝下来,她到底是要给我表达什么,也不知道是她酒后思维混乱,还是因为我心绪不宁的缘故。不过我隐约能感觉,她对方洁的工作能力似乎有些不满,这点我倒感觉无关紧要,不过听她语气,对我和方洁的前景并不看好,这点让我异常不爽。虽说当时张艳表达含混模糊,不过这丫一对饱满的乳房以及深不见低的乳沟,在酒吧彩灯的辉映下倒显得异常清晰。我当时心想,要是张艳赌咒发誓不告诉方洁,和她来个一夜***也未尝不是人生一件快事。
  
  午夜两点半,和张艳这狐狸精在酒吧竟然不知觉已经呆了快三个小时,张艳分明已经醉得不轻,趴在我腿上摇都摇不醒,我捧起她的头,大声吼,“张艳,走,回去了”。这时候张艳如梦初醒,异常懵懂,问我,艾哥我们走哪里去?估计这丫是故意折磨我,问我走哪里去?我当然是愿意直接送她去酒店,但是想到她和方洁的特殊关系,我还是不敢造次。我说,张艳,走,艾哥送你回家。张艳听我说我要送她回家,嘴巴一嘟,自顾摇手,撒娇说,“艾哥哥,太晚了,你送我去酒店”。
  
  听张艳这么一说,我本就狂野的心刹那迷乱,搀扶着张艳就往酒吧门口走。此时虽然已经深夜,酒吧依然流淌着靡靡之音,无数寂寞的灵魂还飘荡在灯红酒绿之间。穿过酒吧大厅之际,有两束白色强光一闪,估计有人在偷拍张艳,看来这丫还蛮有招蜂引蝶的气质。
  开车送张艳去酒吧的路上,我陷入无边无际的迷茫,欲望和理智来回碰撞,不分胜负,我无从抉择。今夜,是走是留?唉,先别想他妈那么多,送张艳到酒店看情况再说.

查阅用户资料 http://wzx2128.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