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赵家高中教师论坛

教师之家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色医艳情录(12)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色医艳情录(12) 于 21/11/2009, 18:08

(057)
  
  晚上,沙坪坝陈家湾,"君之薇"火锅店。
  方洁下午在电话里面就说想吃火锅,等我赶到陈家湾的时候,"君之薇"门口早已经找不到停车位。我将车开到可茗茶楼下面的地下停车场,然后步行过去找方洁,此时,大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我脑子里一直浮现光盘里的画面,仿佛街上每个人都已经知道我的心事,我低垂着头,躲避每一个陌生的表情和异样的目光。
  
  在火锅店一个偏僻的角落,我找到方洁,她正在打电话。看她眉飞色舞的样子,我蓦地有些羞愧和心痛。在幸福离我最近的时候,此时的方洁,似乎已经离我很远,我虽然知道这只是我自己的感觉,但是却异常真实,真实得让我窒息和害怕。
  方洁好象是在给哪家医院的药房主任通电话,见我后匆忙说了再见挂了机。我们各自点了菜,方洁望着我问,“艾哥你怎么了?生病了吗哪里不舒服?”,我明白方洁一定是察觉我脸上异样的神色,我赶忙说,“没什么,头有点晕,应该是没休息好,今天工作很忙”。方洁听我这么一说,似乎相信了,她的脸上随即恢复了笑容。我问她,我说方洁这几天你和张艳的情况怎么样?方洁说还好啦,应该比当初想象还好吧。我挤了一丝微笑给方洁,我说那恭喜你们。
  
  方洁说,不过艾哥我今天给你商量个事情。我点头示意她讲,方洁说,艾哥,我们的产品一直没有进到你们医院,我们已经做了很多工作,有几关都过了,但是就卡在胥波和王院长那里,说完方洁叹了口气。我说胥波那里我去帮你做点工作,不过现在的王院长恐怕已经不是以前的王主任了,王凯这人水深,我对他没什么把握。我问方洁,胥波现在是什么态度?方洁说艾哥,胥波说得很真率,他说我们的两个品种已经分别有两家厂商在供货,早已经建立了比较牢固的关系。
  
  我说方洁,胥波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我看这样,你不从我们科室进,你去肿瘤科看看,胸腺五肽他们用量更大,让他们科室申请,然后再去攻王凯就行。方洁说艾哥,你以为我们是傻子么,我们早已经找过肿瘤科殴主任,殴主任说了,他们科室相关品种已经饱和,不可能再增加。我笑说什么饱和,多一个产品不多,少不一个产品不少。方洁听我这么一说,脸色突然有些不好看,说艾哥,你应该知道,我们代理的“胃康宝”只能在你们消化内科用,再说张艳也说了,说我们俩这关系,还进不了一个品种,说起都丢人。我告诉方洁,我说方洁你应该知道,科室进一个品种,我可做不了主。末了我说,那我明天去找胥波好好谈谈这个事情。方洁听我这么一说,温柔一笑,说还是艾哥好,随即夹了很多菜放在我碗里。
  
  第二天上午很忙碌,处理完经管的病人和手上的工作,我想起方洁昨夜说的事情,我去找胥波。
  重庆华兴医院,消化内科主任办公室。
  以前还从来没注意,今天才突然发觉胥波办公室门口这块仿佛是镀了金的招牌,看起来还很是眩目。办公室房门虚掩,我探头一望,没人,也不知道这烂人跑哪去了,估计不是去了卫生间就是到了护士站。这时候孙丽推着一个病人过来,我问她,我说孙丽看见胥波没有?孙丽说,艾主任你找他呀?我刚还碰到他,听他说好象是王院长有急事找他,应该很快就要回来了吧,这里还有个病人等着他回来处理呢。
  
  差不多应该是吃饭的时间了,想必胥波去王院长那里很快就回来,推开他办公室的门,我摸了一根烟点燃,我决定就在这里等他。
  我和胥波虽然说是多年好友,但是他不在我还是不能随便翻看他的东西。我抽完一支烟还不见胥波回来,正无聊之际,胥波办公桌上的电脑音响QQ提示音突然响起,这烂人对网聊相当痴迷,我都不清楚他在网络上究竟骗了多少女人上床,估计没有200,至少也有80。
  电脑显示器居然关闭,看来他还是怕有人知道他的风流韵事,我也好奇,随手打开显示器移动鼠标点击那个不停闪烁的美女头像。妈的,还真她妈肉麻,这烂人难不成又在网恋?“亲爱的,怎么不说话啊?”;“还在吗?去哪里了?。。。。”;“胥主任,你又去看病人了吗,亲爱的,我想你了”;“对了,亲爱的,我很想你,再过几天我就来看你,你说话呀。。。”;“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的宝贝很聪明,幼儿园绘画比赛,我们宝贝得了第一名呢”;“波波,你个死鬼,怎么还不说话呀?在吗?”,最后一条消息是一张图片,一个鲜红的嘴巴,看上去相当恶心吓人,极象一个张着血盆大口的妖精。
  
  想到又有一个寂寞女人即将躺在胥波肮脏的胯下呻吟,我唯有一笑。随手点开这个叫“幽谷雅兰”网名的女人资料,妈的,还真巧,居然还是兰馨的老乡,武汉人。无聊之际,正欲翻看这烂人更多***的聊天记录,这时候办公室的门突然打来,胥波撞了进来,只见他一脸慌乱和惊诧.
(058)
  
  胥波猛地推门进来,我正对着他的电脑显示器,津津有味的欣赏“幽谷雅兰”的肉麻语录。见他一脸惊慌我蓦地有些尴尬,这时候胥波把手里的资料往桌子上一摔,快步跑到我面前。脸上表情怪异,额头冒汗,异常紧张地说艾哥你听我解释。我自觉理亏,自我解嘲笑着说,“胥波你解释个毛,没什么好解释的,就你那点烂事,估计除了梅颖,全天下人都知道,不就是网恋么?看把你急成那样?”。胥波听我这样一说,脸色当即由阴转晴,笑说艾哥,走,到外面吃饭,我请客。
  
  我笑说,“我知道你比我有钱胥波,但也不能每次都让你请是不?走嘛,想吃什么我请”。胥波点头说那好那好,我们兄弟之间,哪个请都一样。离开他办公室的时候,胥波开玩笑埋怨我说,“艾哥,你怎么随便看我电脑呢?”。他这个问题问得我很是无语,我强装发怒来掩盖自己的心虚,我骂他,“嘿,胥波你个烂人,以前我们同居的时候,你强迫我天天晚上欣赏你表演A片,那时候你还生怕我听不见,我记得你有一次还学洋鬼子呻吟,叫什么‘yes/no’?怎么现在连你聊个天都不能看了?”。胥波听我这么一骂,赶忙说哎呀艾哥你别生气,和你开个玩笑,我们兄弟之间哪还有什么秘密你说对不?
  
  华兴医院大门口,“李胖子”老鸭汤锅店。
  刚进一小包房坐定,我说胥波,胥大主任最近想必是“日”理万机,工作繁忙,今天你要多喝点鸭子汤壮壮阳。胥波笑着问我,艾哥我只知道老鸭汤清火败毒,谁他妈说还能能壮阳?
  我摸一根烟递给胥波,说不开玩笑今天给你商量个事。胥波把头一歪,问我啥事?我随即把方洁和张艳想他帮忙进药的事情讲给他。胥波一听,面露难色,叹了口气,说,“艾哥,医院的事情你不是不清楚,很多事情我们科室是做不了决定,院长副院长不说,还有那个药事委员会很麻烦”。
  
  我明白胥波说的是有一定道理,药品进医院一条利益链上牵涉太多人和部门,并不是哪一个人就可以一手遮天。但是话说回来,胥波如果真愿意帮忙,以他现在医院的影响和人脉,帮方洁进两个品种也应该不会太难。
  我给胥波倒了一杯酒,我说胥波,看在我们两个十多年兄弟的份上,方洁的忙你帮也得帮,不帮也得帮。胥波这时候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艾哥,既然你说到这里,那兄弟我肯定会尽力,不过很多事情谋事在人,成事却并不在天”。他这话我似懂非懂,感觉异常深奥,估计胥波这烂人最近在研究哲学。
  
  饭后胥波回医院,我去旁边的建行打款,想到以前差不多是这个时候应该给兰馨寄钱,而现在,我竟然无可奈何的把钱寄给一个既陌生而又让我痛恨的人,心里一阵比一阵紧,一时感觉无比痛苦而又羞愤难当。
  
  我想,人生最痛苦的不是麻痹于灾难和贫穷之中,而是幸福近在咫尺,却象肥皂泡一样漂亮而又飘忽,自己触手可及但又无法把握。
  命运之神无耻的把柯莲就置于这个难堪的境地。
  想必柯莲以前和奶奶相依为命,在穷瘠的老家,住在冬凉夏暖四壁通风的破屋,以包谷洋芋果腹的时候,未曾象现在这样让她感觉焦躁不安。有好几次柯莲对我说,说她在苟欣家总感觉不塌实,感觉象是一场梦,觉得一切都似乎并不真实,甚至很多次在深夜总是被噩梦惊醒。其实我理解柯莲这一切,我知道一定是她深入骨髓的自卑在作怪,除了自卑,还有她强压在心底对妈妈血浓于水而又漫无边际的牵挂和思念。柯莲曾经说过好几次,“艾哥哥,我相信苟欣是真的爱我,但我总是莫名其妙的感觉害怕,我总感觉苟叔叔看我的眼神怪怪的”。每每这时,我总是安慰柯莲,我说小莲是你自己太敏感了,凭我直觉,苟欣一家对你都还蛮好。
  
  十八号,周末星期六,沙坪坝天马路喜悦饭店。
  苟欣和柯莲的订婚仪式今天在这里举行,看样子还非常隆重。苟圣几日不见,仿佛又苍老憔悴了许多,想必一定是为这事情操劳了不少。苟总在重庆医疗行业看来面子还真不小,卫生局的郑局长和医政科秦科长以及工商税务都有人来捧场。
  和苟圣一家打过招呼,柯莲带我进餐厅,小莲今天明显化了淡妆,本就异常靓丽的她更是艳惊四座,光彩照人。
  
  今天柯莲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显得厚重而真实,这让我无比欣慰。我跟着小莲边聊边走,过一包房时,我不经意侧头看见一个人,很是惊讶,娟娟?她今天怎么也在这里?难道她和苟圣家有什么关系?正欲进去和她打个招呼,蓦地发觉娟娟旁边坐着一个人似曾相认识,我仔细一看,这一看惊得我瞬间目瞪口呆,浑身冷汗直冒。我慌忙躲避,不知道他是否看见我,但是此时我狂乱的心里已经明白,敲诈我的人,百分百就是他.
(059)
  
  坐在娟娟旁边那个和她貌似很亲密的不是别人,正是“燃情坊”当面讹诈我的猛男。我心里当即一惊,惊慌之际又有太多疑惑汹涌而来。上次段玉说他上了娟娟的时候,我还提醒过他,我说有谣传娟娟的男朋友混迹黑社会,难到这个“燃情坊”的老板就是娟娟传说中的男朋友?然而他又是怎么认识娟娟的呢?他和娟娟以及苟圣一家又到底存在在怎样的关系?
  
  估计猛男刚才应该没有看见我,我带着太多的不解,借口医院有急事逃离了喜悦饭店。离开的时候,柯莲似乎发现我的慌乱,问我艾哥哥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我都来不及给她任何解释,柯莲一直把我送到饭店门口的停车场,我发动汽车正欲起步,柯莲长叹一声,“唉。。。”,看她的表情和眼神,似乎有太多的话还没来得及对我说。
  
  离开饭店不到10分钟,方洁给我打来电话,问我艾哥你在哪?我说,“医院有病人找我,我必须马上回去,小洁你现在干嘛?”。方洁说我还能干嘛,当然是在喜悦饭店吃饭啊。我这才想起柯莲一定也邀请了方洁,我赶忙说方洁饭后如果你没什么事情,你就多陪小莲说说话,我感觉那丫头心里好象装着什么事。
  
  我逃命一样驱车一路狂奔,跑回办公室就赶忙紧闭房门。我绞尽脑汁的分析娟娟和那男人以及苟圣他们之间的关系,可始终不能将他们几个有机的联系在一起。那短短的几个小时,我抽了两盒烟,直到后来头昏眼花,看见烟就想吐。
  下午4点,我终于忍无可忍直接拨通娟娟的手机,我问她,我说娟娟你现在哪里?方便说话不?娟娟说艾医生我现在一个人在三峡广场逛街,你找我有事?我不容她答应与否,我叫她在火车北站等我,我直接开车过去接她。
  我赶到火车北站时,娟娟已经在路边张望,我招呼她上车,不容她开口,我迅速发动汽车向江北方向驶去。娟娟见我表情怪异,问我,“艾哥,你今天怎么了?”。
  
  江北加州花园,月亮女神茶楼。
  这个环境幽雅的地方偏僻而安全,我带着娟娟要了个小包房,坐下后茶点都没来得及要我直接问娟娟,我说娟娟今天中午在喜悦饭店吃饭的时候,紧挨你旁边那个男人是谁?娟娟似乎被我突如其来的问题搞得有点懵懂,脸红了半天才羞涩的说,“艾哥,是我。。。男。。。我和他才耍朋友不久”。看这骚娘们此时对我暧昧而复杂的眼神,估计她认为我在吃醋。
  
  稍后茶楼的小妹送了饮料过来,我当时的情绪有点急,完全象审问犯人一样对待娟娟,娟娟从来没见过我象今天这样,说不定她心里认为我是把“***”吃过了量,只见她一脸的诚惶诚恐。我问娟娟你是怎样认识那个男人的?娟娟埋头说,艾哥你知道我在“夜色”酒吧兼职,我男朋友叫苟慰,是我们老板苟贤的儿子。听娟娟这么一说,我异常惊讶,我赶忙又问,那你们老板和天圣医院的苟圣又是什么关系?你们今天怎么也在喜悦饭店?娟娟说,“艾哥,你傻啊,你没看见苟贤和苟圣长得很象?他们两个是亲兄弟,苟圣是苟慰的幺叔”。
  
  听娟娟这么一说,我惊得瞠目结舌,瞬间陷入无边无际的联想和沉思。娟娟分明感觉我的状态有问题,问我,艾哥你也认识苟圣么?我点了点头。娟娟突然象想起什么似的,抬头问我,“对了,艾哥,你应该也认识我男朋友吧?”,我不明白她什么意思,盯着娟娟不置可否。娟娟说,“我那天就感觉纳闷,苟慰问我你的情况”。
  我赶忙问,“哪天?他哪天问你我的情况?”。娟娟说,就前几天,他到我们科室找我。我问,“娟娟,苟慰都问了你些啥?”。娟娟略微思考,说也没问什么,就是问你做什么的,你老婆的情况。听娟娟这样说,我气得不行,问她“你都给她讲了?”。娟娟明显被我的语气吓得不轻,说艾哥哥,我也没说你什么啊,你和方洁的事情,科室的护士都知道。
  
  看样子娟娟应该还不知道我在燃情坊找过小姐,我想她肯定更不知道苟慰敲诈我的事情,当然我也不敢问她这些细节。最后我问娟娟,我说娟娟你觉得艾哥平时对你怎么样?娟娟听我这么一问,脸上悄然泛起一丝处女般的羞涩,勾下头轻轻的点了又点,我猜想她是不是在等着我表白。我说娟娟,“艾哥今天找你的事情,你千万别对你男朋友说好不?”。娟娟猛地抬头,给我一个有如刘胡兰赴死之前的决绝,“艾哥,你放心,打死我也不会说”。这时候,我给了娟娟一个暧昧的眼神,心想这小女人要是不骚,估计还有点可爱。
  
  搞清楚了这几个烂人之间的关系,我心里突然变得有底而轻松起来。晚上方洁打电话找我,要我陪她去见我大学时候一个老师,多半要我带她去“行贿”。方洁这丫头近来变成工作狂我有些不爽,我撒谎告诉方洁,我说晚上加班。其实,今天晚上,我已经决定去找一个人,我那不能见人的丑事,想必也只有他出面能帮我摆平,这个人毫无疑问,只能是是苟圣.

查阅用户资料 http://wzx2128.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